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魂,镇魂,控魂,勾魂,招魂,安魂,摄魂,搜魂,破魂,游魂,寄魂,御魂等等,皆为阴魂法术,在他父亲的笔记里有详细的记载,起源于古巫,归属阴司,沟通阴阳,因此又称为阴阳术。

张闲逐一练习,参悟其中蕴含的真谛,练累了就席地静坐,闭目养神,然后接着再练,练到凌晨时辰,他停了下来,回了房里睡觉休息。

方仙修练,讲究养生,夜里修练法术,但该睡觉还得睡觉,休息自身,方能长久。

而他明悟了安魂咒的真谛,有安眠的功效,阴阳归位,自行维系,睡觉的时候在心里默念安魂,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深度睡眠,促进自身机能的运行,休养精神,休息身心。

天色蒙蒙亮,国公府就开始忙碌了。

婚事已经定下,今天就要具体办事了,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张灯结彩、筹备酒席、写请柬、办聘礼等等,从一大早就忙得热火朝天,气氛颇为喜庆。

张闲也早早就醒了,只觉精神抖擞,血气蓬勃,浑身都是一股劲儿,肚子也咕咕直叫,他感觉能吃下一整只羔羊。

他拿着桌子上的果盘糕点就开吃了,一边填肚子,一边思考着,自从他的身体痊愈了,食量大增,这应该是打开了身体机能的缘故。

用道书里的话说,就是打通了身经脉,需耗大,所以吃得多,书里也有这方面的记载,大多奇人异士,以及武艺精湛的高人,皆是酒肉十斤。

“能吃,身体才能补充营养,才能锻炼出更强的肉身,而肉身强,则根基巩固,固本则培元,道行才能更深厚,”

他心有明悟,他的身体太弱了,根基薄弱,要加强练武,自然道行精进。

过了好一会儿,他吃得差不多了,小颖小田推门进来了,张闲一脸的呵呵傻笑,故意吃得满嘴都是,桌子和地上也洒了很多。

浅粉色毛衣小仙女午后写真

小颖小田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厌烦,小傻子是越来越傻了,这大清早就开始犯傻。

不过小颖小田今天的精神不好,昨晚一直多梦,一会儿梦到去了阴曹地府,一分会儿梦到把拉回来,又一会儿梦到冰天雪地,冷得浑身颤抖,又一会儿梦到迷迷糊糊,头晕目眩,什么也记不清。

因为没睡好,两丫头一脸的萎靡不振,也懒得对张闲有什么脸色。

“少国公,你该刚更衣了。”

小颖小田扶起他,坐在铜镜前,招了一声外面的侍女,拿来衣服,端来水盆,给他更衣梳头,洗脸漱口。

梳理完,绣夫人的侍女来叫开饭了,小颖小田扶着他去膳房,绣夫人坐在正位上,张景今早好没来。

“呵……呵呵,二……二娘,早早早……早安……”

张闲一脸的傻呵呵,呲牙咧嘴的说话,给绣夫人请安问好,绣夫人微笑着,示意他坐下,给他夹菜,让侍女先喂他吃饭。

片刻后,二公子张景才姗姗来迟,面带睡意,脚步轻浮,连头上的玉簪都带歪了,急匆匆的赶来,玩世不恭的眼神带着几分血丝,眼白略微泛黄。

绣夫人见状,不由得眉头微蹙,一眼就看出了张景昨晚做了什么,年轻无度,这可得管一下。

“见过娘亲,给娘亲请安了。”张景连忙行礼请安问好。

“呵……呵呵……景,景弟……早早早……”

张闲坐在一旁,一脸傻呵呵的微笑,也给张景问好,装得像亲兄弟一样。

不过他的目光瞟过,方仙五术,山医命相卜,似乎痊愈只有,双眼通玄,他看别人的面相也另有一番玄妙,张景这是昨晚筵席喝了酒,放纵无度,必然找通房丫头快活了一夜。

豪门子弟,大多都是放纵无度,英年早逝的不在少数,就算是历朝历代的皇帝,也大多是短命鬼。

见张闲的傻笑,张景却是冷冷的瞪了一眼,看着这傻子就心烦,母亲怎么还没把这小傻子弄死。

“盛文,不得对兄长无礼,衣冠不正,成何体统,威仪何在。”

绣夫人喝斥了一声,语气与平时差不多,却多了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威严,抬了抬手,旁边的侍女连忙上前,小心的帮张景戴正了玉簪,连大气都不敢出。

“先吃饭吧,今年的科举就要到了,吃了饭去上学。”

“是,娘亲。”

见母亲动怒了,张景赶紧坐下吃饭,坐得笔直,丝毫不敢像平时那样随意。

张闲见到这一幕,心里警惕,果然,绣夫人表面像个贤妻良母,一旦动怒,心气威严就展现了出来,这一声喝斥,不亚于念咒的真言,让人心神惊恐。

张景快速的吃完饭,老老实实的去上学了。

虽然是王侯子弟,无所谓科举的成绩如何,但如果科举的成绩好,无疑是锦上添花,在朝堂之中更有底气。

等到张景走了,绣夫人淡淡的语气,吩咐了一句:“把盛文

身边的侍女换了,勾惑主人,犯了国公府的家法,不过府里要办喜事了,不宜用刑,让于总管安排她们出府。”

“是,夫人。”

旁边的侍女连忙应声,诚惶诚恐的退了出去,去传信给于季总管。

张闲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叹息,同情那些侍女,国公府的家法甚严,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儿,侍女岂敢主动勾惑,分明是张景酒后乱行,但因为要参加科举了,丝毫没责罚,却反诬侍女,绣夫人的意思是,府内不宜用刑,在府外处死。

因为张景是国公府的二公子,也是阳帝的皇外孙,未婚之前,名声非常重要,与侍女乱来的事儿,绝对不行,若是一不小心怀上了,也就麻烦了,所以必须处理。

可怜了侍女,被张景糟蹋了,还这样轻描淡写的被绣夫人处死。

绣夫人眼神一转,看向了小颖小田,小颖小田吓得脸色都白了,诚惶诚恐,她们也不傻,心里知道是什么事儿,害怕被绣夫人灭口。

绣夫人说道:“等会儿吃完饭,让小欣暂时照顾逍遥,你们留下,逍遥要大婚了,院子里需要安排一番,由你们负责。”

“是,夫人。”两丫头连忙应声,心里忐忑不安,知道这是绣夫人要单独跟她们说话。

张闲大吃大喝,填饱了肚子,被绣夫人的侍女先送回去了。

小颖小田留了下来,绣夫人又让其余侍女退下,气氛立刻凝重了起来,小颖小田心里害怕,差点自己跪下了。

“你们不必害怕,照顾少国公,也辛苦了,等会儿去账房领十个金元宝。”绣夫人说话了,语气很是温和,先奖赏一番。

“谢夫人。”小颖小田行礼拜谢,心里略微安稳了几分。

绣夫人平淡的语气,就像吩咐平常事务一样,又说道:“等会儿帮我拿取几根少国公的头发,跟上次一样,要现从头上拔下来的。”

一听这话,小颖小田不由得心头一怔,当然明白,这是让她们谋害小傻子。

“怎么?你们有异议么?”

绣夫人的语气依然平淡,却让两丫头害怕不已,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她们不傻,如果不从,绣夫人岂会放过她们,更何况她们已经做了一次,这次不做也已经犯下死罪。

小颖小田只得心里一横,也不敢多问别的,应声说道:“是,夫人。”

“嗯。”绣夫人点了点头,这两丫头还算聪明,拿出一张文牒,又说道:“少国公的大婚就到了,你们按照这个清单布置,明天太子府会派人过来验婚,由你们接待,不可出任何差错。”

绣夫人安排着事务,一切如常,对于拔头发的事儿没作多说。

小颖小田接过文牒,行礼退了出去,也不敢多问,赶紧去按照清单办事了。

贴身侍女的权力很大,相当于后勤女官,负责一切衣食住行和相关事务,甚至兼任管家和传令,而在大婚之前,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验婚。

验婚就是女方派人过来,查验男方的状况,也包括男方的生理状况,这可是关系着终身幸福,而验婚的人,一般是女方的贴身侍女,或是闺中姐妹,会跟着女方一起嫁过来。

不过这验婚,牵扯到那方面的事儿,古人比较封建,一般都很隐晦,家主不出面,由双方默许完成。

张闲被视为傻子,就算那方面无能,但联姻是不可改变的,验婚也只是走一个样子。

回到小院,片刻后,小颖小田也回来,开始忙着安排各项事务,先叫来了裁缝,给张闲量尺寸,准备做新郎官的婚衣。

量完尺寸,也就没他什么事儿了,其余事务都由两丫头安排,张灯结彩,置办新物件等等,众人一阵忙碌,气氛颇为喜庆热闹。

他一个人呆在书房,先练剑术,再练道法,劳逸结合,法武两修。

不知不觉快到中午时辰了,书房却响起了一阵喧哗,气氛一变,喜庆之中多了几分压抑,他察觉不对劲,也立刻靠近门边,倾听外面的谈话,侍女们议论纷纷:“刚才传回消息,刘伯带兵剿贼,重伤身亡了,还死了好多侍卫……”

“什么?刘伯身亡了……”听清这几个字,张闲顿时傻住了,其它谈话都模糊了,只觉得一股悲痛涌上心头,他的眼睛湿润了,刘伯是他最亲近的人,怎会就这样身亡了?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