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一一一拳击打在男孩的后心,男孩身体一顿。

胸前的衣服鼓起了一块,鲜血从口里和衣服前襟同时涌出,眼睛却还是在女孩身上,钢刀再一次抬起。

只是这一次他动作慢很多了。杜一一穿透他身体的手带着他往后一拉,另一拳重重挥在他的头上。

钢刀仍然竭力向食人花落下,食人花的花瓣忽然打开,数片花瓣拍在男孩的脸上,接着重新包裹住女孩的头部。

男孩的身体僵硬在当地,表情在痛楚中凝固,只有一双眼睛还不甘地望着被食人花包裹住的女孩,眼里的神采倏地淡去。

眼睁睁的,程嘉懿看到男孩的头部裂开,血瓢泼般涌出。

程嘉懿站起,接住掉落下的钢刀,对杜一一点点头。

程嘉懿不知道她的表情如何,但看到杜一一似乎被她的表情震撼住了。

程嘉懿移开视线,一把抓住食人花,将花瓣生生从女孩的头部拽离。

那女孩面部模糊成血肉一团,花苞离开,她还僵硬地站在原地。程嘉懿咬牙,挥起钢刀,一刀斩断女孩的脖颈。

战斗就在一息之间火热起来,处处都在搏斗,护着暖暖几人的孙冬都不再幸免,只有王鹏和李玉还在战斗之外,站在孙冬的后边,护着惊慌的暖暖和亮亮。

杜一一甩开男孩身体,将手臂往雪地里一插,跟着扫视一眼周围。

爱喝咖啡的少女高清图片

搏斗的人刀刀见血,拳拳见肉,大雪纷飞中,稍远就分辨不出敌我。

“我去帮孙冬。”杜一一道了声,转身向围攻孙冬的二人跑去,程嘉懿拎着食人花就往前边跑过去。

不知道谁的一条胳膊从半空中飞过来,落在程嘉懿旁边的雪地内,刹那就消失不见。

雪地里翻到着几个人,周围的积雪被染红,混战的人呼号着,顾不得彼此。

程嘉懿冲过去,钢刀向最近一个陌生的面孔砍下,旁边一把刀又砍向她,她不得已收刀回放,前方人躲闪反过来攻击她。

看不清什么招式,没过膝盖的积雪并不影响灵活,飞扬的雪花却影响视线和判断,急于救人也让大家各自出现破绽。

程嘉懿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众多身手相近的对手,混战的片刻,食人花终于借助她的攻击分辨出敌我。

借助血气制造出来瞬间的肢体反应不及,程嘉懿顺利地再砍翻一人,终于,视线里出现一个熟悉的矫健的身影。

秦风的身影好像和纷飞的雪花合为一体,在空中划过的是残影,身形所过之处,留下沉闷的**击打声音。

并非每一次出手攻击,都会一击毙命,但秦风的每一次出手,对手都会有短暂的失去反击的一刻。

生死存亡就在一刻间,身体刹那失去掌控,带来的后果就是致命的,尤其是当对手身边还有人虎视眈眈,不会放过任何机会再补上致命一击。

整个车队所有人,除了死掉的,大概只有暖暖那几人和安东、安德烈还没有出手了,哪怕护卫就倒在他们面前,他们也只是瞟一眼。

他们的视线穿过了纷飞的雪花和混乱的战团,锁定在秦风和程嘉懿的身上,也没有忽略两人身边的人。

安德烈还是一身白色休闲衣,站在漫天大雪中,仿佛和天地融为一体般。

他的眼神看起来平和,似乎还带着些许的悲天悯人,望着近在咫尺的战斗,望着生死相搏的人群。

只有在眨眼之时,才会在眼睛里流露出一点点不为人注意的情感,而在眨眼之后,他还是那个宁静的,似乎无战力的温润的人。

他程一点没有遗漏地看到了程嘉懿和杜一一的联手之后,注意力就集中在秦风身上,研究了会,再寻找其他目标。

安德烈终于不耐烦了。

他从衣服后襟摸出一支手枪,很是随意地对着最近的一人。

“砰!”不大的一声,子弹正中那人的后脑,那人一顿,被身前人一刀劈在头骨上。

安东的枪口又对着另外一人,还是很随意地一抬手,似乎根本不担忧子弹会误伤交战的两人。

他闲庭信步般在大雪中游走,每次只开一枪,几乎是一秒一枪,有的子弹还是从对方额头穿过。

他就如大雪中的精灵,轻快而迅捷,抬手准确而果断,每一枪都没有落空。

交战因为他的介入,从胜负难以区分,到瞬间扭转战局,他就如生命的收割机,在漫不经心,随心所欲中闲庭信步。

更多的人腾出手来,扑向袭击者,胜负已经可以确定了。

一声呼喊,残余的几个人妄想脱离战局。

混战中此刻的他们还有些自保之力,一旦脱离战局,抽出身的人的枪口,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对准了他们。

子弹毫不吝惜地倾泻出去,其中还有几发格外精准的射击。

车辆爆炸的大火还在熊熊燃烧,战斗却已经接近结束。

这是一场没有料到的偷袭,谁也不知道偷袭者什么时候混进到车队中的,也许在医院里他们就没有逃远,有人就隐藏在医院里,之后又伺机藏身车下。

也许是在后边尾随而来。

以他们现在的体力和晶体对身体力量的补充,完可以支持长途奔跑追赶。而茫茫的大雪也遮挡住了视线。

没有活口。

这种战斗中,必须确保毙命,不能等待晶体有修复伤处的时间。

车辆被烧毁了三分之二,爆炸中有几个还守在车边的丢掉了性命,部分人受伤。加上之后的战斗,有十几人丢掉了性命。

程嘉懿茫然地看着满地狼藉,揪着秦风问道:“后边的车为什么不炸掉?他们怎么确定车辆的顺序?”

“最先爆炸是油罐车,波及到后车,有几辆车油箱应该贴了炸弹。”秦风忍耐了下,还是焦躁地回答道。

程嘉懿放开手,安东颇为恼火地向他们走过来。

“秦,我对你们的安保很是失望。如果伊万在,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安东大声的,有意用华语喊道。

所有人都听到了,听不懂华语的那些人,也神色不善地看着秦风。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