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秦枫虽然把鲲鹏小灰给扔了出去,但毕竟这是他的魔宠,不会有人真的下狠手去揍这只可怜的大鸟。

毕竟打狗还要看主人不是,何况这种会说人话的珍贵魔宠,打坏了,也赔不起不是……

不过这样一番举动,也着实把这头嚣张的鲲鹏吓得不轻,屁滚尿流地跟在秦枫的身后走着,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秦枫走的是去贸易区的路,但却不是去内院,而是直接去了知北楼。

等秦枫来到自己的这座产业时,正好是午市的时候。

知北楼上上下下,早已人满为患。

到处都是小二吆喝着上菜的声音,夹杂着雁过拔毛的燕掌柜和副掌柜黑猴催菜的喝骂声。

黑猴倒还好,最多是厉声催促,燕掌柜则骂得十分难听。

几乎把厨房里师傅的祖宗八代都给骂了。

污言秽语清楚得传到了大厅里,让很多在大厅用餐的客人十分尴尬。

甚至有人气得放下了筷子,小声地交流着什么。

清纯少女的黑色森林风

“说什么精品餐饮,菜的分量少不说,还越来越不好吃了!”

“不好吃也就算了,我上次吃了他家的‘春江水暖鸭先知’,回去还拉了肚子。鸭肉不新鲜……”

“唉,环境也不如以前好的……”

“听说隔壁那家风月楼,环境也跟这边差不多,还送歌妓陪酒……不如下次去试试看那边吧!”

秦枫的念力超群,自是把这些窃窃耳语听得清清楚楚。

秦枫停住脚步,在柜台前站了下来。

进去催单的黑猴骂骂咧咧地挑开门帘,一下子就看到了柜台旁站着的秦枫。

他正要跟秦枫,立刻就发现这位二东家面色不善……

黑猴最是会察言观色,急忙自动自觉地站到了一边,闭口不言。

“哗啦”一声,热得满头大汗的燕掌柜也掀开门帘钻了出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束手站在门边的黑猴,厨房里的一肚子火顿时就发了出来。

“小黑,怎么做事的,我不是叫去跟包厢里的客人解释一下……”

黑猴给燕掌柜使了一个眼色,这抠门掌门这才发现,秦枫就站在他的身后。

“二……二东家……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接下来他就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流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

“我可把给盼来拉!”

“这几个厨子简直要造反啊!”

秦枫听得这话,也是一愣。

却听得黑猴解释道:“二东家,厨房里的几个厨师最近选材老是以次充好,菜做得质量也下滑了很多……”

“掌柜去跟他们理论,这几个厨师倒好,最近都罢工了……”

“厨房里根本忙不过来了!”

秦枫看到燕掌柜一副苦瓜脸,知道他刚才在厨房里骂人也是气急了,就点了点头道:“我来处理一下!”

说完,秦枫挑开门帘,就钻进后厨里!

谁知他脚才跨进去……

“哐当!”

一根擀面杖直接就朝着他的面门上砸来!

秦枫想都没想,直接一指点出!

“嘭!”

一根粗壮的擀面杖顿时在秦枫一指之下爆得粉碎,连指甲盖大小的完整碎片都没有留下!

在后厨里光着膀子,插着腰,闹事的十几个厨子顿时都惊住了。

尤其是那扔擀面杖的胖子更是吞了一下口水,缩了缩脖子……

若说现在真武学院上下还有不认识秦枫的,那真是从天外天来的人了。

本来以为进来的是燕掌柜,哪里知道来的居然是秦枫这煞星!

秦枫目光从场扫过,一股强者的威压无形之中就让整个厨房都鸦雀无声。

“做完今天这两顿,还想继续干的留下,工钱待遇上,我们可以再谈!”

“不想干的,拿半个月工钱走人!”

“若是再有人闹事……”

秦枫抬起手来,一把砧板上的菜刀“嗡”地飞起,落到了他的手中。

秦枫冷笑一声,抓住刀身,五指用力!

“咔!”

就好像捏碎一张纸一样,一把精钢菜刀直接被秦枫用手指掰断了!

“闹事的,这把刀就是下场!”

他松开手,好几个外强中干的厨子直接就吓瘫在了地上。

“别……别杀我们……”

“都是……都是刘家让我们闹的!”

片刻之后,秦枫,燕掌柜和黑猴以及一个外表精干,穿着厨服的少年坐在了一张雅间的空桌前。

那厨服少年拱手道。

“这就是后厨为什么会闹起来的经过!”

“小人的师父是主要闹事的厨师,小人不好捅师父的篓子,只好到今日再说出来……”

“请您恕罪!”

黑猴皱眉道:“刘家为了打压我们的生意,捧隔壁那家自己开的风月楼,居然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燕掌柜“噼里啪啦”地打了会面前的算盘,对秦枫说道:“二东家,如果按照这些厨子的要求,把工钱涨到跟风月楼那边开的价格一样,我们每天只接待三十桌是无论如何都要亏本的!”

这抠门掌柜叹了一口气道:“而且他们一闹就涨工钱,怕是开了这个头,以后我们要一直被他们掣肘了!”

“工钱若不如他们的意,要么多报消耗,中饱私囊……”

“要么以次充好,在采购上动手脚。这些厨房里的硕鼠,那真是防也防不住的!”

黑猴也忧心忡忡地说道:“二东家,自从上周得月楼开业之后,我们的业绩就一直在下滑。”

“若是公平竞争也就算了,风月楼为了跟我们争抢客源,居然每天还请不同的当红歌妓去脱衣献舞……”

“每天也只接待三十桌,可真是一桌难求……毕竟……想没有人去都难啊!”

秦枫听着这两名掌柜的话,也知道刘家为了打压知北楼,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现在的知北楼可以说是内外交困,要么减收盈利,要么自己把精品餐饮的牌子摘掉,广接客源……

这样等于在跟风月楼的竞争中,直接投降认输了!

先是知北楼,再是其他行业……

刘家是想要整垮秦枫和梦小楼的所有产业。

这边众人忧心忡忡,殚精竭虑,旁边桌上鲲鹏小灰却不亦乐乎地在磕着瓜子。

就在这“喀喀喀”的嗑瓜子声中,秦枫突然开口了。

“不如我们聘一位行政主厨怎么样?”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