“夫人,您不如去借着给老夫人请安的名头,去找大夫人说一说这些事,让老夫人和伯爷管一管老爷。老爷他现在这样总不是个事儿。万一哪天他失手把您给打伤了……您可还有一双儿女要顾呢。”孙嬷嬷劝道。

苏氏呆了呆,旋即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嘴里还嗔怪道:“嬷嬷,我一向待你不薄,你怎么能给我出这样的主意呢?老爷现在恨死大房了,一听到大房就气红了眼。我这时候去沾惹大房,他非打断我的腿不可。”

她用手帕捂着口鼻,掉下泪来:“打我倒也罢了。偏还叫那两个小浪蹄子看笑话,我还有什么脸面?”

见苏氏只管纠结小事,大事上拎不清,一心还系在三老爷身上,为着两个姨娘整天斗得跟乌鸡眼儿似的。这会儿还好赖不分,听不进人劝,孙嬷嬷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不管怎么的,您也不能让老爷这么打您。说句难听的话,现在这府上,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苏家的?老爷他吃您的喝您的,反而动不动就打您,还冷眼看着那两个小妾放肆,老奴实在是看不下去。”

提起这个,苏氏越发伤心了。

“可不是。他也太没良心了。想当年,他对我多好。可现在他的良心被狗吃了。”苏氏哀哀怨怨地道。

孙嬷嬷叹气:“夫人,骂是没用的,他们又听不见。您不如回娘家去,让老太爷和老太太给您找两个孔武有力会功夫的媳妇子和几个护院。”

“老爷要是打您,您就叫她们护着您,总不至于让他平白欺负了去。最起码,为了两个孩子和这个家,您也得护着自己的身体和性命,好好保重自己。否则您要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家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别的小妖精?”

一听不能便宜小妖精,苏氏就燃起了熊熊斗志。

她抹了抹泪,一把握住孙嬷嬷的手:“嬷嬷,你回一趟苏家,把我的事跟老爷、太太说,让他们给我派几个人过来。”

“好。”孙嬷嬷也有此意。

夏日里的民族妹妹

别人回去,不一定能说服得了苏老爷和苏太太。她回去给苏家夫妇分析利弊,告诉他们一旦苏氏被折磨死,赵元坤这个女婿苏家就彻底靠不住了。他们一定会护着苏氏的。

……

与赵元坤听到消息愤恨难平不同,赵元良听到赵元勋当官的消息,却是欢喜不已。

他走出屋门,对着廊下立着的下人喊道:“赶紧去找大少爷,叫他备一份礼。再跟二少爷和两位姑娘说一声,让他们换衣服,咱们一家待会儿去大房给大老爷贺喜去。”

王姨娘原先跟薛姨娘在家里闹腾,后来直接被赵靖立送到了庄子上。现如今她月份大了,府里这才把她接回来。回来之后,她比以前老实多了。

她扶着肚子走到门边,对赵元良道:“大老爷得了官,老爷您这么高兴干什么?别忘了咱们两府都分家了。他们再好,咱们也沾不了他们的光。”

赵元良回转身,白她一眼:“你懂啥?就算分家了那也是我大哥。他要是有出息了,怎么的都得提携我一把。就算不提携,一旦我有什么事求他,他难道不帮我?我大哥可是最顾念兄弟之情的。”

赵靖立就在正院附近,听到下人的话就过来了,进了院门正好听到赵元良这翻话。

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赵元良开始做官时还兴奋了几天,可半个月不到就厌烦得不行了。

每日要早起,中午还不得回家,需得一直在衙门里呆到申正时分才能下衙。每天还有做不少的事,有时候忙起来,连喝杯茶的时间都没有。

赵元良前三十几年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每天吃喝玩乐,不知道有多开心。哪里受得了这个苦?

因此赵元坤那个官还没被撸,赵元良就嚷嚷说不去衙门了。他倒想把这个官职给儿子呢,可赵靖立还未满十六岁,就算满了也得花一大笔钱打点才能接手,二房可拿不出这么些钱。

赵元良干脆跑到赵元坤那里,把把当初给的那二百两银子要了回来,将官职扔回给了赵元坤,把赵元坤气得要死。

赵元坤给赵元良谋官时,赵靖立还沉浸在自己不是赵元勋和朱氏儿子的痛苦中,没管赵元良。后来开始管家,赵元良要把官还给赵元坤时,他也没有拦着。

他原先虽没做赵元良的儿子,但也做了十几年的叔侄,他深知赵元良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就是个好吃懒做、胸无大志的。他即便做这个官,也做不出什么名堂,没准还要被人坑上一把,将家里仅剩的一点家底子给败掉。

因此他极为赞同赵元良不去做这个官,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跟姨娘喝点小酒、玩玩乐乐就好,只求别惹麻烦。

现如今听闻赵元勋当了官,赵元良这么高兴,赵靖立也知道他是为什么。

反正这就是一辈子都想依靠别人的人。赵元勋越有出息,赵元良就越有依靠。他是真心希望赵元勋混得好。

虽说这样的父亲很没出息、很没用。但相比起赵元坤,赵靖立觉得有赵元良这样的父亲也挺好。

“爹,礼物已备好了,咱们过去吧。”他开口道。

“好好。”赵元良正了正帽子,下了台阶,走到儿子身边,问道,“安哥儿没说不去吧?”

“说了,我没同意。”赵靖立道。

赵靖安县试的第一场擦了个边,第二场就彻底歇菜了,没能参加第三场考试。这样的结果赵靖安倒也能接受。毕竟他也知道自己的水平不够。

就算知道许崇文顺利通过三场的消息,赵靖安也没不服气。族学的先生早就说过许崇文比他强。

可让他接受不了的是赵如熙。

大半年前,赵如熙还是一个没正经进过学堂的女子;这大半年她虽进了北宁女子书院,可她有多忙,他大致是知道的。赵靖泰可没少叨叨这事。她真正看书的时间实在没多少。

可饶是这样,她还考了第一、第二名,这把赵靖立打击得着实不轻,开始怀疑人生。

xiazaitxt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