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中年人聊了半个小时,很明显,中年人再落魄,也是一个精明的商人,除了猜测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诅咒,其他的再不肯多说一句。

秦昆道出了自己是兼职捉鬼师的身份,不说还好,说出后,荀天城将信将疑。

“秦小兄弟,你知道云丰观吗?”

“没听过。”

“哦,云丰观的道长挺厉害的。”

言下之意,就是我不厉害了?

秦昆倒是想赚一笔外快,但对方似乎不相信自己,恐怕是没法聊下去了。楚千寻说的没错,沿海的富饶城市,捉鬼师是需要靠请的。得有人来介绍,否则,即便你有金刚钻,也揽不到瓷器活。

难怪在沿海,南宗北派的名声连三山、三寺、三观都不如,甚至三山、三寺、三观有时候连一些小宗门都不如。这里的道门法事,已经被承包完了。

人们已经先入为主,认为那些小门小派才是大师。

“荀先生,今儿就到这吧,我出来遛弯的,该回去了。”

还剩了半包玉溪,秦昆给这位叫荀天城的中年人留下,微笑着挥手作别。

荀天城一愣。

圆脸清纯美女纯净洁白私房写真

怎么这就走了?

作为一个生意人,大家相互试探,互相刨底算得上日常,以前酒桌上推杯换盏谈生意的方法就是这样。

自己是不是把聊天方式搞错了?还是这小兄弟,是个小心眼?

“等等,秦兄弟……”

荀天城发现秦昆开的车竟然是辆大奔,敲着车窗。

秦昆瞟了一眼,窗外那张胡子拉碴的苦瓜脸实在是可怜。

车窗降下,秦昆道:“又怎么了?”

荀天城道:“我是生意人,不可能一见面就相信你……况且,云丰观的道长真挺厉害的。”

车窗重新升了上去。

荀天城纵横商界十余年,自8年前起,就没受过这样的待遇。哪一次不是有人去他办公室求着他投资?

今天遇到个年轻人,竟然对他爱搭不理?喂,兄弟,你不觉得,自己忽悠我两句,能赚一笔大钱吗?

荀天城有些凌乱,不过别说,他还就吃这一套。

荀天城从商以来干实业起家,一直脚踏实地,不相信所谓的冥冥天意。但是人落魄的时候,突然碰到奇人异士,还是会猜测这是不是老天的指引。

这次生意亏损严重,甚至危及到老本,突然碰见秦昆,荀天城决定赌一下。

毕竟机会,不是每天都能碰到的。

“别介!秦兄弟,我信你,我信你!见面就是缘分,我是一个谨慎的生意人,第一次信缘分。”

荀天城顿了顿:“是这样的,这段时间,我在魔都几个投资项目都出现了决策性的失误,可以说都是我个人造成的。我怀疑我是不是被人下了降头,迷惑了精神?”

我靠……出现几个决策性失误就是被人下了降头?

我高一打架辍学岂不是被猛鬼附身了?

“荀先生,别嫌我态度不好,再给你10秒,说点有用的。”

“10,9,8,7,……”

秦昆数到2的时候,荀天城挣扎了一下,咬牙道:“我在魔都的公司,最近死过人,两个!云丰观的道长说,我最近邪灵缠身了。”

……

大奔疾驰在路上。

副驾驶坐着荀天城。

秦昆不明白,这个中年大叔明明自己有车,怎么赖在自己这里不走了?

“秦小兄弟……你这是去哪?”

“你公司。”

“我公司?!我没说要去公司啊!!!我请云丰观道长看过,说我公司阴气浓郁,非常不详!现在已经是10点半了,我们去那里不好吧?”

才开始,荀天城的态度秦昆看着还顺眼,现在似乎酒醒了,愈发畏畏缩缩,让秦昆升起鄙夷,尼玛,看你这模样也算个商界巨子,怎么这么胆小?

邪灵缠身那都是别人骗你的,你身上阳气不济,精神萎靡,但没有半点鬼气,我如果不去根源看看,怎么知道问题出在哪?

“那你怎么不请那道长帮你解难呢?”

“解了,可是他们道行不够啊……”荀天城苦笑,“砸进去200w了,请了4批,没用。最后一批请来云丰观三个道长,做了法事,我这几天才睡了个好觉。”

“你公司什么时候死人的?那几个决策性失误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荀天城发现,秦昆仍旧执意往他们公司开,面如死灰。

不过对秦昆的问题,还是老实回答:“1个月前死的人,1个月内,6笔投资失误,亏了很大一笔钱。”

1个月……

秦昆往车后座瞟去,水和尚朝着秦昆摇了摇头。

水和尚对鬼的感知,是众鬼差最高的,佛光普照之下,再次确定荀天城没有中邪。

那么问题肯定在于,这个决策地了。

“你跟着我,不就是为了让我帮你解难化厄吗?今天就去公司帮你看看。”

荀天城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其实有个道长给了我一块玉佩,说能保佑我,如果遇到不干净的东西,玉佩就会发冷。我试过了,在我公司这玉佩冷的冻手,回到酒店或者走到街上,玉佩一样有些温热。不过一到你旁边,这玉佩暖暖的,还有点烫……”

我艹……合着你死缠着我是为了求一舒坦?

弄了半天,你还是不相信我本事啊。

秦昆摇摇头:“牛猛,把身上阴气放出来吧。”

牛猛?

荀天城意外的时候,突然发现玉佩寒气逼人,好像自己戴着一块冰坨!

“好冷……秦小兄弟,这车里有鬼!!!”

不止是玉佩冷,而且周围也开始发愣,让人浑身毛孔紧缩,汗毛直立。

“嗯,我捉的。”

“快跑,这车里有……呃,你捉的?!”

荀天城发现,大奔已经驶入公司所在的街区。

这里位于浦东,附近办公楼林立,灯红酒绿的城市,车水马龙的街道,彰显着大都市的繁华,可是到了晚上,这片区域却人迹罕至。

下班回家后,这片区域的人气急剧下降,街道上,不免有些冷清。

荀天城的公司,是一栋18层的高楼。

这栋楼的价值,在秦昆看来,已经是天价了。可以想象,荀天城的几次投资,亏损了可能不止9位数。

果然……是个不小的打击啊。

“走吧,上前看看。”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