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离带着问情跟着大家一起朝着域上走了。

   其实构建空间通道回去很快,但孟离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构建空间通道回去,而是一步一步走回去。

   大家都这样走,孟离寻思着可能是神巫族喜欢这样走?

   她也没说话,大家都这样耗着时间,她也可以。

   莫非之前神巫族真的是从永夜之地最边缘这样走过来的?如果真的靠脚走的话,这么远应该还有好多年才能走到,也就意味着他们并不是一步一步走来的吧?

   一步数千里?那也算是走吧……

   而且世梵令和元子也很有耐心的陪着她们走,见孟离和问情走在最后面,在这样一群高大的人群中,孟离显得矮又单薄。

   但其实跟人族站在一起时,她一点都不矮。

   世梵令自动的放慢脚步,然后跟孟离并行走在最后面了。

   他小声地对孟离说:“好久不见。”

   “是呀,上次你吃了东西就跑了。”孟离也小声地说。

   前面的阿婆们根本也不管他们在后面说什么,甚至听到他们谈话的声音还走的快了些,还礼貌的回避了。

   短发美女公交车上美拍图片

   世梵令说道:“这不是忙着去找阿婆她们?”

   “可算让你给找到了。”孟离说道。

   世梵令说道:“是,我还与她们共行了一段时间。”

   “做什么?”孟离不知道世梵令到底有什么目的,谁料世梵令说道:“没事做,就跟她们一起慢慢走打发时间,平时来去匆匆,好多地方也没仔细看过。”

   孟离笑了一下:“你挺有闲情逸致的。”

   “元子不也在打发时间吗?”世梵令说道。

   孟离说道:“人家可能是真的想把阿婆们请回去,你纯粹就是因为太无聊,想给自己找点事做。”

   “你们的出发点都不太一样。”

   世梵令叹息:“我也是操碎了心。”

   “辛苦你了。”孟离点头,其实世梵令也算是关心这些事的吧,也是在想办法解决噬灭的吧,他真的没那么冷漠,不然今天不会在这里了。

   前面有人,孟离和世梵令也不太好聊别的,只能闲聊一些,世梵令了解了一下孟离的近况。

   只要静下心来走,孟离感觉还是没花多少时间就到了域上。

   智姑娘应该是提前接到了元子的通知,她带着时枝过来迎接,而刑修随后赶到了,元子看着智姑娘,问道:“你通知他的?”

   智姑娘打量着神巫人,眼睛转动着,对刑修说道:“才不是我说的,是你们路过罗真域那边,他们人通风报信的。”

   元子不说话了。

   刑修也极其慎重的打量着神巫人,神巫的阿婆们就那样老神在在的随意别人打量,别人不说话她们也不说话。

   当刑修的目光落在了孟离和世梵令身上时,他的表情有一瞬间尴尬,不过转瞬即逝,随即朝着孟离投来了一抹嘲弄。

   孟离回以淡淡的目光,世梵令轻声问道:“你们有仇?”

   “没。”孟离淡淡地回应。

   世梵令看了一眼刑修,刑修招呼道:“你来做客吗?”

   “你难道不是做客吗?”世梵令反问。

   刑修:“……”

   “他才不是做客,他现在是我们大位面域的人,落魄了,来投靠我们了。”智姑娘是何时何地都不忘损刑修。

   刑修沉默,表情有几分难看。

   “好了。”元子看向智姑娘。

   智姑娘点了点头,看着神巫一族,元子望向领头的婆落,说道:“称呼婆落吧,这是神巫族对族长的尊称。”

   “好,婆落您好。”智姑娘客气地冲着婆落笑了笑,婆落依旧是那张冷冰冰的脸,点点头:“你好。”

   “我们站在这里也不是回事,我们找地方坐坐吧。”智姑娘看了一眼刑修,孟离,世梵令都在,感觉人好杂。

   而问情则是在快到域上时,孟离就让她回到她的灵魂之中了,她可以一起经历,一起看,但没必要过分暴露在所有人视线中。

   孟离觉得自己太弱小了,都保护不了问情,什么时候问情才能大大方方跟着她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不用顾忌任何事。

   智姑娘的意思是就想大位面域的高层单独跟神巫族接触接触,其余人似乎没太大必要。

   “阿离。”时枝看到孟离,想跑过来和孟离呆在一起,不过智姑娘下意识一拉,时枝愣在当场,有点无措。

   其实智姑娘拉完也有些后悔,感觉自己这般似乎有些小家子气,而孟离冲着时枝温和的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时枝又看了看世梵令,她好久没看到世梵令了,上次想见他他竟然也拒绝,想到这些,时枝有点生气,却也不敢开口说什么,她太清楚自己的地位。

   世梵令触及时枝的目光,极其冷淡,掀不起任何涟漪。

   “都一起去坐坐。”元子知道智姑娘在想什么,所以如此开口,让她放弃甩掉某些人的心。

   智姑娘闻言,只能无奈抿了抿嘴,点点头对婆落说道:“婆落,远道而来,还请这边请,一起过去落座喝点粗茶。”

   “可。”婆落的声音虽然沙哑难听,但是却有一种难言的矜持倨傲之感。

   智姑娘倒也不介意,就领着大家一起走,穿过域上一道道大街,过往行人都看到了他们,他们见神巫一族,只觉得好奇,却不能说出这是什么种族。

   又看到孟离和元子一行人同行,瞬间都觉得这个孟域主不简单,有些人私下嘀咕,早就说过孟域主和高层有关系,如此亲眼见了,才真真信了。

   孟域主旁边那个男人是谁?生的如此惊为天人,看着就赏心悦目,光是那行走见的气质让人只觉得他远离了凡尘。

   比起元子,显然世梵令更加吸引众人目光,再然后才是神巫人,黑袍,牛角,深刻的印在了他们的脑海中。

   拐离大街,到了清幽的小道,尽头是一座古朴的院子,光在外面,就弥漫着一股清香气质。

   智姑娘推开院门,走进去清香之气更甚,院子内就有长长的茶盘,可直接就在此落座。

   元子伸出了手势,对婆落和世梵令说道:“请。”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