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并没有什么为什么,是它想多了。

梦梦摇了摇头。

“不管是什么原因,你和凤殊能够重新走到一起,那个凤殊一直都没有能够亲眼见到的二师兄都是最大的问题。要是他真的也出现在了这个时代,迟早都会见面的。以后就知道为什么了,搞不好根本就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因为同时出现在这里,所以你们才得以重聚。”

“什么?”

剑童不明白它的话题为什么一直绕着自己少爷。

“算了,说这么多也没用,根本都见不到人,也许凤殊这一生到死也还是见不到她二师兄。真的那么有缘的话,当初就师兄妹俩早就见面了,哪里需要等到这一世?”

梦梦再次确认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就没有见过面?也许见过了只是小姐没有说。”

“我在凤殊识海里溜达了多少遍你知道吗?掘地三尺都不知道多少次了,她自己遗忘掉的记忆我都知道,你觉得我会不清楚她说没说谎?以为她是你呢,没见过也硬生生说成见过,虚荣心真强。”

“人脑比你所能了解的要更为复杂神秘,不要以为你就真的掌握小姐所有秘密了。她自己都不清楚的东西,肯定也不会展现给你看,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人

体都会本能地保护自己。”

“随便你,反正和你说不清楚。凤殊醒了再说。”

梦梦表示不和他一般见识,剑童也不愿意和它继续讨论一个没有结论的话题,“要不你还是在外面守着小姐吧。施耀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也许搞不好还有另外的人也出现在这里,小姐身边没人不行。”

美少女逆光写真出尘艳绝

“不去,刚才我已经通知凤小七去守着了。她和萧崇舒那家伙搞不好已经在谈情说爱了。”

“那施耀呢?”

“那小子不肯离开,已经进入我制造的幻境了,等到合适的时候再放他出来,要不然烦死了,话太多。”

剑童大吃一惊。

“你好端端地将人弄进幻境去干什么?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死了就死了,那也是他自作聪明。之前已经再三提醒不要乱走动,他不听劝告,出了事也是他自己倒霉。真有能力,就算出不来也不会受伤,就算受伤也不会死掉。”

梦梦满不在乎。

“他是七小姐的朋友,是施家继承人。”

“那又怎么样?每一个世家都会有继承人,那么多世家,难道就因为他们的身份问题,被人当面打脸了也不给点教训?你这么窝囊,将来离开了我们你要怎么办?准备做一把残剑吗?”

它的话再次刺痛了剑童的心。

“我现在就是一把残剑,那又怎么样?!”

“没怎么样,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又没准备要欺负你。像你这种形态的,我想制造幻境也要费点心思,才不想要浪费时间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梦梦相当于是退让了。

“你们吵完了没有?总是说施耀吵,我看你们两个才真的吵。”

小绿晃悠悠地出现在婴儿床头。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早进来了,你们顾着聊天,哪里注意得到我。”

“可恶。”

梦梦恨恨地跺了跺爪子,尽管没怎么用力,但是婴儿床还是明显晃了晃。

“喂,别用力,现在是在水面上,将人晃醒了怎么办?他们哭起来可大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得太好,中气十足。”

剑童已经不再看梦梦了,“小绿,小姐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不安?”

“别担心,七小姐已经在她身边了。以他们的战斗力,就算再来一群施耀这样的人,也能够阻挡一时,我们有足够的反应时间。别看梦梦说话不好听,它其实很关心小姐的,根本就不可能克制自己不去查探小姐那边的情况。一旦出现异状,它肯定第一时间就冲过去了。”

小绿的安慰很有效果,剑童松了一口气。

“我也清楚,但要是来的是强者怎么办?”

“来的要是谁都对付不了的强者还能怎么办?实力不如人,就只能够三十六计走为上,逃不了就只能听天由命任人宰割了。亏你还是人类,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梦梦对此表示鄙夷,“你总是想东想西的有什么用?还不如将自己练得更加锋利一点,将来能够自主护主。看剑群就练得很好,一旦有不对劲,它们就会立刻收起漠不关心的散漫状态,瞬间出现在凤殊周围阻止人靠近。”

“说到剑群,刚才很奇怪,好像有新的剑加入剑群了,它们直接冲进了凤殊的体内,速度快得我都没有来得及辨认清楚。可惜这一次没有办法跟着进去,被那层奇怪的白雾给拦住了,更搞笑的是,那层白雾有些像是白果的气息,可不管我怎么仔细辨认,到了最后又都是似是而非的结果。”

“白果不早应该被消化了吗?而且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大部分都已经到这两个崽子身上去了。”

“我没这样说过,是小姐说的,她其实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为了不让我们继续问下去才说消化了。

白果看起来只是小小的一枚果子,但蕴藏的却是多年精华中的精华,一时半会是消化不完的。两个孩子虽然也得到了一些,可他们到底是孩子,当初也不过是因为还是胎儿,所以才能够因为母体而得到了浸润,可归根到底,白果是进入了殊殊的身体,并不是进入他们两个的身体,大部分的精华肯定还是留在她体内。”

小绿的解释让剑童高兴起来。

“这么说,现在小姐周围的那层白雾其实是白果的精华外化所致?”

“我也不知道,刚才只是观察到了一丝白果的气息,那层东西我也搞不清楚是什么,很陌生,不过也不用担心,我能够感应得出来,对殊殊是起保护作用的,并没有恶意。”

梦梦哼了哼,“你怎么能够确定没有恶意?连我们这些亲近的都不能够靠近凤殊。”

“要是有恶意,梦梦你现在就不会在这里和我们闲聊了,应该上蹿下跳着要灭了它们才对。”

小绿的揶揄得到了剑童的附和,“对对对,梦梦前辈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们都知道的。”

“知道个屁。真的知道就不会总是跟我顶嘴了,你那态度是尊敬吗?我年纪可是比你大多了,我看你一点都没有要尊老的觉悟。”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老。你要是老了,那我这个比你年纪大的更是多得多的家伙怎么办?等死吗?”

小绿替剑童接下了这个刁难。

“你总是向着他。”

“我是向着道理。”

两位前辈的声音都越来越高,剑童赶紧将话题拉了回来,“按照两位前辈的观察所得,你们认为那股奇怪的新鲜气息是来自于这里面,还是在外面?”

“不会是这里面。小世界在是小世界之前,是我的星球。我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根系几乎遍布整个星球。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熟悉,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我都掌握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情况。只要是在这里生活的生命,我就有所了解,绝对不会一无所知。

那股气息不是这里面的,更有可能是带进来的那批人当中本身所携带的,或者是像施耀一样,从外而来。”

“要真是这样,更有可能是从外面来的。可恶,之前还以为小世界很安,现在看来就像筛子一样,根本就防不胜防。”

梦梦开始考虑要不要劝凤殊干脆放弃小世界算了,“我曾经听说过,在小世界还没有完长成之前,主人只要下定决心不想要它,它就会自动毁灭。”

剑童并不了解这一方面的信息,尽管如此,却并不妨碍他做下判断,“小姐不会这么做的。少爷很喜欢山山水水的,小姐也同样。慧山大师最后的落脚点听说就是在连绵不断的群山之中,由此可知他们师徒四人都是非常喜爱山水天地的。这样的人只会爱护自然,让他们去毁坏自然,就像是要杀了他们一样。”

“剑童说得对,小姐喜欢树,你又不是不了解。她怎么可能忍心毁掉小世界?小世界要是毁了,意味着我也会被毁掉。白果要是还在,有种子的话也倒无所谓,大不了重头来过,慢慢再长就是了。可现在白果也没了,短时间内我没办法重新移植到外面去。”

这是小绿的缺点,它并不觉得需要对同伴隐瞒。

“不是说一两百年就能重新长出来吗?”

“积蓄了足够的魂力才能够有机会花一两百年的时间孕育出白果。”

“要多长时间才能积蓄到足够的魂力?”

“时间不定。我现在还不是很熟练,第一次就用了几千年。”

小绿打了一个马虎眼。

小绿的回答不单只让剑童惊诧不已,也让梦梦瞠目结舌。

“几千年才能制造出类似的精

卵,然后又要一两百年的时间来结合,最后结果又要多长时间才成熟,真正的可以实现种子的使命?”

“那更加没有办法控制。一旦脱离枝头,种子能不能够生根发芽就不在我的约束范围。要是刚好环境合适,条件上佳,一落地就开始长也是可能的,要是运气不好,掉到了没有生机的土地上,种子通常会自我封存,等待来日。运气好的话,时代变迁,随着环境变好,也是可以重见天日的。运气坏到底的话,睡着睡着就死掉了。”

一句话,时间到底需要多长,也不是它能够说得准的。

“小绿,那从生根发芽开始,长到像你现在这种规模,要用多长时间?”

“你不如直接问它多少岁了,又不是外人,说话这么委婉。”

梦梦其实也很想知道小绿的真实年龄。

“真正有意识的时间已经很长很长了,我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有多长久。反正凤初一遇见我的时候,身边根本就还没有你。”

“你怎么知道就没有我?也许我就躺在他识海里睡着大觉!”

“不可能。他的气息表明了只有他一个人,很纯正。”

“那是你当时太过弱小,所以才看不出来。凤初一那家伙从头到尾就气息不纯正,身上杂糅着非常多奇怪的气息,我一开始就非常不喜欢。”

梦梦一提起这个就忍不住吐槽,“我们兽族嗅觉灵得很,可他倒好,身上一堆奇奇怪怪的味道,更奇怪的是一时是这种气息为主,换个时间换个地点,又不打招呼变成了另外一种气息为主,就像是随心所欲在切换不同的人格一样,连带着整个人给人的印象都不同。

面貌没有改变,可是言行却会有细微甚至南辕北辙的巨变,精神力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神奇的我都要以为他压根就不是人类,而是比我都要更加独特的存在。”

剑童听到这里总算插嘴道,“也许他是多重人格?”

“不是,他是自己随意切换,就好像随时随地在练习一样。到了后期,他身上的气息就像是融合了一样,比一开始时要干净好闻得多。”

“也有可能是你的嗅觉到了后面总算是发育好了,才能够正确地感应到别人的气息。”

小绿的揶揄居然没有惹恼梦梦,“也许吧。反正后面总算是好了,谢天谢地。”

剑童蓦地道,“你们之前也都说小姐身上的气息很奇怪,是像那位凤家老祖宗一样吗?”

梦梦想了想,摇了摇头,“不一样。凤殊身上携带着的另外的气息更多是守护她的祝福之力。凤初一身上杂糅着的气息很多都是自相矛盾的,带着极其严重的血煞之气,让人很不舒服。凤殊身上没有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反而让人很惬意,总是吸引着人想要靠近她。”

小绿道,“那个应该是她身体自带的异香导致的,和她魂力没有关系。”

“问题是现在她的魂力你不觉得也沾染异香了?血不能神力也不能出动,要不然让那些鼻子灵的强者发现了,乐子可大了去了。”

加上小世界,凤殊不被人当场灭了,也肯定会被抓起来囚

禁,不管怎么看都是为奴为隶的命运。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