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看孟离的眼睛就很危险了,仿佛随时随地都要跳起来,一口咬在孟离的脖子上。

孟离对狼王的眼神视而不见,狼王又没有什么天生神力,也没有什么绚烂厉害的必杀技。

而且她来了之后,一直对修炼之事没有松懈过,现在身体里已经有了灵力,并不惧怕狼王。

她包里还准备了一把刀,这把刀有人的胳膊那么长。

虽然狼王屈辱地接受了,但也不搭理李幼欣了。

这让李幼欣对孟离很是怨怼,孟离却淡然说:

“走吧。”

楚真的车停在外面,李幼欣带着狼王上了后座,狼王坐在座位上,透过车的前挡风玻璃看外面,眼神中竟透着几分睥睨,有几分威武霸气。

孟离把包放在后备箱,从里面抽出自己的刀。

用布裹着的,楚真问:

“这是什么?”

孟离:“刀,防身。”

文艺复古气息美女周末小时光写真

楚真:“……”

李幼欣:“……”

两人的表情都很无语,看着孟离手上那么长一把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去打劫呢。

孟离拿着刀上了副驾驶,楚真坐在驾驶位发动车子。

看楚真开车还比较生疏。

李幼欣一直在后座哄狼王,在狼王身上摸来摸去,狼王头颅高高抬起,不搭理李幼欣。

路途很远,楚真开了几个小时也很累了,大家找了个服务区休息。

李幼欣拉着狼王要下车透透气,不过狼王是好面子的,是不愿意在这里多人面前被人牵着。

孟离有些发笑,不下车怎么解决个人问题。

等下在车上解决吗?

狼王不下车,李幼欣也跟着不下车,她要时时刻刻陪着狼王。

楚真忍不住劝道:

“下车上个厕所吧,离下一个服务区还有一段时间。”

“我不去了。”李幼欣摆摆手。

楚真:“那吃什么吗?”

李幼欣:“我想喝点水。”

楚真点头,从后备箱拿出一瓶水递给李幼欣,李幼欣说道:

“还要一瓶。”

楚真又去拿。

然后李幼欣给狼王喂水。

大概休息了半个小时,楚真感觉自己稍微有点精神了,又开车上路。

看着李幼欣基本上在低着头看着狗,又看着童安安在副驾驶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他就觉得有点心塞。

他想象中的自驾游是车里一片欢声笑语,大家神采奕奕,对着路上的各种风景点评。

跟想象的很不一样。

实际上,李幼欣想上厕所,被憋得不行,可之前让她上厕所,她没去,现在也不好说了。

硬生生熬到了下一个服务区,也顾不得狼王不下车,自己去上厕所了。

倒是狼王比较厉害,硬生生扛住了。

不下车就是不下车。

吃饭的时候。

李幼欣问孟离:

“它的吃的你带了吗?”

指的是狼王。

孟离云淡风轻地说:

“没带。”

李幼欣:“……这。”

怎么忘了给他带吃的了,之前还想着的,就是因为套绳子的事情一说,给忘了。

李幼欣在饭店里买了一些生牛肉,孟离没有付钱的意思。

没把这狗当成她们家的,要不是为了那个什么宝贝,需要狼王,她早就把这狼王给剁了。

还养这么久?

李幼欣对狼王倒是很舍得,买那些生牛肉给狼王吃一点也不心疼。

到了晚上,楚真觉得自己开了一天的车实在累得不行,提出找地方住宿。

但是愿意让一只狗入住的地方不好找,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价格比较高。

孟离提议道:

“这样,李幼欣带着狗住这里吧。”

“我跟楚真找个便宜点的就行。”

李幼欣:“……”

瞬间感觉自己落单了。

不对,是瞬间感觉自己成了外人。

她的表情不是很愿意,瞄了一眼楚真,楚真现在疲惫的很,根本没心思在意李幼欣怎么想的。

脑子里第一想法就是童安安的提议不错。

能节约点算一点,路上油钱种种消费都是他在承担,他家里也没矿。

李幼欣心里有点委屈,最后对孟离有些撒娇地说道:

“安安,你跟我一起住这边吧,好有个照应。”

“住一间?”孟离问。

李幼欣不假思索地说:

“一人一间呀。”

“我住那边便宜点,这边贵,那我得多花钱?”孟离现在的状态就是一个话题终结者。

李幼欣:“……”

简直不能更心累。

孟离说道:

“你看,你让我多出钱对你有个照应,可是住个宿还需要照应什么呀,躺下不就睡了?”

“再说,你旁边不是还有一条狗吗?谁敢招惹你。”

李幼欣很想问问楚真怎么想的,看了好几眼楚真。

楚真现在对孟离对李幼欣的态度已经习以为常了,刚开始还会劝劝她,不要这样对自己的闺蜜,现在觉得她就是这种人,说什么都没意义。

“安安,要不你去陪着她,我自己去找一个地方住?”楚真说。

李幼欣抿了抿嘴说道:

“大家在一起不是更好吗?”

她在陌生的城市没有安感,童安安一看就是个不靠谱的,怎么能靠的住她?

主要是楚真呀。

楚真摆摆手:“不了。”

他晚上想要好好休息,开车危险,又没人替代他的,稍不注意造成大祸,追悔终生啊。

在这边,不可避免就得晚睡一会,反正想找到地方一躺下就睡着。

不愿意再折腾了。

事事不如意,童安安拒绝她,楚真也拒绝她。

她不要面子的呀。

这让李幼欣表情中夹杂着些许恼怒,她感觉自己的情绪有点不好,强行忍着这点情绪,她让自己声音尽量平常一些,说道:

“那行,你去睡。”

楚真:“好。”

孟离看着李幼欣:“我也走了。”

李幼欣看着楚真的背影,老实说,她一直感觉楚真对她是有点不一样的。

虽然她对楚真最初的好感渐渐消失,但还是很喜欢跟楚真相处。

把他当好朋友,既然是好朋友,也是她在乎的人。

所以刚才楚真的态度让她有点受伤。

等楚真的背影越来越远,李幼欣忍不住对叫住打算走的孟离说道:

“童安安,你现在真是斤斤计较的可怕。”

“我忍你很久了,你到底要怎么样嘛?”

孟离:“不怎么样。”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