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牺牲,自然得有人顶上。

为减少伤亡,第二突击小队不再贸然闯入,等多名防弹盾牌手到位,盾牌交错在前,十数特警在后,徐徐推进。

还有一个小队直接从楼顶滑降至窗口,如神兵天降杀入房内。

客厅,尸体横七竖八,穿着特警制服,涌入的第二批特警小心翼翼避开尸体,搜寻客厅。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向卧室那扇门,这时地上一具穿特警制服戴着头套被忽略的尸体动了。

枪声大作。

这“尸体”体手握两支p5冲锋枪,疯狂扫射。

分散客厅各处近二十名特警猝不及防,弹雨纷飞中摇摆着倒下,防弹衣只能护住他们前胸后背,护不住头脸下身。

“还是用枪杀人爽。”

假扮特警尸体的龙门高手说着话坐起来,瞧了瞧两支打光子弹的冲锋枪,颇为惬意笑了笑,更换弹夹。

这负责殿后的汉子不打算离开。

楼顶上。

清纯女孩居家写真

十多个身影在夜色掩护下,快速移动,无声无息扑倒一个又一个持枪警戒的特警,然后跃到另一栋楼的楼顶。

这些人飞檐走壁远离险地。

“阿龙,你可以撤了。”

陆铭打通殿后那人的手机,命令其撤离。

“堂主,他们上午杀了我的好兄弟,我不杀够他们一百人,不解恨,你们先走,别管我,我不会有事儿的。”

阿龙说完挂断电话。

“这小子……”

陆铭无奈摇头。

阿龙铁了心要为好兄弟报仇,陆铭不好强行要求阿龙撤离。

“走!”

陆铭带着一群人离去。

远处,一栋楼房的楼顶上,一男一女,傲然而立。

男的,是布鲁森家族多姆男爵,而站在多姆右侧的美艳女子,正是被多洛雷斯赋予初拥的李燕妮。

“从楼里逃出来那些人,都是苏昊的手下,你不是一直想体验杀人的感觉吗,他们是最佳目标。”

多姆笑意玩味瞥一眼李燕妮,多洛雷斯让他带着李燕妮,指导李燕妮如何运用和掌控强大能力。

“好……”

李燕妮冷笑,妖冶容颜多了一抹残忍嗜血的意味,显然,此时的李燕妮,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娇滴滴的花瓶。

多姆笑道:“去吧。”

李燕妮再不多说,飞身而起,掠空追击陆铭等人。

陆铭等人从一栋三层小楼的楼顶跃下,落在一条僻静小巷里,走出这条小巷,就彻底脱离这片街区。

算上陆铭,十一人昂首挺胸走向巷子口,距巷子口不足二十米时,突然一个身影从天而降,落地无声。

陆铭眸光一凝,盯住挡路的人。

其他人或皱眉、或缓缓握拳,并未因挡路的人是女人而掉以轻心,对方穿着高跟鞋,落地无声,足以说明是顶尖高手。

“你是什么人,谁让你来的?”

陆铭想问清楚李燕妮的来历。

“你们马上都会死,知道我是谁,没什么用。”

李燕妮冷笑说话,迈步逼近陆铭等人。

“装神弄鬼!”

一汉子挺身而出,冲到李燕妮面前,出手抓李燕妮脖颈。

李燕妮动作更快,抬起的右手后发先至,掐住汉子面门,长而尖的指甲嵌入汉子颧骨、头盖骨,猛地一捏。

砰!

汉子头颅爆开。

无头尸身踉跄倒退数步,栽倒。

陆铭和一众手下愣住。

李燕妮伸出舌头,舔了舔溅到嘴边的一滴血,旋即皱眉,颇为嫌弃吐出去。

“你……你是吸血鬼……”

陆铭面露惊容。

“拜你们那位年轻的尊主所赐,我才有机会变成吸血鬼。”李燕妮说完狞笑,露出吸血獠牙。

“分头走!”

陆铭当机立断。

他们这群人,跟吸血鬼硬拼,等同以卵击石。

武道高手,动作再快,快不过吸血鬼,十人刚要散开,李燕妮好似瞬移,冲杀过来,长着长长指甲的纤美双手,将一个又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撕碎,血肉飞溅,残肢断臂散落在地上。

最后,李燕妮一只手掐住陆铭脖颈,把陆铭抵在墙上。

陆铭无法挣扎,呲目欲裂盯着李燕妮,道:“尊主不会放过你,会把你和你的同类赶尽杀绝。”

噗!

李燕妮另一只手戳入陆铭心窝。

陆铭痛苦瞪眼。

李燕妮掏出陆铭的心脏,捏碎,恨恨道:“你的尊主,迟早有一天,会像你心脏一样,被我捏碎。”

陆铭张着嘴,说不出话,这状态持续不到两秒,头一歪,死了。

龙门最强堂主惨死。

这世间又少了一位一流武道高手。

李燕妮甩手把陆铭扔到一旁,环顾散落在四周的残肢与尸体,撇嘴鄙夷人类的弱小与肮脏。

体验了杀人快感,感受到自身的强大,李燕妮信心大增,呢喃:“苏昊,我会让你悔青肠子。”

弥漫着血腥味的巷子里。

李燕妮狞笑,边笑边走入黑暗之中。

另一边。

筒子楼里。

为了安,特警们退到楼梯口。

前前后后填进去二十五人,没一个活着出来,更可悲的是,死这么多人,居然没搞清楚屋内到底什么情况。

严阵以待的特警们多紧张,瞧他们的眼睛就知道,虽然一个个脸捂的严严实实,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隐藏不住心绪的剧烈波动。

高层下达暂时停止行动的命令,遭受挫折的特警已想到,攻坚战应该是留给了更厉害的作战单位,比如三角洲部队。

三角洲部队,简称cag。

世界最顶尖的反恐部队。

这支成立于四十多年前的陆军特种部队,有着无数荣耀。

只是三角洲东部基地在一百三十英里外,搭乘最快的武装直升飞机,也得四十分钟才能赶到这里。

四十分钟,对在场所有人而言,是漫长的等待,但人们宁愿等,也不愿再冒险,去送死或承担责任。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