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那头的接线人员,也是顿时愣住了,什么叫做待会可能要不小心?

意思不就是现在还没发生矛盾不是吗?

“打人是犯法……”

只是不等她来得及把话说完,人家林寒都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如今耳塞内只剩下了嘟嘟嘟的声音。

在挂断了电话之后,林寒满脸平静的继续朝着莱恩走去,无论是上次的限制出境,还是这次安排车祸。

每一件事情都足够证明莱恩这个家伙,为达到目的不惜毁掉一切的心理。

林寒就饶是再好的脾气,那同样也有彻底被惹怒的一天,更何况,别说是5000了,就算在从后面加上几个零,在林寒眼里也都无所谓。

“林寒…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台市,难道你真的要因小失大吗!要真的打了我,你会后悔的!”

此时的莱恩已经退到了墙角位置,想要调转方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这边才刚刚转过身,下一秒却是被林寒一把拽了回来。

虽说林寒打架喝酒不咋地,但仅仅是碾压一名年近60岁的老头,林寒还是能够轻易做到的。

最为关键的是,林寒始终都是一个,要么不做,要么做了便不会有丝毫犹豫的人。

“我要做什么?肯定是给你钱啊!”

制服美眉日系风格的可爱写真

一时间,从林寒的脑海中,因莱恩而起的种种事情,部都在眼前飞快的闪过,话音落下的同时,抡起拳头便狠狠的落在了莱恩的脸上。

“哎呦!”

别看莱恩身高要隐约比林寒还要高上一些,但这一拳落下,莱恩整个人顿时倒在了地上,原本蕴含着精芒的左眼,如今却沦为了熊猫眼!

“在给你一拳!”

不等莱恩反应过来,右眼也给林寒给揍成了熊猫眼。

实际上,不光这一刻莱恩自己愣住了,就饶是坐在老板椅上的张总,同样也是如此。

因为在他们商人的眼里,唯一能够想到反击的手段,不过都是一些商业掠夺,纵然会有些人,为了将利益最大化,而忍不住在背后耍心机。

但似乎眼前的莱恩,却是碰上了一个硬茬子。

毕竟但凡是听说过小老虎环球基金的资本家,都恨不得绕路走。

原因很简答,得罪了这种人,可不是赔钱了事那么简单,甚至以莱恩为首的这些资本家族,都恨不得抽骨吸髓。

“这是第三拳,反正我也不差钱!让你以前始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这是第五拳,当初正是因为你的贪婪,让我的妻子差一点没从急救室出来!”

…..

原本林寒是铁了心的要打10拳的,毕竟一拳5000,十拳才不过5万万块,可归根结底,还是属于林寒低估了莱恩这抗揍能力。

当第七拳落下的时候,莱恩就已经瘫在地上,两腿一蹬硬生生晕了过去,原本长着一张英伦的脸颊,如今也是被林寒给揍成了猪头模样。

“算了,今天就饶你一次!”

说话的同时,林寒拍了拍手,似乎是嫌弃跟莱恩有过接触,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根本就没有把躺在地上昏迷的莱恩当回事。

“林…”

坐在对面的张总,这边才刚刚吐出第一个字,却是被林寒摇头给打断了。

“咱们还是直接签入股协议吧,我也不需要多少股权,只要比资本家族所持有的股权多就行了。”

“另外,等几个月,我想办法继续向台机电输入大量资金,尽可能的将资本家族所持有的股权最大化进行稀释。”

因为入股协议,林寒早就准备好了,五分钟之后,林寒跟张总都签完了字,毫不疑问的说,从这一刻开始,林寒对整个移动互联网的掌控,已经算是彻底的完成。

而林寒也终于能够腾出精力,站在背后将移动互联这个新的时代推波助澜!

至于以莱恩为首的这些资本家族,同样也已经没有资格成为诠通集团的对手。

“要不我们还是打医院电话吧?莱恩若是这里出了事,背后所牵扯的关系可就算是彻底乱了!”

张总都已经把话说得这么重,可林寒依旧无所谓的摇头。

“没事,等下我直接报警,就说不小心打了一个外国人就行了。”

张总:“……”

对于林寒的这骚操作,张总内心实际上也是十分无语,但不知为何,先前看林寒虐打莱恩的时候,张总的这内心啊,竟是感觉到些许异样的欣慰。

这种感觉怎么具体形容出来呢,就好像林寒做了张总始终憋在心中,却迟迟不敢付出行动的事情。

一分钟之后,林寒拨通了报警电话。

“你好,我刚才跟一个外国人发生了点争执,不小心打了对方几拳,但现在躺在地上装死赖人,请你们过来处理一下。”

电话那头的接线人员,在问林寒要了具体的地址之后,也是匆忙联系最近的巡捕局出警。

说句难听点的,一旦是涉及到了外国人的事情,都不得不重视,这并非是崇洋媚外,而是在大多时候,自己家里的事情都好解决,而外国人呢?却喜欢动不动就曝光以及联合外交做出负面舆论等等。

想必也就是这一刻的莱恩陷入了昏迷,不然的话,若是在听到林寒称呼他是装死赖人的话,估计所谓的贵族心态,有极大的可能瞬间崩了。

不得不佩服出警的速度,算上林寒拨打电话的那两分钟,撑死也就过去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两名巡捕便推门走了进来。

之所以只来来两个人,无非是听到林寒报警的内容,随即将这个案件定义为打架斗殴罢了。

只是当其中这名年龄稍大的巡捕,蹲在地上盯着莱恩那如同猪头般的脸颊好一会儿之后,方才抬起头轻咳了两声。

“就是你打的人?我怎么看着并不是装死赖人啊,这分明就是真晕过去了!”

“这外国人看年龄应该也不小了,你也不怕脱手给打死,跟我们回去一趟吧,顺便做个口供。”

其实态度之所以这么和善,无非就是因为张总在场的原因而已。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