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位天玄境爆发战斗,声势何其浩大,又是在高空,遥远之地也能看到。

距天阳城不过百里之地,一座小城池,玄铁城。城里的人都走出房门,抬头望着上空的战斗,议论纷纷。

“那是什么境界的武者?隔这么远都能感受到强大的气势,”一位淬体境巅峰武者问道。

“是灵元境强者吧。”有炼气境强者猜测。

“两个白痴!”这时旁边一人低骂一声,那两人一怒:“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么?两个土包子,灵元境强者是很强,但也不能飞行,凌空飞行可是要天玄境那等绝世强者才有的能力。这点常识都不知道,不是白痴是什么?”那人讽刺道。

“你……”那淬体武者气不过,就想动手,却被那炼气武者拉住,小声道:“此人知道这么多,即便实力不怎么样,背景也不会差了,我们可得罪不起。”淬体武者满脸通红,不甘地放弃动手。

“算你这人识相,我可是这玄铁城……”那人冷笑一声,开始滔滔不绝地炫耀自己的家世…………

这样的一幕在玄铁城每个角落都在上演。此时,玄铁城中心一座高级酒楼,一间房间,一位老者和一个年约十八的青年正坐着谈论着什么。

“想不到这天阳皇朝竟然藏着这么多天玄境强者,已经不比那血月皇朝弱了吧。”那青年开口笑道。

“这也许还不是天阳皇朝的部实力呢”老者轻饮一口茶水,说道。

“是吗?让我奇怪的是,天阳皇朝既然有这实力,十年前那一战,怎么会让血月攻到了天阳城,连他们那极具潜力的少将军也战死了,还是我们天云宗派人援助方才逆转战局。”青年有些不解。

大眼呆萌美眉学生制服不失清纯唯美生活照

“呵呵,凌天,你还是太年轻了些,看来这次让你出来倒的确不错,可以历练一番。”老者轻笑一声。

“哦?为何这么说?”

“凌天,你当真相信那次是天云宗出的手?”老者意有所指。

“长老是说……不是我们出的手,是天阳皇朝自己的人?”

凌天恍然大悟,却又更加不解,“那天阳皇朝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对他们没好处的吧?”

“呵呵,老夫倒是明白一些,那就是天阳皇朝有意隐藏实力,准备图谋什么。”老者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那他们是图什么?之前刻意隐藏实力,甚至不惜牺牲那么多人,现在却又突然强势起来,暴露实力,到底是想做什么?”凌天陷入沉思,“难道是已经准备好了,实力暴露也无碍了么?……哎呀,好复杂!我还是喜欢真刀真枪地打,搞阴谋诡计不适合我。”凌天彻底放弃。

“说的是,一切阴谋都要实力作支撑,我们就看戏就好了。”老者端起茶杯小酌一口。

………………

叶家府邸,书房。

外面打得惊天动地,叶老元帅竟能静心练书法,倒是令人佩服。

就在这时,管家林海急匆匆地跑进来,气喘吁吁地道:“不好了老爷,外……外面……打……打起来了。”

叶老元帅不急不慢地应道:“知道了,打得这么大,老夫哪能不知道,老林啊,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淡定,要淡定,别和凝儿一样毛毛躁躁的。”

林海满脸委屈道:“不是啊,老爷,是小姐也在那里。”

“什么?凝儿也在,那丫头不是去找七皇子去了吗?怎么会去那里了?”叶老元帅大惊,手一紧,手中的毛笔瞬间粉碎,“不行!老夫要去看看。”

说着,叶老元帅就要往外走,林海急忙拦住:“老爷别急啊,外面的都是天玄境的绝世强者,您去了也没用啊。听说皇上还有许多强者都在,小姐不会有事的。”

“那就这样干等着?”

“老爷等着吧。”

………………

处于战斗中心的珍宝阁,却是唯一完好无损的了。此时,在珍宝阁最高的那座尖塔高层的一间房间,五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正在其中。

“我们要不要阻止?”其中一人问道。

“先不要,让他们打一会,正好我们可以看看这里的人实力如何,”稍微年长的青年摇头道。

“倒真是意外,在这样的蛮荒之地也会有天玄境武者,数量还不少呢。”五人中唯一一名女子开口道。

“而且,仔细看,还有几个不凡之人,都是那叫什么天阳皇朝的人。”另一名青年看着几处战场,评价道。

“廖师弟也这么觉得?我也看到几人很是不凡,这天阳皇朝不简单呐!”最后一名青年感慨一声。

“那我们的计划不会受影响吧?要不要禀告师尊,多派些人来?”第一个说话的人担忧道。

“不用了,蛮荒终究是蛮荒,不管那天阳皇朝再怎么不简单,有我们师兄弟五人足够了。”那稍微年长之人自信满满。另外三人略微觉得有些不妥,却也没有反驳。

………………

“啊!”

空中忽然一声惨叫传来,接着人们震撼地看到,一名天阳皇朝的天玄境强者,一剑穿过对手的头颅,灵元爆发,将那天玄境强者头颅炸碎,鲜血飘洒,形成血雨,无头尸体从高空摔下,在地上砸出方圆十丈的大坑。

一名可以称霸一方的绝世强者就这样陨落了,这是第一个陨落的天玄境强者,此时距开战,不过一刻钟时间而已。

这名天阳皇朝的天玄境强者,修为天玄境五重,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虽然高境界武者寿命悠长不能以外貌判别年龄,但修炼到天玄境还是青年模样,定然是非常年轻的。只见他看也不看那尸体,手持长剑朝着另一处战场而去。

“啊!”

又是一声惨叫传来,另一处战场,同样是天阳皇朝一名青年强者一掌击杀对手,修为天玄境三重,而后同样加入其余战场。

连续两位强者击杀对手,仿佛吹响了胜利的号角,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一位血月强者被生撕,一杆长枪贯穿玄武强者,一道金光万丈的掌印抹杀青龙强者…………不断有着四大皇朝的天玄境强者陨落,这等损失绝对已经伤到元气了,想要恢复过来没个数百上千年休想。

就在这时,“轰”地一声,一道白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入地底,光芒消散,赫然是一道人影,正是四大皇朝此次来人的最强者,天玄境八重的吴清,然而此时的他披头散发,浑身骨头碎裂,浑身是血,再无半点仙风道骨的模样,生机已绝。

阳皇从高空落下,气定神闲,身竟无半点伤痕。只见阳皇大喝一声:“住手!”天地间陡然一静,两方人马同时停手,分为两边对峙。

令人震惊的是,四大皇朝一方,原来四十三位强者,如今只剩一半,其中天玄境八重的吴清战死,天玄境七重战死三人,连血月皇朝那为首之人也被三位天玄境六重之人配合一天玄境七重强者联手杀死,只剩肖璇与龙一二人,其余各境死伤过半。而天阳皇朝的强者,除了几人轻伤,两人重伤,竟无一人陨落,堪称完胜。

“呵呵,朕早就说过,在天阳皇朝,还轮不到尔等撒野,如今尔等也看到了,朕要杀尔等,翻手之间!”看见己方无人陨落,阳皇也忍不住心情大好。

肖璇、龙一等人默然,开战不过半个时辰,便死伤过半,天玄境八重的吴清更是战死,若是再战,无需其余强者出手,只阳皇一人就能瞬间灭杀他们。武道境界越到后面差距越大,一个小境界之差都是天与地的差距,即便同境界,实力差距也可能很大。

“不过,念在尔等修行不易,朕可以免尔等一死。”就在几人以为必死无疑之时,阳皇却话锋一转,可以免他们一死。

“什么?我们可以不死么?”四大皇朝之人一喜,急忙躬身道:“谢阳皇不杀之恩!”

“别急!朕还未说完。朕可以免尔等一死,但是,想活命就得付出代价,尔等明白么?”阳皇一摆手,缓缓说道。

“明白,我们明白!”四大皇朝之人急忙说道,他们可不是傻子,认为阳皇是真念他们修行不易才放过他们的,身为一朝皇帝,怎么会是心慈手软之辈。

“接下来,尔等要付出的代价,要听好了!”阳皇满意地点点头,“第一,四大皇朝各让出十座中等城池!”城池是一个皇朝的立足之地,皇城为上等城池,各军事要塞是中等城池,其余皆为下等城池。中等城池是一个皇朝的重中之重,占领一个中等城池,要占据周围的下等城池将不费吹灰之力,除非有绝世强者干涉。一座中等城池就已经价值不菲,四大皇朝加起来四十座,那价值就不可估量了。

这等条件提出来,别说四大皇朝了,就连天阳皇朝自己人都暗暗咋舌。

“十座?阳皇可真难为我们了,这种事情我们无法做主啊!”第一个条件,他们就答应不了。

“先不急着决定,听听下面几条再做决定也不迟!”阳皇不为所动,淡然道。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