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蹄?”祁庸眉头紧皱,“髭肉都是卑贱之物,更别说髭蹄!”

主子怎么能吃这种东西?

这家人未免太不知分寸。

“这位大叔,”黄川笑着解释,“桌子上还有别的菜,羊肉、鱼肉、鸡鸭都有,不吃猪肉还可以吃别的。”

“那也不能……”

“祁庸,住嘴,”姬瑄笑着接话,“劳烦你们了。”

“王兄,祁叔,”韩义解释道,“桌上放髭肉,并没有怠慢贵客的意思,髭肉在乡下已经是难得的好东西,寻常人一两个月才吃那么一次。”

这种话,姬瑄还是第一次听到,格外不解,“髭肉那么难吃的肉都有人吃?”

“王少爷,”黄川解释,“乡下人家,不管是什么肉都能填补油水,总比喝野菜汤糊弄肚子强,而且,猪肉没你想的那么难吃,比羊肉香多了。”

“没错,”韩云认真地点点头,“王少爷,婶子做的东坡肉特别好吃,又软又香,老少皆宜。”

“这样么?那我一定要尝尝。”

“主子!”

清纯大眼睛美女露白嫩咪咪好诱人写真

“没事,尝尝而已,无妨,别人都吃得,我也能吃。”

闻言,黄川对姬瑄的印象好了很多。

虽然是娇生贵养、不知疾苦的公子哥,却没什么架子,平易近人。

“不说这些,先回家吧,再拖饭菜都凉了。”

姬瑄刚踏进院子,就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冷香,放眼望去,看到墙角开的肆意而茂盛的红梅,顿时诧异。

“这时间,怎么还有梅花?还是罕见的红梅。”

他的梅园都没有几棵能比得上眼前这株。

让他忍不住想挖回去。

“婶子从山上挖过来的,养的比较好,”察觉到姬瑄眼眸的觊觎,韩义貌似随意地开口,“这棵梅花是黄家的宝贝疙瘩,我爹求了婶子许久她都没松口,只说来年分株给我爹一棵。”

“原来如此,”姬瑄有些惋惜,“也对,君子不夺人所好。”

知道韩义带人来,姜暖让人在厅堂摆了两桌席面,妇孺孩子在一桌,男丁们在另外一桌。

房间很宽敞,即使放了两张桌子,依旧有空闲。

姬瑄来时,黄家人已经坐好,就等人来齐了吃饭。

乍一看一屋子的男女老少,他一度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王兄。”

“五个空位,”韩义笑着说,“正好留给咱们的,一人一个,别客气。”

韩义说完,把姬瑄拉到姜暖下手的位置坐下。

“确实这样,”姜暖笑道,“咱家跟别的地方不一样,没那么多规矩。”

“看出来了,”姬瑄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非常不自然,“给婶子添麻烦了。”

登基后,似乎第一次坐在客位,还是如此简陋的板凳。

这感觉,说不出的复杂。

“无事!”姜暖点点头,开始招呼韩云,“小云赶紧坐下,今儿好几道你爱吃的菜。”

“婶儿,还是算了。”

韩云想哭,他想坐,但是旁边这位不肯。

三次,整整三次,拉着自己的胳膊不让动。

“说什么呢,快坐下吃饭,”视线转移到旁边的祁庸,姜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位,大哥,您也坐下来吃顿便饭。”

不经意地打量一下祁庸,姜暖眼神疑惑起来。

面白无须,腹有威严,怎么感觉,有些像太监?

可是,这怎么可能?

黄家口偏僻的熟人都找不到路,怎么可能有太监?

简直天方夜谭!

“姜娘子不用管某,某伺候主子吃饭就行。”

闻言,姜暖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声音又粗又低沉,肯定不是太监。

就知道,自己想太多。

“大叔,你还是跟我一起坐下吧,”韩云小声解释,“一岁多的大丫都要自己吃饭,别说你家少爷了。”

闻言,祁庸一头黑线,下意识的往旁边的桌子看去,立刻发现一个白胖的小娃娃坐在奇怪的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她的面前,放着一个木碗一个木勺。

“不成,这简直……”

大逆不道四个字还没说出来,祁庸就听到姬瑄的声音,“坐下来一起吃,别磨蹭,我有手有脚的,不需要伺候。”

言语间,蕴含着一股羞恼。

他感觉自己还不如一个奶娃娃。

“祁叔赶紧坐吧,”韩义连忙打圆场,“这没那么多规矩的,你别有心里负担。”

想当初韩云不也这样忐忑,结果适应的比谁都快,现在来这吃饭,跑得比他这个少爷还快。

“恕老奴越矩。”

祁庸虽然顺从的坐下来,却没动筷子,屁股也只是沾了一点凳子。

目光在主仆俩身上漫不经心的掠过,姜暖轻咳一声开口,“贵客已入座,咱们开饭。”

话音落地后,众人立刻拿起筷子。

“王兄,你尝一下炖羊肉,用香料闷煮的,别的地方吃不到。”

韩义说完,自己夹了一个肉丸放到碗里,优雅地吃起来。

“红烧鱼也好吃,”韩云跟着推荐,“不过要小心鱼刺,别吞进喉咙里。”

说完,他给自己夹了一筷子的东坡肉,吭哧吭哧吃起来,动作不算粗鲁,咀嚼的速度却很快。

祁庸看到这一幕,恨不得抓住韩云打一顿,跟当今圣上坐在一起吃饭,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居然只顾着自己吃,简直过分!

“是么,”姬瑄点点头,“我尝尝看。”

说完,吃一筷羊肉,立刻惊艳的捂着嘴巴,没有一点羊肉膻腥,麻麻的辣辣的,非常美味。

“居然放了茱萸?”祁庸很不高兴,“主子不能吃辣的。”

“抱歉,某考虑不周,”韩义低下头,“喝点汤或者吃点青菜怎么样?这些也好吃。”

“没事,是祁庸大惊小怪,某觉得非常好吃。”说着,警告地看一眼祁庸,“吃你的,别管我。”

“喝点汤,”姜暖看到姬瑄微红的嘴唇,“韩义,王家少爷不知道碗在哪,你帮他装一下。”

姜暖怕来人不能吃辣,只放了一点点辣椒粉借味去腥,微辣而已。

没想到有人这点辣都不能吃。

“不用,真的不用,某不爱喝汤。”

他早就喝够了各种汤汤水水,尤其是那些滋补身体的。

顶点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