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院长!”

“柯校长!”

看到突然出现的钟飞宇和柯树人一行人,夏子文和几个护士也全都呆住了。

直到叶修说话的时候,他们才有些慌乱地回过神来,赶紧恭敬地向两人打招呼。

他们可不是叶修,面对着钟飞宇和柯树人他们这些人,已经习惯了,在他们面前根本就不会有一点压力,对他们来说,这两人可是大领导!

不要说柯树人和钟飞宇这两个人了,就是这两个人身边跟着的秘书,对他们来说都是了不得的大领导,要是秘书单独出现在这里的话,他们都是要慌乱一下的。

现在这样的两个大人物同时出现,可想而知他们的压力有多大。

“们好,们都是值夜班的同事吧,大家都辛苦了!”

钟飞宇满脸慈和之色地向夏子文和那些护士们打了个招呼,跟大家说了一声辛苦。

“各位辛苦了!”

柯树人也笑着向众人说了一声。

“不辛苦,不辛苦,钟院长辛苦了,柯校长辛苦了。”

白袜子女生眼神柔软暖暖治愈系写真

夏子文他们只觉得受宠若惊,一个个涨红了脸。

“叶修,这里有办公室吗?我想和聊几句。”

柯树人的目光转向叶修。

“叶修,柯校长可是专门过来找的,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一下吧。”

钟飞宇也将目光转到叶修身上,笑了一下道。

原来是过来找叶医生的!

听到柯树人和钟院长两人是过来找叶修的,夏子文和一众护士们在释然之余,也全都是不由得长舒了口气。

柯树人和钟院长这两个大人物,突然之间出现在他们这,他们还真的担心他们是过来突袭检查他们的工作的,那他们就真的是惨了。

现在知道他们俩是来找叶修的,他们这些人的心中那根绷紧的弦,总算是可以松下来了。

“柯校长……”

“我们这边有值班办公室的,柯校长,钟院长,们快这边请。”

叶修刚准备说话,但他才刚开口,夏子文的声音,也几乎同时响了起来,而且夏子文的语速比他还快,还先说完。

“………”

叶修一阵无语。

他其实是不想打扰夏子文他们的,他是想要喊柯树人出去外面聊的,他能够感觉得到,柯树人和钟飞宇两人,对夏子文他们造成的压力还是蛮大的。

结果没想到夏子文的嘴巴那么快。

现在夏子文都已经直接说完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叶医生?不好意思,我刚才是不是打断的话了?”

说完话的夏子文也意识到自己打断了叶修的话,转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望向叶修。

“没关系,我也是想要叫柯校长他们到旁边的值班办公室去坐一下的。”

叶修向夏子文笑了一下。

事情都发生了,他也没有必要再给夏子文造成什么压力,再说了,这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听到叶修的话语,夏子文总算是放下心来。

“柯校长,钟院长,们坐,我去给们倒杯水。”

把柯树人和钟飞宇他们领到值班办公室之后,夏子文招呼着他们坐下来,便赶紧转身去给大家倒水去了。

他的自觉性还是挺高的。

在这样的场合,端茶倒水的活儿,除了他这个小小住院医,也没有别的谁了。

“辛苦了。”

钟飞宇和柯树人两人向夏子文说了一声。

“柯校长,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还特意赶过来这边?给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

看着钟飞宇和柯树人他们坐下来之后,叶修的眼里露出一抹疑惑之色地望向柯树人。

“打电话?还好意思说打电话?”

叶修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柯树人的眼睛一下子便瞪大了起来,眼神之中的神色变得无比幽怨了起来,从今天上午到下午,他最少打了不下十个电话给叶修,但是每一次听到的都是那机械的关机的声音。

不仅柯树人,就连柯树人旁边的秘书,望向叶修的眼神,都变得幽怨了起来,他今天可也打了不少叶修的电话,现在的他,光是听到那句关机的提示音都觉得恶心了。

嗯?

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还没有反应过来,看到柯树人那幽怨的眼神,脸上还有些迷惑和不解。

“叶修,的电话关机了。”

见叶修一脸幽怨的样子,似乎丝毫不知道情况,钟飞宇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幽怨之色地望向叶修。

他今天倒是并没有像柯树人他们那样,拨打了很多次叶修的电话,他只是在接到柯树人的电话的时候,尝试拨打了一次叶修的电话,在听到关机提示之后就没有拨打了,而是直接找了叶修同科室的其他工作人员打听叶修在不在医院。

但是他对叶修的关机大法,也算是积怨已久了。

“呃……”

叶修顿时反应了过来,自家的手机好像是在上午做手术的时候关机了,后来一直忙碌着,没有时间,也没有想起来去打开手机。

“柯校长,真的不好意思,今天上午在北郊一院那边做了一台手术,做手术的时候,把手机关了,后来一直都在忙碌中,也忘了重新开机了。”

叶修的脸上,满是歉疚的神色。

光是看柯树人那幽怨的眼神,他也能够猜到,柯校长估计没有少打他的手机。

“以后能不能……等等,刚才说的是北郊一院?”

柯树人忍不住地便想要劝说叶修,以后能不能对手机上心一点,保持手机的通畅,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他忽然敏锐地抓到了叶修刚才的话语中的毛病。

北郊一院?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叶修兼职的医院不是北郊三院吗?

怎么又扯上北郊一院了?

难道叶修还在北郊一院也兼了一份职?

柯树人的心中生出了一抹不安。

作为对叶修的天赋和才华极为重视,恨不得叶修能够全职做一名伟大的中医的人来说,北郊三院的兼职就已经让他很有意见的了,这要是再来一个北郊一院的话,可就真的太过份了……

“是这样的,北郊一院的老院长病了,肝癌转移胃癌,北郊一院那边的外科医生没有把握,就找了我帮忙。”

叶修的心中也突地一下,赶紧解释了一下道。

解释的时候,他刻意的隐瞒了一些情况,把柯树人他们的思维诱导向了另一个方向。

不是他有意要隐瞒他们,有意要诱导他们。

实在是他太了解柯树人了,他知道如果他直接说他在北郊一院也有兼职的话,柯树人是肯定会发飙的,现在这个时候,他并不想和柯树人起什么争执。

事实上,关于要不要专职成为中医的这个问题,他已经和柯树人争怕了,不论什么时候,他都不想和柯树人起什么争执。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