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元老道重塑法身,搞出惊天动地一般的动静,引来了域界中无数大能的关注。

而玉清宗的山门,就在通天峰附近,自然也是被这动静吓得不轻。莫如是,四位大妖王,还有刚加入的岁寒三友,都不禁从玉泉峰上飞了出来,遥遥向通天峰那边看去。

那巨大的灵气漩涡,将天穹与通天峰相连接,远远看天地间仿佛真多了一根擎天支柱似的。灵气漩涡引动的灵气,如同风暴一样从四面八方向通天峰汇聚,让莫如是等人在天空中都有些难以稳定身形。

“这……这究竟是……”莫如是竭力稳定住身形,满脸惊疑的看着通天峰的异象。尽管,他知道那通天峰中,有玉清宗的玄元道祖,却也无法判断这异象究竟是好是坏。

而四位大妖王和岁寒三友,却是想到了通天峰的传说,那座万年来无人能够破解的大阵,不由得说道:“莫非,是那大阵起了变化,通天峰要再现于世间了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道流光从四面八方射来,围绕着那通天峰显现出一道道身影。这些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每一位的身上,都散发着极为恐怖的威势,仿佛一个念头便能毁天灭地一般。

看到这些身影出现,莫如是心中顿时就是一沉,暗道:果然都被引来了,只希望这大阵不要出问题,否则玄元道祖之事怕是难以瞒过这些人了。

虽然,玄元老道只在最初回来时,在莫如是等人面前露出一面,并没有说过自己的任何情况。但是,莫如是还是能够猜到,这位传说中的道祖肯定出了什么问题,不然也不会一直藏身在通天峰了。

而这通天峰的大阵,从自万年前那场大战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打开。万年来,不知多少大能葬身其中,就连通天至尊都不敢踏足。可以说,通天峰就凭着这座大阵,已经是成了神华域界最“年青”的禁地。

因此在莫如是看来,只要这通天峰大阵不出问题,整个神华域界就没有人能拿玄元道祖怎么样。但是,如果这大阵出了问题,而玄元道祖又真的正在虚弱之时,那麻烦可就大了。

看看这些四面八方飞来的身影吧,最差的也都是法相道君的法相化身,这就已经不是玉清宗这几个人能够抗衡的了。而那些通天至尊的大道分身,更是挥手间就能将玉清宗整个抹去,比伸手碾死的蚂蚁都要轻松。

“莫长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四位大妖王,看看通天峰的异象,又看看那些化身分身,不由得声音颤抖的向莫如是小声询问到。

我等你一句话

这四位大妖王,虽然也都算是见过些世面的,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大能的化身分身同时出现在眼前。

原以为,玉清宗就是个新晋二流宗门,二流宗门自然有二流宗门的圈子,他们四个元神级大妖王来这里保护叶赞,也不会遇到太大的麻烦。可是谁能想到,这玉清宗实力虽然不怎么样,可这惹事的能力真是一等一的高。

四位大妖王刚来的时候,就遇到了小萝莉渡化龙劫,显露出了真龙血脉。这就意味着,他们以后很有可能,会对上那些盯上真龙血脉的大妖,甚至是东海那位蛟圣。然后,他们又知道了,叶赞还在跟一个神秘的势力过不去,而那个神秘势力竟然能量产元神大能。现在,通天峰又生出这样的异象,将整个神华域界的通天至尊和法相道君都引了过来。

此时,看着通天峰那边,一个个法相化身和大道分身,四位大妖王心里那叫一个苦啊。

而面对四位大妖王的询问,莫如是也是满脸苦色,看着通天峰那边摇头说道:“四位道友见谅,我如今也是满头雾水啊!这通天峰自万年前被大阵封禁,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只希望莫要波及到了我玉清宗啊。”

莫如是这话,看起来回答四位大妖王等人的,可实际上也是说给那些大能们听的。虽然,他这话说的声音不大,好像也就周围几个人能听到,但是以那些大能的本事,想听就一定能听到。

莫如是现在最怕的,就是那些大能们跑过来,向自己等人逼问这通天峰的情况。而对于通天峰的事情,他不知道的说不出,知道的也不能说,那么最好还是趁这个机会,把暗中表明自己的态度为好。

不过,莫如是的这番打算,却是有些低估了大能们对这通天峰的好奇。

眼见着通天峰的异象持久不息,那些大能们的化身分身们,在看不透通天峰大阵的情况下,自然就把目光转到了玉清宗这边。毕竟,玉清宗和通天峰,有着斩不断的关系,哪怕是已经过去万年之久,可谁知道玉清宗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呢?

于是,距离莫如是等人比较近的一尊法相化身,突然抬手向着莫如是等人这边一抓。顿时,莫如是就感觉眼前一花,再看清周围的景象时,已经是身处那尊法相化身近前了。

“拜见九曜道君!”莫如是强按下心中的惊慌,躬身向着那尊法相化身行了一礼。

这尊法相化身是星光巨人,正是星辰宗九曜道君的化身,数十丈高的身躯完由星光构成,就像是将一张星空的图片裁成了一个人形。只不过,这人形的“星空图片”中,星空显得无比的深邃,无数星辰都在按照各自的轨迹缓缓的运转着。

“免礼!”那星光巨人回了一句,而后指着通天峰问道:“我来问你,这通天峰上的异象,你可知道是何原因引起的?”

莫如是心中顿时一紧,连忙躬身回道:“回道君,这通天峰虽然万年前是我玉清宗的道场,可是自从大阵封禁之后,就再与我宗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再加上,我宗这万年来屡出变故,中间不知遗失了多少传承,哪里还能知道这通天峰的事情。”

“哼!”

听了莫如是的回答,星光巨人却是冷哼了一声,直震得莫如是一阵心神恍惚,显然是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莫如是回过神来,心中不由得暗恨:你们好奇倒是自己进去看,跟我这里装什么牛逼。但是想归想,面对一位法相道君,他可没有底气把话说出来,只能是再次躬身,说道:“道君恕罪!万年来,我宗就再无一人进入过这通天峰,因而晚辈实在是所知甚少,若是道君……”

还不等莫如是把话说完,那星光巨人却是冷笑一声,打断道:“你没有说实话,莫非是以为老夫不敢把你怎么样?”

尽管只是一尊法相化身,可这星光巨人的境界毕竟摆在那里,虽然不至于一眼看破莫如是心中所想,却也能够感觉到莫如是话中是否有所隐瞒。只不过,他没办法确定,莫如是究竟隐瞒了什么,除非是使用搜魂的手段,否则就只能让莫如是自己说出来。

“晚辈修为低微,从未敢踏足通天峰半步,自然难以知晓更多通天峰的事情。若是道君对在下的回答不满意,尽可以亲自前去探查,或者拿晚辈来显一下威风。”莫如是也来气了,这态度虽然还带着恭敬,但话却已经说得再直白不过了,也算是小小的怼了一下对方。

“你当真以为老夫拿你没办法吗!”堂堂法相道君,被一个小小的元神小辈这么怼,这星光巨人顿时就有些怒了。虽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好对莫如是下什么狠手,但“略施薄惩”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这星光巨人刚刚心中起了念头,还没等真正的对莫如是动手,一道火红的身影突然来到了近前,显化出一道法相化身。

“九曜道友,这是干什么,有什么事不能心平气和一点来谈呢。”说话的这尊法相化身,同样身高数十丈,只是看上去并非人形,而是如同传说中的三足金乌,正是太昊宗的东阳道君。

说起来,太一宗的事发生之后,太昊宗和星辰宗瓜分太一宗的势力,这当中自然不可能是一团和气。可以说,明里暗里台上台下,两宗之间可没少生出各种的龌龊,虽然不至于成了冤家对头,但也少不了互相找找麻烦。

因此,看到九曜道君要拿莫如是逞威风,尽管东阳道君和玉清宗也没多好的关系,但也不阻碍过来给九曜道君添点儿堵。当然,更大重要的是,东阳道君也有自己的算盘,既然不可能逼问莫如是什么,那么卖个好说不定能换来什么有用的信息呢。

莫如是转身向东阳道君行了一礼,不过却并不打算领这个情,拱手说道:“多谢东阳道君好意,不过晚辈对这通天峰,的确是一无所知。九曜道君想要拿我这只蝼蚁显一显威风,晚辈又怎么敢不让前辈遂意。”

说完这话,莫如是直接盘腿悬空一坐,竟然是直接将元神从肉身中遁了出来。要知道,对于元神大能来说,虽然能够元神遁出施展一些秘术,可实际上还是需要有肉身保护的。而现在,由于通天峰的异象,周围正是灵气风暴肆虐之时,元神若是没了肉身的保护,在这灵气风暴中绝对难以支撑。

莫如是这做法,说白了就是如同碰瓷。反正我一个小小的元神修士,拿你法相道君也没办法,那就豁出这条性命,啐你一脸唾沫也是好的。

果然,随着遁出肉身,莫如是的元神在灵气风暴中,就如同狂风之中的一点烛火,忽明忽暗的一阵阵闪烁着,仿佛随时都有会在风中熄灭。

这一下,可把九曜道君给将了一军。

没错,莫如是就是个元神境修士,在法相道君面前就如同蝼蚁一只,可这蝼蚁也不是随便能够打杀的。

毕竟,都是正道中人,实力再强也要顾及一下名声,没有说谁的实力强,谁就可以对其它人随意打杀。何况,玉清宗也不是星辰宗辖下的宗门,星辰宗也没有任何的权利,对玉清宗的人进行任何的奖惩。

“这又是何必呢!”东阳道君不由得一阵无语,也不知莫如是从哪里学来的招术。

“你!”九曜真君也没想到,莫如是居然这么狠,这还怎么再“略施薄惩”。他要是这样还动手,他自己的面子,星辰宗的名声,恐怕都要受到不小的影响。

而且,眼见着莫如是的元神,在灵气风暴中飘摇欲灭,九曜真君还不能就这么看着。要是莫如是真的就这么身死道消了,尽管他九曜道君没有动手,可也算是逼死对方的元凶了。

为了不让自己背上逼死同道的恶名,九曜真君又急又恨却也只能抬手一指,一道光芒顿时将莫如是的元神罩了起来。有了这团光芒保护,莫如是的元神终于稳定了下来,但是却如肉身一样闭目盘膝不发一语,一付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样。

“九曜道君好大的威风!”随着一声暴喝,一道剑光从远处飞射而来,落在近前显化出一道法相化身,而且抬手就向着九曜道君的雷光化身斩去。

“灵华道友,且慢动手!”九曜道君连忙叫道。

原来,这飞来的一道法相化身,正是镇守天道山的灵华道君。

这灵华道君,虽然和玉清宗没什么交情,但是对叶赞倒是颇为青睐。

当初叶赞在天道山的时候,无意中引动了天道山的大阵,灵华道君还暗中送了一颗君主级的煞珠给他。而且,后来大梦道君晋升法相境界后,灵华道君受邀请前去祝贺,还曾邀请过叶赞再去天道山。

因此,就冲着叶赞的面子,灵华道君对莫如是也不会见死不救。

当然,以灵华道君的眼力,不会看不出九曜道君并没打算把莫如是怎么样,因此这出手纯粹就是有点借题发挥的意思。

见灵华道君有意向着玉清宗,九曜道君也不好和对方撕破脸,只得在闪开对方斩来的剑光,随手将莫如是的元神丢回了肉身之中,并且说道:“也罢,既然你说不知,那便暂且信你一回。”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