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是一个很特别的领域。

儿科对于一个医生的综合的医术素养,是很高的。

但除了综合的医术水平之外,要求更高的,是细心和耐心!

儿科的病人是儿童。

儿童的最大特点,就是表述不清楚。

儿童知道痛,但是他描述不出什么情况。

儿童只会通过哭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所以,布特勒在收学生的时候,一直都很注意这些细节的考察。

眼前这个华夏国女孩通过了她的考察,而且在通过考察之后,给了她一个惊喜,她比她想象的还要更加优秀,更加适合作为一个儿科医生。

所以,她对于这个来自华夏国,看起来很柔弱的学生,期待值很高,当然,对她的前景也非常看好。

但是现在,这个学生说要申请提前毕业?

这让她的眉头皱了一下。

落落大方棕发美人纯净通透唯美写真

“是的,老师,我想要申请明年毕业!”

苏冬梅的神色无比坚定地道。

明年毕业,其实在她看来,已经很长时间了。

如果不是规则限定,而且她也确实还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通过考核的话,她都恨不得立即申请毕业了。

叶修回归的消息传出的第一时间,她的心就已经飞回去了。

她想要回去看看叶修,想要问一下他,这两年多时间被关在了那里,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她想要回去告诉叶修,她想明白了,她要直面自己的内心了。

她是真的喜欢叶修的!

她不再和自己纠结了!

“你应该知道,你这样选择,并不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

布特勒皱了皱眉,“我一直告诉你,学习医术,是需要扎实的,是需要把医术和技术的基础打好的,是每一步都容不得任何一丁点的疏忽和大意的。”

她不知道这个得意学生是怎么了,但是她感觉得出来,这个学生的决心真的是非常大。

她希望能够劝说一下这个学生,让这个学生收回提前毕业的念头。

尽可能地在这里多学习几年,把医术的基础打得更加的扎实,等到水平提升到足够高的高度,等到她的一身所学部都传给了她之后,再申请毕业。

“老师,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也明白你的意思!”

苏冬梅的神色坚定无比地道,“但是我的心意已决,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我必须要提前毕业!”

“请老师您放心,虽然我申请提前毕业,但是我并不是想要走捷径,也不会忽略任何的基础知识,我会严格遵守我们医院的考核制度,会真正通过考核来毕业!请老师帮我安排接下来的学业课程!”

“好,既然你决定了,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不过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对你有任何的宽容行为的,相反的,我会对你进行更加严格的要求和考核!只有通过了严格的考核,你才能够毕业,若是不能通过的话,你就继续老老实实地在这里再学习两年!”

布特勒看着苏冬梅的神色,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冷冷地道。

“请老师放心,学生一定会努力通过最严格的考核的!”

苏冬梅重重地点了点头。

说话的时候,她的脸上的神色,坚毅无比。

不论布特勒老师的考核有多么严格,她都一定会通过考核,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燕京城的,为了通过这个考核,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

欧洲。

一栋古堡之中。

“不可能,哈朗德先生,这一定是华夏国人传出来的假消息!”

在听完一旁的一个金发男子的报告之后,奥古斯特王第一时间站了出来,脸上的神色无比坚定地道。

那个叫叶修的家伙还活着?

又回来了?回到了华夏国?

这怎么可能?

这根本就不可能的!

他当日亲眼看着他们跳到大海里的!

而且他们还在大海里等了很久,确保那个家伙不会被人捞救起来!

在那样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活着!

“没错,哈朗德先生,这一定是个假消息,那个姓叶的小子,绝对不可能还活着的!”

一旁的亚尔维斯也毫不犹豫地道。

他的气息,比起以前,更加强大了。

他已经距离王级高手,只有一线的距离了!

而他的旁边站着的,他的老搭挡巴泽尔,身上的气息比他还强大!

上一次因为叶修的事情,他们都被哈朗德惩罚了一番,但在惩罚之后,哈朗德也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得到了一个很难得的提升的契机,他们都抓住了这次的契机,实力提升了一点,唯一可惜的是他们还是没有能够突破王级的那一道坎,成为一个真正的王级高手!

“伊夫尔王大人,你是不是搞错了?消息来源确定靠谱吗?”

巴泽尔也开声道。

当日追杀叶修的时候,他们三个人都是一起的,他和亚尔维斯两人还亲自到海底下,认真地搜查了不止一遍,确定没有见到那个姓叶的小子,而且他们后面还在船上守了很长时间。

另外,他们回到陆地之后,又继续搜查了一段时间,确保那几天的时间,没有任何的一艘通往美洲大陆的货轮,以及从美洲大陆发出的货轮,搜救起过任何的人。

“伊夫尔,消息来源可靠吗?”

哈朗德坐在他的位置上,目光望向前面的一个金发男子,脸上的神色看不出喜怒。

这个男子是他的一个得力干将,相比起奥古斯特来说,这是他更喜欢的一个属下,奥古斯特王的实力比较强,但是奥古斯特的脑子并不算特别聪明,或者说不太爱动脑子,但伊夫尔不一样,伊夫尔的脑子很好用,在关键时刻,经常能够帮他出谋划策。

所以,哈朗德将最重要的信息渠道方面的工作,都交给了伊夫尔。

“哈朗德大人,我可以向您保证,这个消息,绝对可靠,而且绝对属实。”

伊夫尔认真地道,“这是我们从美国查到的消息,他们两人是在波士顿出现的,然后从波士顿回到华夏国的,在波士顿地区,最少有不少于一百个人曾经见过他们!”

说完之后,他的目光转向奥古斯特和亚尔维斯等人,“奥古斯特王,亚尔维斯,巴泽尔,我明白你们对于这个消息的震憾,我也确定你们在两年多前,是绝对没有撒谎,是确实亲眼看着这两个人跳到深海之中的,但是这个人确实活下来了,这是一个事实!”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不是争议这个事实,事实不需要争议,我们现在要想的和要做的是怎么思考和处理这件事情!”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