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环境造就了杜一一某些方面的成熟,却又保留了一个少年该有的天真。

依然教授对杜一一如今配合程嘉懿做的事情,并没有反对。

然而,睡了一觉之后清醒,兴奋的心情稍稍消退之后再回想,依然教授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程嘉懿和杜一一不过是高中生,程嘉懿能打为人仗义,身边聚集了几个人还有情可原,她又如何可能在十天的时间里就积累了如此威望,能真的收服刘黑子手下百十来人?

程嘉懿和杜一一都知道他们在为周尧拉拢人,可只是拉拢这么简单吗?

依然教授以一个成年人的思维再从头梳理这些事情,包括研究所内发生的事,很快就猜想出来周尧的想法。

人都是自私的,可将成年人的阴谋诡计施展在两个高中生的身上,尤其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儿子,依然教授怒了。

她压下自己的心内的不安和愤怒,走出房门,开始接触儿子接触过的人。

王鹏、李玉、许文丽,然后是张豪、强哥。她以一个成年女性的优雅和成熟稳重,还有医生的为人恳切,很快就博得了众人的好感。

只是这种好感在同为医生的付佳明面前碰了壁。

“依教授,您的儿子杜一一托我转告你,他和程嘉懿一起在执行一个特别的任务,短期间内不会回来了。”

付佳明对依然教授的心情很是复杂。

活力四射阳光美眉清新自然写真

他理解一个科学工作者对科研的高度重视,可作为一个专攻救死扶伤的科医生来说,他对某些打着科研旗号的医学研究,一直保留自己不同的意见。

虽然他现在也在做某些不足为人道的事情,但他做的是事情,没有冠以冠冕堂皇的旗号,也没有粉饰自己的行为。

他可以坦荡的说,他是做人在做的事情,不是做科研在做的事情。

但他也知道,他无权评判依然教授的所为,他只是保留个人看法而已。

所以,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他就打算转身离开了。可依然教授喊住了他。

“付医生,我想我有权利知道他们在执行什么样的特别任务,不单单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还有我曾经的身份。并且,我该知道程嘉懿是以什么样的代价将我从研究所里交换出来的。”

付佳明只犹豫了片刻,便开口了:“加入我们。依教授,您有一个出色的、重情义的儿子,本来我们只要求程嘉懿加入的。”

付佳明以为会看到依然教授的愤怒,可依然教授很平静就接受了现实,她点点头道:“我可以问问,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他们吗?我还没有机会亲口感谢程嘉懿。”

付佳明只能随意搪塞了几句,并委托依然教授将程嘉懿近期无法回来的消息转告给程毅,转身离开。

依然教授没有说太多的话,可是这份冷静却给付佳明留下深刻印象。而依然教授从付佳明的这几句话里,也判断出杜一一和程嘉懿现在的处境很是不妙。

联想到从张豪那里听说的一早离开的人,还有外边正轰轰烈烈宣传的征兵,依然教授依稀能想象到周尧想要做的事情。

她没有急于下结论,而是参与到和平嘉园的管理工作上,下午更是到了对面的学校,和所有的老师学生们在一起逗留了接近两个小时。

在研究所里积累的丰富经验,让依然教授很容易就能发现谁是感染者——如今对感染者他们有了新的定义。

嗜血的,无法摆脱和克制这个**的,每天都要饮食鲜血或者带血的肉食的,才属于感染者。

虽然这个感染者的界限也有些模糊。

虽然,依然教授确定她自己也属于感染者。

没有人比身为感染者同时又是研究感染者的依然教授更了解感染者了。

鲜血对于他们来说永远是鲜美的,尤其是在血管中跳动的鲜血。那种随着血液流动产生的脉动,会散发出迷人的香气,只要嗅着,就会引起食欲。

所以,依然教授一眼就从人群中分辨出来了董雪。那个长相甜美的女孩紧紧地依偎着另外一个女孩子,头靠着头,嘴角贴近她的脖颈。

寻常人只会觉得两个孩子之间的友情,依然教授却看得不寒而栗。

她想到王鹏的话:现在还有谁不是变异的?每天我嗅到不同味道的人在我面前经过,你们嗅到的血气,在我这里却是甘甜的,就像众多鲜花混杂在一起的浓香,有的迷人却很是清淡,有的太过浓郁,极少数的才会让人厌烦。

依然还记得她当时问过王鹏,他会被这些香味迷惑,迷失神智吗?

如今,那个女孩子的样子,岂不是王鹏所说的,被美味香味迷惑住的样子?

依然教授很快就了解了两个孩子的身份。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论在研究所里还是研究所外,等到依然教授想起付佳明的委托时候,天色已晚。

依然教授再一次看到程毅,转达了付佳明的话,并且对程毅有如此出色的女儿表示了敬意。

独自回到房间之后,依然教授陷入了思索中,感觉到独自一个人的无能为力。

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是变异人,都是感染者,这个世界还会有希望吗。

这一夜她没有合眼,一直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想着不知下落的丈夫可怕的命运,是的,她的丈夫没有被送到研究所里,送到哪里了呢?

也想着离开的研究所,想着那里被关押的感染者,想着曾经做过的试验,未来还会有人做的更多的试验。

也想着和平嘉园的人,他们正在为希望的未来而努力奋斗。

也想到了李立、周尧、付佳明,那些背负了更多东西的人,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还有一一,她的儿子。

这一刻,依然教授真心想要卸下医生的担子、责任,只做一个母亲。

天终于蒙蒙发亮了,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然而,谁也想不到新的一天迎接他们的又会是什么。

董萧才起床,就接到汇报,已经登记在册的这几天前后有十几人失踪了。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