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夜空星辰漫天,密集如筛孔,凌乱散布,似乎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摇动。

圆月皎洁明亮,如白玉罗盘,悬挂高天,却又与那屋角勾檐相映成图画。

各大将军肩负如山使命,却都信心满满,谈笑不绝,像是丝毫没把这谋反篡位之事放在眼里。

或许这就是强者的自信,有这一股自信,便有一股气在,有着一股气在,那便是所向睥睨。

风已停,夜更黑,星辰骤匿。

酒已醉,酣畅淋漓,意正酣,人已离去。

酒桌之上仍有高呼之声传来,天眼虎和王顶天依旧在厮杀。

流川子喜静,已然回房打坐。

毕竟是大户人家,毕竟是岛主府邸,屋顶很高,可俯瞰城。

城灯火辉煌,屋顶漆黑,辜雀和顾南风已然站了很久。

并肩而立,看岁月之城,灯火如星,夜如明昼,喧嚣之声依旧不绝。

可爱小清新女生完美假日

和平盛世,繁华如织,一切都将被打破。

而感慨,却并不是来自于兴衰更替和改朝换代,而是来自于内心情绪的波涛汹涌,顾南风毕竟是要拿回自己的一切。

他深深吸了口气,不禁慨然叹道:“以前我也常来此观望城,也看到每一处灯火的明灭,两百多年过去了,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岛主,已然历经沧桑归来了。”

辜雀缓缓道:“人总是会成长的,孤魂被困两百年,同僚手下也大起大落,总归是付出了代价。”

顾南风沉声道:“但我终究是回来了,这一次我若是再次成为岁月岛之主,那么谁也夺不走它了。”

辜雀也有些感慨,看着四周清风暗夜,轻轻道:“自从见到天老之后,这将近三十年来,我无时不刻不牵挂着这个地方。”

他的眼神变得迷离,但双手却是缓缓攥紧,指节已然发白。

“时空至宝存肉体,极阳之物锁血气,阴阳圣器聚魂魄。这句话我记得实在太深刻,我已然不知道在心中重复了多少次。”

辜雀喃喃道:“为了前面两句话,我进入神都学院前往赢都,抗击土海,历经尸变。后来又开膛破肚,引怒苍穹,夺得苍龙内丹。玲珑时空塔是没进去,但至少有的时空阵法保存肉体了。可是啊!为了这阴阳日月台,我走了实在太多路。那时候,谁又曾想到,会经历这么多年呢?”

顾南风道:“天下万事永远都是纠缠不清的,一心一意想要做这件事的同时,又会参与无数因果,责任、使命、亏欠、利益、格局、感情、权力,各种东西交织,哪又有那么单纯?”

辜雀点头,慨然道:“但是我过来了,这么多年我一步一步走过来了。神都学院,赢都大劫,苍龙出世,万里大峡谷,圣地会武,天州逃亡,西州隐居,法祖之墓,一统罪孽森林,魔域,火海,面对天下,徒步十六年……一切历历在目,我终于等到了今天!我终于来到了这岁月悬空岛!”

他拳头捏得啪啪作响,眼中似乎有光,整个人都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

锋芒毕露!睥睨天下!

他一字一句道:“谁又能想到,当年背棺求死的小修者,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那么多次大难,我没有死,我挺过来了!在这最后的关头,谁也不能挡我!”

他豁然转身,直直看向顾南风,寒声道:“知道吗?徒步十六年,我不单单是因为累!我更是在蓄力!我在调养内心的状态!我在沉淀自己,感悟本源!”

他沉声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因为我这一次来,一定要杀人!一定要赢!韩秋说我有枷锁!不错,我的枷锁就是冰洛!她一日不醒,我永远无法真正顿悟,心魔永远缠绕着我!”

顾南风摇头一笑,道:“那么这一次,有多少把握?”

辜雀眯眼道:“多少把握?在其他事上,我或许会考虑,但在这件事上,我必须是最后的赢家!我已准备杀人,我从未如此想要杀人,我的战意,从未如此澎湃!”

他承认自己有些激动,只因徒步十六年,又修身养性四年,足足二十年,他一直淡然自若。

淡然自若,只因在酝酿内心真正的雷雨!

他看着茫茫夜色,看着万家灯火,寒声道:“这一次,就算血海滔天,我辜雀也要硬生生撕出一条路来!”

声音并不大,但却像是传遍了天地。

小院之中有马车,马车之上,一个绝美的女子摇头一叹。

她眼神深邃无比,目光似乎穿透了马车,看向那前方房顶瘦小的背影。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背影的确给了自己震撼,一个小人物而已。事实上,从最开始背棺,到现在的龙雀联盟之主、罪孽森林至尊,在真正的大人物面前,他都只是一个小人物。

但这个小人物却如怒犬一般,一个不慎,就要被他狠狠咬牙一块肉来!

不错!就是狠!

这个人最可怕的地方,就是狠!对敌人也狠!对自己也狠!

只是……枷锁么?玛姬微微眯眼,轻轻道:“枷锁啊!真的觉得自己那么有把握么?”

天已亮,艳阳高照。

顾南风有很多事要忙,天眼虎也需要准备晚上的祥瑞降临。

王顶天没事做,顾南风干脆让他和天眼虎一起,配合天地浩然正气,祥瑞自然更加逼真。

辜雀依旧在房顶。

他双眼紧闭,静静盘坐,心无外物。

周遭一切都与他无关,他脑中回忆着一幕幕往事。

神女宫中,冰床之上,千山冰林之梅,云海暮雪,凛冽寒风。

历历在目,并没有让他心绪波动。

只因他在等,等一个完爆发的时候。

日偏,日斜,残阳如血。

小院之中的马车缓缓飞起,极速朝岁月城外而去,玛姬并未说话,只因一切的计划细节早已分工明确。

黄昏,夜幕降临,万物皆寂。

今夜无星辰,万家灯火照不亮漆黑的夜。

夜中,顾南风穿上了当年的战袍,白色的盔甲像是玉石雕成,在夜空下熠熠生辉。

他的将,在各大军营。

子时已到,东风已至。

寒风呜咽,像是天地恸哭,今夜必然流血。

“杀!”

东南西北四方军营忽然响起一声低吼,一队队士兵拔出雪亮的战刀,如猎豹一般在夜幕之中穿行,手起刀落,鲜血激洒,大战已然开始。

同时进行,快到极致,卫立国、魏端、武青等十多位大将指挥着已然归顺的士兵把四方军营冲得支离破碎,脱甲沉睡的新兵蛋子面对鲜血淋漓的战刀和已被斩成数段的战友时,根本连腿都伸不直。

战斗在继续,血腥味似乎已然传出。

辜雀盘坐在房顶,他的脸上没有表情,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顾南风的脸上也没有表情,他的身影极速而动,如流星般划破夜空,稳稳落在城外草原之上。

他在走,大步得走!

战甲熠熠生辉,他的眼睛更加明亮。

狂风依旧在吹,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在空中开出一朵绚烂的百花。

无数人,勃然变色,一道缥缈的身影忽然从东方城楼拔地而起,散发着强大的元气,暴喝道:“四方军营兵变!信号请求支援!四大城守,快派出高手探明情况,随时准备支援!”

话音出,四方城门各自飞出数位生死境、轮回境强者,同时朝四方军营而去。

而就在此时,四方军营之中,却又发出暴喝之声,显然是有强者开始惊战。

顾南风傲然立于大地之上,冷眼望着这一切的一切,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而城内,房顶之上,辜雀终于睁开了眼。

眼中是那深邃无尽的黑光,瞳孔放大,十七柄魂刀顿时激射而出,分别朝着四方城门飞去。

四方城门各大强者极速而动,却忽然停下,骇然抬头而望,只见那一柄柄妖刀长达十丈,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锋芒,骤然朝下斩来!

一斩而出,风云变幻,天地失色。

所有人,部绞成齑粉!

这一刻,辜雀肆意残忍,没有任何愧疚!

“快!一队、二队!怎么还没拿下西北营帐,们他妈的是吃屎的吗!”

卫立国大吼出声,终于忍不住提起大刀,直接朝前杀去。

而军营各处又杀出各大高手,直直朝他扑来。

“嘿!们这群小子,老子当年在太初岛砍人的时候,们的爷爷怕是都没有出生!”

他大刀如风,斩得众人连连后退,每一招都是搏命之术,让心心惊胆战。

“就这点水准,还敢来老子面前?军人,首先要做的就是悍不畏死!”

他大吼出声,其他三大军营也同样上演着如此情景。

振城大将军项楚看到十七柄妖刀乱世,终于忍不住厉吼道:“那个王八蛋!竟然乱我岁月城!”

他身影飞出,右手一伸,一把关刀已然握在手中。

极速而动,直直朝东方营帐而去。

他身都散发着无语伦比的气势,但很快便停下的身影。

只因前方有一个人,正静静站在大地之上,那一套雪白的战甲,实在太熟悉。

他瞪大了眼,看到这张脸时,身体忍不住猛然一抖。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