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觉能大师口中宣了一声佛号,脸上露出了一抹慈和的笑容。

他能够感觉到程飞对他的怨念。

他也能够理解程飞的这种怨念。

不过他并不介意。

只要程飞愿意过来,只要程飞出手了,那就好!

不管程飞是为什么而战斗的,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他们这边终于出现了破局的契机!

程飞必然可以帮他牵制住一个高手,而只要程飞牵制住一个高手之后,他这边的压力就小了很多了,他就有机会对那些外国高手进行反击了!

虽然他的大慈大悲千叶手并不能够反击,但是他可以分出多余的心神,关注其他的战斗,可以像上次李文龙那样,指点叶三和程飞两人战斗!

他的武道智慧和武道学识,虽然没有李文龙那么渊博,没有办法做到李文龙那样,对各门各派的武道秘技和功法都了如指掌,但是他的境界够高!

他可以找到对方的弱点!

接下来的战斗果然如觉能大师所猜想和分析的那样。

汉服美女未凉丶安夏唯美空灵浮华一梦治愈写真

程飞迅速牵制住了一个外国先天后期高手,而且被程飞牵制的那个外国的先天后期高手是比较弱的,那些外国高手并没有意识到程飞的强大,并不舍得让一个强大的高手来牵制程飞,还是想要集中最强的战斗力去对付觉能大师,想要尽可能地取得胜利。

说白了,他们还是不信邪,还是不相信觉能大师能够一直抵挡他们的攻击,他们还是觉得觉能大师的大慈大悲千手式是不可能持续太久的。

而他们的这种意识,直接给了程飞,也给了觉能大师一个很好的机会。

“程施主,攻此人左肋,此人左路空虚!”

少了一个先天后期高手的攻击之后,觉能大师这边压力轻了一些,在一边抵挡其他几人的攻击之余,便开始观察那个先天后期高手和程飞的战斗。

那个先天后期高手刚才已经跟他对战了不短时间,他对那个人本就有了一些了解,现在观察两人的战斗,几乎是很快便直接找出了对方的弱点。

“砰砰!”

程飞的实力虽然比起他的师弟秦一峰来不值一提,但并不意味着他的实力就不强大了,相反的,他的实力是非常强的,当日武道联盟的一众高手中,他的实力可以说是排在最前列的,是给了觉能大师最大压力的。

除了秦一峰和李文龙,觉能大师等极少数的几个最顶尖的高手之外,程飞的实力可以说是在华夏国内都排得上号的顶级高手。

即便没有觉能大师的指点,他也是肯定能够战胜那个先天后期高手的。

只不过那样一来,可能就需要一点时间罢了。

而现在得到觉能大师的指点之后,程飞马上便开始对着对方的左翼发起了最凶猛的攻击,在战斗这一方面,作为一个成熟的人,作为一个顶级的高手,他是不会允许自己耍什么小脾气的,什么觉能大师说攻左路他就偏不攻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不论他有多不喜欢觉能大师,有一点他是很确定的,那就是觉能大师的实力和境界真的非常高!在战斗中听觉能大师的话一定是不会错的,一定是能够带来好处的!

果然,很快程飞便感觉到了好处。

仅仅十几招之后,那个先天后期高手便在他的凶猛的攻击之下开始支撑不住了,变得左支右拙了起来。

在这个时刻,那个先天后期的高手终于感觉到不妙了,终于开始慌了,他本能地想要逃走,但是可惜的是,这个时候已经迟了,程飞已经完占据了主动,完压住了他,就算是逃,他都已经没有机会逃了!

“去死吧!泰国佬,下辈子记得,不要再试图侵犯华夏国的威严了!!”

在接连几招连环招式将对面的那个先天后期高手逼到绝境之后,程飞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抹杀机,两掌直接向那个泰国高手发出了最终的杀招。

“阿瓦提!救我!”

感觉到程飞恐怖的掌力仿佛铺天盖地一般地压落下来,感觉到死亡气息的靠近,泰国高手的眼里闪过一抹无比慌乱的神色,一边疯狂地想要躲避,一边向着旁边的一个同伴发出了求救的信号。

'“萨迪!”

另一位正在和觉能大师缠斗的泰国高手,在听到那人的求救之后,眼眸中闪过一抹厉色,身形便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程飞这边赶了过来,想要从程飞手下把人救走。

这位泰国高手确实很强,可以说在场的人中,仅次于那个泰国的老和尚和缅甸那个白面无须的男子,他的速度也非常的快。

但是他还是迟了一步。

程飞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在他的身形赶到程飞面前的一刻,程飞的一掌,已经拍在了那个泰国高手的身上,将那个泰国高手直接拍飞了出去。

“砰!”

伴着一声结实的声音,那位泰国高手的身形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除了一丝血迹从他的口中流出来之外,完没有任何的其他动静,生死完无法判断。

“啊!”

那位赶过来泰国高手眼看着自己的同伴倒在地上,眼睛一下子便红肿了起来,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之后,整个人仿佛受伤的野兽一般,疯狂地向着程飞攻了过去。

“程施主小心!”

觉能大师心神一凛,赶紧出声提醒。

这个泰国高手的实力可不容小觑,本身实力就要稍稍强过程飞一筹,此时这人处在疯狂状态之下,完不要命地和程飞对拼,更是非常危险。

他担心程飞会吃亏。

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在他提醒的时候,程飞已经感受到了危险,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远处疾掠而去,避开了泰国高手的疯狂一击。

“你该死!我要你偿命!”

泰国高手见程飞避开,本能地就要继续追上去,要去和程飞拼命。

但是就在他的身形要追出去的时候,一声沉喝响了起来。

“阿瓦提,回来!”

泰国的那个老和尚开声了。

“大师,萨迪被这个华夏人杀死了,我要杀了这个华夏人替他报仇!!”

阿瓦提顿住身形,红着眼睛,沙哑着嗓子。

他和死去的萨迪不仅同属于一个组织,而且还是同门师兄弟,两人的感情非常的深厚。

“我们肯定会替他报仇的,但是现在,你必须先冷静下来!”

泰国的老和尚脸色阴沉,眼眸之中闪现着浓浓的杀意,“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杀不了那个华夏人的,只会被他牵着鼻子走,最后上了那个华夏人的当!”

他的心中,对于程飞的恨意,并不比阿瓦提弱多少,那个死去的萨迪从某种程度上,也是他的属下,而且是他的一个非常得力的左臂右膀。

死去了一个这样强大的下属,他的心中的痛意和恨意可想而知。

但是他比阿瓦提要冷静很多,他刚才在旁边看得清楚,程飞的实力和阿瓦提的实力是差不了多少的,要是阿瓦提在这样的状态,疯狂地去和程飞拼,被程飞带着节奏走的话,很可能会重蹈萨迪的覆辙!

这是他绝对不愿意见到的。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