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把暗刃,是刀疤的招数,也是张易给林万红的希望。然后,等他内心希望燃起的时候,把再将其彻底粉碎,让林万红内心就会被绝望占据。

那边,刀疤的暗刃一出。

突然间。

刀疤以极快的速度,冲程虎那边扑了过去。

而程虎,却是以手为刃,在刀疤冲过去的过程中迎面而去。左右手侧,直接以极其刁钻的角度,砸在了刀疤的手腕之内。

寸劲十足!

刀疤的左右手衣袖,直接被震碎。

而那一双暗刃装置露了出来,但是,却被程虎砸裂。暗刃掉在地上之前,被程虎左右一脚,踢得分别从林万红左右耳朵旁边掠过,钉在后边的柱子上。

这一幕来的突然。

林万红吓得,整个人几乎灵魂出窍。

他一声惨叫!

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休闲的酥胸美女唯美写真

“林家主,别怕,戏还没有结束!”

张易提醒了一句。

的确。

这还没完。

刀疤吃惊之余,再紧握双拳。

可是,他的拳头已经有些无法吃力了。

刚才程虎的出手,看起来动作平平无奇,但是寸劲实在是强悍,震碎那暗刃装置的同时,似乎还伤到了刀疤的骨头和经脉。

虽然刀疤的拳头握了起来,但是,却发抖不已。

目光一动。

刀疤咬牙,再次冲向程虎。

他看起来是在以双拳攻击程虎,但是,在两个人距离快速拉近的过程中,他的一手,立刻摸出了一把手枪。

单手将子弹上膛。

他冲着程虎就要开枪!

这是来真的!

不过。

他的对手可是程虎。

一把枪就想放倒程虎,他的想想法实在是太简单了。

在刀疤举起枪的同时,程虎已经伸手过去,紧紧地抓住了刀疤的手腕。而刀疤看程虎去抓自己的手腕,而不是阻止他开枪,不由得冷哼一声,准备扣动扳机。

可是。

当他真正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

他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动不了。

接着。

手腕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

刀疤手中的枪,也坠落而下。程虎松手,将那把枪拿在手里,单手退到子弹,冲着刀疤的头上,就砸了过去。

嘭地一声。

刀疤被砸得踉踉跄跄,蹲坐在地上。

他的脑海之中,轰鸣不止,整个人晕晕乎乎的,根本无法起身。

见此。

程虎便停了下来。

他回头看向张易这边,手指挑着手枪,旋了一圈儿,一脸帅气说。

“表演结束!”

啪啪啪……

张易立刻鼓掌。

就好像真的是在看表演一样。

林万红呆滞了。

刚才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地超出了林万红的想象。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像刀疤这样的杀手,无论是使用暗刃,还是以黑货偷袭,居然都不能伤到张易身边的这个程虎。

张易又拍了林万红的肩膀一下,林万红再次被吓了一大跳,甚至一声惨叫。

“林家主,怎么样,精彩吗?”

张易问了一句。

林万红只是有些机械的点了点头。

“精彩,非常精彩……”

虽然刚才看到森蚺被程虎打倒,林万红就已经很震撼了,但是,那毕竟不是亲眼所见,只是看到一个结果而已。

此时。

看到刀疤被程虎打倒的过程,直接刷新了林万红的认知。

“林家主,我知道,你觉得,就算武功再高,也敌不过一颗子弹。但是,今天你也看到了,有时候子弹的作用,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大。”

“你想杀我,从我跟着你来盛世林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为什么还要跟你来,现在,您应该知道原因了吧?”

张易问道。

林万红的状态,还是有些恍惚。

不过,他依旧只是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张掌舵,对不起,我……我错了……”

说着,那林万红甚至想要跪下去。

“算了吧,你年龄也不小了,给我下跪,我怕折寿。今天晚上的表演,就先到这里。林家主,这两个杀手的事情,你自己处理,我不管,我要的是那件信物,现在,差不多也该交给我了吧?”

张易又问。

“对,信物,张掌舵放心,我马上就交给你!”

林万红立刻回答。

只是,他缓了一阵子,才能够站起来。

程虎看了那两个杀手一眼,他问。

“他们两个怎么处理?”

“我记得舅爷说过,现在先不动雨林,这两个人都是雨林那边非常重要的人,要真把他们交给明面上的人来处理,可能会挑起争端,不利于舅爷的大计划!”

张易回答道。

程虎点了点头,跟着林万红,离开了这边。

而杀手的事情,林万红需要善后。

在天亮之前。

他们两个,已经通过一辆特殊的运送车,从北城送了出去。

在那辆车上。

森蚺和刀疤的伤势,已经经过了一些处理。

森蚺之所以昏迷,并不是因为身上的剧痛造成的,只是因为,他当时给刀疤使眼色,却被那么一问,气急攻心而晕过去的。

此时醒来,森蚺立刻质问刀疤。

“刀疤,你可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为什么不直接施行刺杀?张易在那两个人之中,是最重要的人,只要杀掉他,我们的任务就不算失败!”

刀疤看了一眼,自己打着石膏的手腕。

叹了一口气。

他说。

“森蚺,你知道张易和那个武者是谁的人?”

森蚺稍稍一愣,他问。

“管他谁的人,他们两个就是我们这次任务的刺杀对象,我们作为杀手,不需要知道被刺杀的人是谁!”

刀疤却是摇了摇头。

“他们两个不能杀!如果杀了,就算任务成功,可能我们也活不成。作为杀手,我们不过是雨林的杀人赚佣金的工具而已,但是,我们也有我们自己选择的权利!”

听到这话,森蚺确实一笑,他说。

“我们?我们有什么选择的权利?”

刀疤叹了一口气,他说。

“我们虽然没有选择自由的权利,但是,我们有选择活多久的权利。人的一辈子,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杀手,能有多少年头?指不定那次出任务的时候,就会丢掉性命。如果杀了张易,我们两个必死,我宁愿回去接受惩罚,这样至少可以多活几年……”

刀疤的话,说的很深,其中的意味更深。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