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而现在,一路上两个衙役不知道给夏盈两个人制造了多少逃跑的机会,但都被这对夫妻给无视了。

最终,他们一行人还是顺利来到了公堂上。

人刚进去,夏盈就看到了躺在大堂正中央的陈盈。

现在的陈盈还保持着昨天在书局门口被抬走的模样,双眼圆睁嘴巴大张,人就直挺挺的躺在那里,任凭四周围一群人又哭又喊,她却岿然不动。就好像外界的热闹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一般。

倒是董家的管事还有仆从们都在她身边乌压压的跪了一大片,他们哭喊得那叫一个凄厉,刹那间夏盈都以为陈盈在董家都混得是个人物了。

京兆尹端坐在公案后头,他猛地一拍惊堂木。

“堂下何人,见了本官为何不跪?”

这声音她怎么听着那么耳熟?

夏盈抬头一看,她唇角就泛起一抹浅笑。

“相公,真没想咱们来公堂上都能遇到熟人哩!”

顾拓也看到了,他沉沉点头。“启禀黄大人,在下身上有皇上赏赐的举人身份,我夫人就是举人夫人,按照国法我们本就可以见官不跪。”

京兆尹黄大人——也就是当初的江边省知府黄松远,也就是多年前灭了顾记的哪一位——顿时开始磨牙。

正月深秋枫林落叶妙龄少女优雅气质唯美写真图片

他怎么忘了这个人身上还有这个功名了!

他握紧惊堂木。“罢了,既然你有举人功名,那就站着说话好了。被告顾拓,你可认罪?”

“在下不知道我有什么罪可以认的?”面对黄大人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质问,顾拓直接反问。

黄大人冷笑。“原告,你的状纸何在?”

原本跪在陈盈身边放声大哭的董家管事就站起来,他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摸出来一张状纸。

“启禀京兆尹大人,在下乃京兆董氏之家奴,今天我等特奉主家之命,状告顾氏夫妻谋夺他人身份行骗天下!”

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事情从一开始就朝着他们预期之外的方向走去,夏盈心里略慌。

顾拓也沉下脸。他听着这个董家管事将状纸上的文字念完,他心里就有数了。

黄大人当即又问:“顾拓,对于董家的状告,你可承认?”

“他们有证据吗?”顾拓问。

“我们既然过来告状,那就当然准备了充足的证据。”董家管事立马就道。

黄大人也拍下惊堂木。“带人证物证!”

马上,就见一个年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人手捧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顾拓见到这个男人,他当即身形一晃。

“大哥。”他低呼出声。

夏盈立马也眉心紧拧。

顾拓的大哥只有一位,那就是当初那个霸凌了他无数年、差点害得他被活活打死的冉家嫡长子!

可是,那一位不是早和冉家一起灰飞烟灭了吗?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只见这个男人走进来,他的目光也立即落在了顾拓身上。

“岑元,好久不见。”他冲着他微微一笑。

夏盈可以清楚的看到顾拓的身体一直在发颤。

曾经的噩梦元凶出现在面前,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让自己没有当场崩溃。

知道顾拓现在维持着这样看似平静的表象已经十分艰难了,所以夏盈立即站出来:“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丈夫的表字的?”

“因为我是他大哥,冉家嫡长子。我叫冉凌云。”中年男人高声道。

说话间,他的目光还审视的在夏盈身上扫视一圈。“你就是岑元娶的媳妇?果然,能和野种相配的也就只有你这种野妞。”

“你胡说什么!”夏盈气得低吼。

冉凌云却一脸得色。“我就知道,这件事他一定没有告诉你。苒凌之,现在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觉得这些话是我来帮你说,还是你自己说?”

顾拓终于开口。“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

“呵呵,就算你再怎么否认,那你也总不能否认这一根用我们冉家独特的锻造手法打制出来的暗器吧?”冉凌云冷笑着,他从托盘里拿出来一根细细小小的银针。

这银针和外头惯常见到的银针不一样,要不是被冉凌云捏在手里,大家几乎都注意不到这一根银针的存在,因为它实在是太细了!这粗度差不多和头发差不多,而且那么细那么短,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楚。

“这就是物证吗?”上头的黄大人忙问。

冉凌云立马又双手将托盘高高举起。“启禀大人,正是。”

“呈上来!”

衙役将托盘送到京兆尹跟前,冉凌云还在高声道:“不瞒大人说,这根银针就是小人从董家十三少夫人的眉心再往旁偏了约莫半指宽的位置发现的。也正是这个东西,彻底将董家十三少夫人给变成了一个活死人!这么精巧的锻造工艺从来都是我们冉家独有。小人本来以为这个本事现在只有小人一个人得到了传承,所以昨天刚看到银针的时候小人都吓了一大跳。不过现在看到了他,小人就彻底明白了!毕竟他也勉强算是半个冉家人呢!”

黄大人一个文官,他当然看不懂这个兵器上的门道。

不过董家早已经贴心的请了兵器专家对这根银针做了充分的研究,相关的结论都写在旁边的小册子里呢!

黄大人拿在手里打开看一眼,他就一目了然。

“神机营里的机关大师都确认此物的制作手法出自早就已经倒下的冉家。顾拓,对此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顾拓一脸冰冷。“你们联起手来把一切都串通好了,现在我再说话又有什么用?”

“大胆!你竟敢藐视公堂!”黄大人怒喝。

此时又听冉凌云道:“府尹大人请喜怒,其实这些证据都是次要的。小人这里有一个最直接的证据,那就是——所有人在入神机营之际肩膀上都会打上一个烙印,就如小人身上的一般。”

他拉下肩头的衣衫,就露出肩膀上那个明显的‘神机’二字的印记。

夏盈的心口都揪紧了起来。

同样的印记她早就见到过了,就在顾拓肩膀上同样的位置。但因为衣服的遮挡,除了他们夫妻二人外并没有人知道,所以顾拓的身份一直隐藏得很好。

可是现在,如果他真的也露出这个标记,那就证实了他这个神机营逃兵的身份,董家就可以借此机会大做文章了!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