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陵抬手,将棺材完全打开。

这些血液之中,散发出一股股凶戾的气息,似乎有无数幽冥鬼的死魂残念混在其中,痛苦的哀嚎。

陈子陵看着这一切,脸色凝重,若非心神强大,这等冲击,就已经让陈子陵魂魄失守。

而后,他伸出了手,似乎是打算,将手,深入这血池之中。

“别太冲动!”

冥凰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急忙叫住了陈子陵。

把手深入这可怕血池之中,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说不定这些血液,本身就拥有强烈的腐蚀性,甚至能吞没人体内的力量,刚才那些被化为恶血浓水的幽冥鬼下场,他们不都看到了?

“不必担心,危险不在血中。”

陈子陵开口之后,毅然将手伸了进去。

不过陈子陵并非鲁莽之人,他虽然感觉这血没有跳动危险,但是手臂表面,还是调动了本源真液,本源孕育一切,用处极多。

真液,将这些黏稠的血液都隔开了。

新街路头姐妹花清闲迷人

而后陈子陵的手伸向了那黑色骨质物,将其取了出来。

这件东西通体漆黑,有一丈长,先得有些怪异。

模样,就像是人的指骨一般。

陈子陵取出之后,立刻退却百步,将其放在了地面上。

这黑色骨质物,足有四尺宽,泛着森森寒光。

“这是……”冥凰看着这东西,冥凰只感觉一股剧烈的危机感。

这绝对是一件大凶之物,其中蕴含的邪煞煞气,已经凝化成实质了。

“莫非,这是一件在祭炼的兵刃?”

然而陈子陵沉思了一会儿,却微微摇头,开口道:“这不是兵器,是骨头,指骨!”

“指骨?”

光是指骨就这么长,这个指骨的主人要是活着,怕是有百丈高。

而且这段指骨散发出来的气息如此凶戾,让冥凰心中陡然生出一个让她胆寒念头,“这该不会是……冥帝那位大弟子的指骨吧!”

便是一个幽冥鬼,身上的骨头也就只有几千块。

而且,指骨绝对算是比较重要的一个部分了。

指骨经常是需要用来战斗的,大多数的幽冥鬼,都回祭炼。

陈子陵用手握着这指骨,细细感受着指骨所散发出的能量波动,和庞大气血之力。

“我不知道,只能肯定这是一个了不得上古幽冥鬼留下来的,甚至可能属于冥帝。”

这里是冥帝大弟子的墓葬,也只是猜测而已。

很可能,这是冥帝自己的骨头。

很多冥帝骨、血衍化的幽冥鬼,实际上不过是碎骨,甚至可以说是碎骨粉末。

一块完整的指骨,绝不简单。

陈子陵沉思了一会儿,将指骨缓缓放下,说道:“我总觉得这冥帝之墓有些诡异,它的许多地方都充斥着可怕的危险。我去过许多秘境,是最凶险的秘境,这么多多年,进入冥帝之墓的死亡率,从来是不公布的,而且进入了冥帝之墓的人,出了冥帝之墓后,就不能谈及这里的事情,这正常么?”

这样的死亡太可怕了。

如此惨烈的竞争方式,确实像是养蛊,会促使强者的诞生。

确实也会让一些不怕死的幽冥鬼进来。

但惨烈也该有个限度,顶尖的幽冥鬼天才,每一个都是无数的资源堆积起来的。

听了陈子陵的质疑,冥凰微微蹙眉,她思索了一下,说道:“在黑暗幽冥鬼渊。原本就是弱肉强食,这里所有的一切,都适用于最残酷的丛林法则。”

“在冥帝之墓内,虽然,死去了许多实力强大的幽冥鬼,但那些活下来的,也实实在在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幽冥鬼渊的幽冥鬼族,这些年能不断强大,能够拥有这么多强大的幽冥鬼,甚至出现冥尊、血君这样的存在,有冥帝之墓的很大功劳。”冥凰继续道,她倒不是为冥帝之墓辩护,而是说出自己所看到的。

“冥帝之墓,不像是机缘之地,在我看来,倒像是一个献祭的修罗场。胜利者,只能带走十分之一的好处,而冥帝之墓,吞噬了十分之九,甚至更多。而剩下的……”陈子陵说着,视线就朝着那石棺看去。

一条指骨,浸泡在盛满幽冥鬼之血的古棺之中、

而在这古棺之下,则是幽冥鬼浮雕,这浮雕自然不是装饰,那上面,刻满了繁杂的阵纹。

“这确实是献祭纹。”二狗小心的朝着前方走出几步,颇为凝重的道。

数万年来,冥帝之墓内,死去不知多少幽冥鬼。

这些幽冥鬼渊幽冥鬼都是同辈之中的强者,虽然实力算不上幽冥鬼渊最强大的,但是,却拥有者极强的天赋。

都是同龄幽冥鬼中的佼佼者,这么多天骄的气血,被一个阵法一点一滴的汇聚到这里,为的,竟只是滋养一条指骨……

而且,谁又能肯定,冥帝之墓地下,就只有这么一处邪恶的大阵呢?

“阵法或许不止一个,在冥帝之墓的其他地方,或许还存在着其他阵法,滋养着别的阵法。”二狗继续道。

想到这些,冥凰就感觉自己背后冒起一股寒气。

这种大阵,像是一种古老的仪式,像是最邪恶的祭典……

“难不成,是天冥帝,要复活自己?或者说是天冥帝的某个子嗣或者部将?”

吸取后世子孙的气血之力,滋养自己的骸骨,最终重铸肉身,让自己复活。

“能够调用整个冥帝之墓的规则,为自己所用,那这个幽冥鬼,九成的可能,便是冥帝之墓的主人——天冥帝!”陈子陵道。

天冥帝是有极大能力,极大野心的存在,他岂能如此心甘情愿的这么死去?

冥凰陷入了沉默之中,陈子陵的这种猜测,可能性确实是最大的。

“知道这些的,绝对不止我们。”陈子陵道。

他第一次进入幽冥鬼渊,便是撞破了这样的秘密,而冥帝之墓,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万年,察觉到了秘密的幽冥鬼,肯定有那么几个。

但是秘密,却还是秘密。

是发现了秘密的人都死了么?

或者说,知道秘密的人,和冥帝之墓达成了某种交易,从而得到了巨大的机缘,成为了分食者之一,成为了幽冥鬼渊主宰一般的存在?

这两个可能,都不小,或许是这两种可能都有。

幽冥鬼渊内,一定有人知道冥帝之墓的秘密,否则,为何不公布冥帝之墓的死亡率?

就算是没有发现这些东西,通过推算死亡率,也能察觉到其中的不对。

天冥帝对于幽冥鬼来说,本就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很可能是有一大批幽冥鬼,在协助天冥帝的复活。

冥尊,可能就是其中一个。

“你知道我是并非幽冥鬼,却杀死了阎血子,还与我一同对付赤轩军主,看来,你应该也知道,自己不是幽冥鬼吧?”陈子陵偏头,看向冥凰。

除去二狗这个可以忽略的存在,在场,就只剩下陈子陵和冥凰了。

这个时候,陈子陵自然要问出一些,埋在心中的疑问。

“那你可否先回答我,你来自哪里。”冥凰反问道。

“我来自幽冥鬼渊之外,来这里,便是为了寻找,踏入虚神境的路。”陈子陵没有隐瞒。

既然冥凰已经知道了他不是人族,那这些东西,就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虚神境……是人族的境界么。”冥凰呢喃一句,她并不知道,人族的境界划分,而后,她继续道:“从我有意识开始,周围所有的幽冥鬼都告诉我,我就是幽冥鬼,我之所以比较特殊,就是因为我来自幽冥鬼一个特殊的种族。”

“但是在我心中,我却莫名的抵触其他幽冥鬼,在我破境,或者是一些极为特殊的时候,我内心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不是幽冥鬼,而我非但不是幽冥鬼,而且,幽冥鬼还是我的敌人。”冥凰继续道。

陈子陵听到这话,眼眸微微一眯,看来这冥凰体内,存在着另一个意识。

而那一个意识,可能被封印,也有可能被压制了。

这让陈子陵更加确信,冥凰就是暗凰一族。

与暗凰一族的那一位遗族战士,或许有着极大的关系,所有凤凰涅槃,九转重生。

或许,冥凰是那位遗族战士的转世也说不准。

当然,这只是一些猜测,真实性难以判断。

“你确实不是幽冥鬼,你是幽冥鬼的死敌,暗凰一族,如今宇宙之中,暗凰一族的族人,已经是相当罕见了,甚至可能已经绝迹了。”二狗道。

暗凰一族,当年是三大凤凰种族之一,强大无比。

但是在幽冥鬼的攻杀之下,传承却被彻底磨灭。

冥凰没有说话,对于二狗的话,她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

很多事情对于冥凰来说,都像是迷雾,她不知道应该相信谁,此刻的她,像是陷入了迷雾中的泥沼。

“以你现在的这种情况,让你相信这些,或许还是太难了一些,要是给本尊一些世界,本尊倒是可以让你多了解一下暗凰一族,或许你能在记忆深处,回忆出一些东西来。”二狗道。

“你知道暗凰一族?”冥凰看向二狗问道。

二狗哼哼一声,道:“岂止是知道,当年暗凰一族的族长,见到了本尊,都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大哥。”

“按你说的,暗凰一族已经毁灭了许多年了,二狗,你到底多大了?”陈子陵问道。

这暗凰一族的族长,叫二狗大哥这种事情,肯定是二狗随便瞎吹的,这种事情陈子陵可不会相信。

但是,二狗或许真的是在暗凰一族陨落之前,就存在的,按这么说,二狗起码也是十万年之前的存在了吧?

多么强大的存在,才能存活这么久。

“这是本尊的秘密,岂能让你知道。”二狗道。

“看来之后的冥帝之气,你也不准备要了对吧?那好,我就一个人吸收了,刚好我还嫌不够。”陈子陵淡漠道。

“别啊。”二狗听到这话立刻就着急了。

对于而过来说冥帝之气的好处可太大了,冥帝之气是纯粹的力量,好处太多,二狗现在需要恢复力量,是绝对不可能拒绝的。

“其实本尊也不记得了,本尊被封印的,你以为只有力量么?还要大量的记忆,只有在图内,我才能知道当年的一切,关于暗凰一族的记忆,很多也在图内,若是知道,我早就说出来的。”二狗有些委屈的道。

这话,陈子陵倒也相信。

记忆在灵魂之中,二狗的肉身和灵魂力量,都被封印在山河社稷图之中,记忆缺失并不奇怪。

毕竟以二狗现在的灵魂力量,根本无法承载如此庞大的记忆。

“看来想要知道一切,最重要的,还是从江漓手中,把社稷图给夺回来。”陈子陵呢喃道。

要是能够突破虚神境,离开幽冥鬼渊,在界子选拔之中,她有可能会遇到江漓。

“突破虚神境……”

忽的,陈子陵将视线,偏向了青铜棺内的气血力量。

他修炼最魔图,可以炼化气血力量,为自己所用。

“二狗,我若是炼化这些气血之力,是否就由机会,迈出那最后一步?”陈子陵想要尝试一翻。

突破虚神境,离开这里之后,陈子陵便是打算,直接离开冥帝之墓。

这冥帝之墓,乃是一处大凶之地,或许根本没有什么冥帝传承,冥帝机缘,还是给冥帝复活设下的祭坛。

只要达到虚神境,此行的目的也就算是达到了,他也不需要多做停留,可以直接离开幽冥鬼渊了。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么?”冥凰看向陈子陵。

陈子陵沉默了片刻,并非是因为他不想告诉冥凰,而是冥凰长得和江漓一模一样,他心中仍有一道坎。

“若是不能,便罢了。”冥凰的眼眸,显得有些黯淡。

“陈子陵。”

“突破境界之后,我应该就离开幽冥鬼渊,你可要与我一同离开这里?”陈子陵问道。

冥凰不属于幽冥鬼,她是暗凰一族,带她离开这里,或许未来,她会是对抗幽冥鬼族额度一柄利剑。

“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冥凰呢喃,抬首朝着上方看去。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