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逢大周末,人们有闲吃瓜。

刚有平息趋势的舆论,因为新冒出的声音,再次席卷。

半躺在沙发椅上的方年乐呵呵刷着网页。

看网上各种大手子翻来覆去的分析。

自言自语碎碎念:“现在这网络空间太差个逼乎了!”

“就是手有点痒……”

看着大家讨论得热火朝天,方年感觉自己也有点手痒。

许多人都觉得方年礼貌、温和、谦虚、骄傲。

可是方年却觉得自己本质上还是那个有钱的少年,连每个毛孔都可以散发沙雕气息。

毕竟大家都说得蛮有意思……

“TGP一上来就是满屏大招,当康扭扭捏捏的,什么应对措施都没有,我还以为当康直接萎了,没想到啊,短短两天多直接来了一手休闲游戏重制版,完全是针锋相对!

……

软萌清纯女仆户外唯美写真

关键是居然还有后发优势,首先是在原有的棋牌类游戏进行了玩法上的丰富,独创小游戏更是颇有意思,难怪鹅厂要在一开始就维护QQ开放平台!

看来当康也对市场早有警惕啊!

……

真不知道当康背后是什么人在掌舵,强!实在是太厉害了!钦佩!”

方年在某个论坛看到这条帖子的长篇大论,当时就想说:不才在下。

写得多好,把当康在这几天付出的心血,把当康内部的高效,把背后掌舵人的远见,阐述得如此清晰。

一点都不夸大其词。

就很棒的。

当然,方年也看到了其它的分析。

只不过主旨是围绕着当康此举一定是向TGP宣战这个思路。

多少就有点令方年失望。

不在点子上啊。

当康明明只是自保,只是为了给玩家提供更好的服务,从来都是抱着交朋友心态出发的。

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得越多,方年就越想要以当康股东的身份冒头,挨个去打脸。

可惜,方年的快乐很快被打断。

…………

半下午的,方年驱车抵达静安某茶楼。

茶楼前就那么几个停车位,刚好骚蓝色宾利左右都空,方年便将辉腾停了过去。

一黑一蓝,莫名黑色就被比了下去,方年就愈发想念那辆还不知何时才会运抵中国的布加迪。

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走进了一处雅包。

方年看了眼关秋荷,落座后捻起茶杯,道:“怎么忽然搞得这么高效?”

“还是不想咽下这口气,你都说我才二十出头的嘛!”关秋荷微笑道。

方年吹几下茶水,轻嚯了口:“也好,省了任总提心吊胆,以为我要怎么怎么的。”

说着目光微动,好奇道:“怎么没一次性把活动也推出来?”

“我也是到后来才明白,你是故意在当晚给任羽新打电话,让他疑神疑鬼。”关秋荷笑了下。

然后才回答方年的问题:“时间上来不及,活动需要完成策划才能发,总不能搞得漏洞百出。

但因为TGP的出现,大家已经在加班加点了。”

方年面露恍然:“懂了,关总辛苦。”

“不过我得说一句,你想得太远了,我当时只是好奇任羽新怎么会那么突然推出TGP罢了,没别的意思。”

闻言,关秋荷也算认同:“任总本来心思就多,算是无心插柳。”

“……”

说了几句关于被公共网络空间上普遍认为的国产游戏最大竞争事项,方年主动转移了话题:“现在是怎么说,要搬到申城吗?”

虽然网上吵得热闹,但始作俑者们并没有像网民们想的那么上心。

优哉游哉的喝着茶罢了。

他之所以跑过来喝茶,是关秋荷打了电话。

但并不是为了今天网上吵翻天的事情。

而是关于当康的搬迁事项。

关秋荷稍作沉吟,回答道:“公司已经完成了更名的全部流程,包括在桐凤注册的总公司,在棠梨街上的那间小办公室也换了招牌。

按照你的意思是,棠梨是龙兴之地,总部就一直放在那边;

所以我想,要不然把申城这边的分公司注册成子公司,这样更省事。”

《公司法》相关规定上对分公司和子公司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子公司是独立的法人,具有法人资格,拥有独立的名称、公司章程和组织机构,对外以自己的名义从事经营活动。

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没有独立的名称、公司章程和组织机构,以总公司分支机构的名义从事经营活动,在法律、经济上没有独立性,属于总公司的附属机构。

这也是为什么申城还要邀请关秋荷搬公司的缘故。

因为之前的‘贪好玩’完全就只是桐凤贪好玩有限公司的附庸,只不过是在申城有经营场所罢了。

方年想了想,点头道:“如果在税收上差别不大,或者说申城这边只有一点点劣势,我没意见。”

“申城这边还是比较有优势的。”关秋荷语气冷静的说了句。

稍顿,关秋荷将自己的规划说了出来。

“申城这边注册成当康游戏有限公司。

再在开曼那边注册当康集团,控股当康游戏,当康集团则由桐凤当康有限公司控股。

对外以当康游戏有限公司的名义独立融资。

合适的时候,再拆一次股,释出约10%的股份,启动B轮融资。”

方年稍加思索,道:“这都没问题,不过我个人希望尽早启动B轮融资,或者B1轮,这次融资不在乎融多少钱,主要是丰富投资机构,让公司更加开放;

另一方面是将当康的估值尽快推高到一个理想价位。”

“现在这个阶段,你的理想估值是多少?”关秋荷顺着话头问了句。

说完,关秋荷望向方年,面露好奇。

她也想知道,目前在有TGP的情况下,方年对当康的发展前景有多看好。

方年慢悠悠的喝了口茶,放下茶杯,往后一靠,右腿搭在左腿上,姿态稍显慵懒,语气随意道。

“其实我挺恨鹅厂游戏的,因为它打断了当康游戏平台注册用户破亿应该得到的一些额外收获,比如……”

略顿,方年道:“大投行们对当康的估值调整。”

“TGP掐着点推出,投行们立马变得慎重许多,就这么拖了下去,要不然你看之前更新多频繁?”

关秋荷仔细想想,认同道:“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前阵子几乎一有新消息,投行立马就会更新评估;

最近的一次,是将贪好玩估值调整为51亿人民币,认为这个估值合理且有价值。”

“一千。”方年一本正经道。

见状,关秋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真就从钱包中数出1000块来。

方年这才笑眯眯的说下去:“按照目前当康游戏平台的注册用户数量、营收、日活,当康在我心里的理想估值是100亿人民币,算是提前达成中期目标。”

听方年一说,关秋荷沉吟道:“注册用户数过亿,确实对估值拔高很有帮助,平台日活和营收也是高估值的底气,不过现在有了TGP,100亿过于理想。”

“这就是我恨鹅厂的原因,如果没有TGP,100亿不算过分理想,如果按互联网企业来融资,一个用户估值100而已,在亿级体量这个估值过分低了。”方年感慨道。

稍顿,方年解释了原因:“看看明天各大投行会不会调整对当康的最新估值吧。”

“如果调整估值并不理想的话,B轮融资需要讲一个比较有远见的故事,总归是不能贱卖的,毕竟当康游戏平台已经展现出了营收优势。”

关秋荷明白过来。

方年的想法是趁着整体组织结构调整,合理的启动B1轮融资,推高估值,让市场对当康依旧有信心。

让当康一直有噱头。

让用户一直选择当康。

其实目的还是一个样,抢时间。

B轮融资可以从今年持续到明年,但B1轮要趁早。

因为有B1轮,在跟TGP的明暗针对中,才能有更多游戏厂商选择被资本看好的当康;

可以不断让当康讲的故事被更多投资机构接受。

当一些大制作优质游戏上线当康之后,刚好是恰到好处的C轮融资时间。

这样有利于公司更好的发展,和更长远的布局。

差不多是当康需要借助B1轮融资,但同时当康也会用营收给B轮投资者信心。

于是,关秋荷道:“我会尽量讲好这个故事。”

接着话锋一转:“当康游戏在申城注册以后,我想再兴建一个独立研发分部,放在其它有发展的城市;

倾斜一定资源,让这个分部尝试研发一款精良的国产大游戏。”

闻言,方年忽然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关秋荷终于开始往远景路线上走了。

“好想法,我完全支持!”

关秋荷:“……”

看了眼方年,关秋荷蹙眉道:“我怎么觉得你的眼神不大对劲,对当康的事情你还能有这么旺盛的激情和兴奋度?”

“毕竟马上是估值百亿的大公司了嘛!”方年瞎话张口就来。

他总不能说,‘关总,我是觉得你终于长大了。’这种话吧?

…………

从公司现状到公司近期调整到公司近期融资规划,再到远景部署。

方年跟关秋荷聊了许多。

公共网络空间则喧嚣四起。

有好事者专门统计了一些无法完全精确的数据,进行了一系列的对比。

对象分别有当康小游戏库、TGP休闲区;

当康大游戏活跃数据、TGP大游戏活跃数据。

贴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结果:

当康小游戏库因为重制版和创新的缘故,竟然吸引了一部分原QQ游戏的用户。

从不精确角度来说,当康小游戏虽然还是输家,但差距并不大。

而另一个数据就有点扎眼。

‘我的世界’预估同时在线人数:162万。

远超DNF或者CF又或者其它大游戏的同时在线,最高的CF预估不过119万。

然后好事网友们开始操持键盘,疯狂分析:

“也就是说,TGP上线对当康目前的影响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吓人?”

“关键是当康的高效率,一口气上线上百款游戏,直接依样画葫芦的填充了游戏库,我都怀疑当康高层早就猜到了这一出。”

“我说句话,若是光以休闲小游戏来对比的话,当康其实是甩了TGP最起码三条街的,因为当康的小游戏才刚上线不久。”

“这有什么的,当康小游戏包真做得不错,方方面面都令人有期待感,甩TGP各处拼凑出来的休闲区,不是很正常的吗?”

“你们都别说了,我要玩‘恐龙冲冲冲’去,刚好换换口味。”

“反正我支持当康,小助手好用,平台顺滑。”

“……”

傍晚时分,刚回到家的方年便看到了这些疯狂分析,最终还是忍住没参与进去。

另一方面也是有电话进来……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