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热度了一段时间,又被新的新闻盖了过去。

颜伶儿松了一口气。

继续拍戏。

不过导演本身不喜颜伶儿,再者闹了这么一出,楞是把颜伶儿的戏份给减少了。

有些特写也没有了。

气得颜伶儿在化妆间跳脚大骂。

而且剧组的人都用或怪异或嘲弄的眼神打量着她,这让她觉得多待一分钟都是煎熬。

过了一段时间,这部戏也杀青了。

杀青之后孟离果断把颜伶儿给雪藏了。

关誉对此没有一点意见。

还说孟离干的好。

就这样耗着吧。

清凉可人美眉甜美生活照

而且以颜伶儿现在的名声,也没有人会邀请她拍戏了。

当电视剧上映之后,是关于颜伶儿的一片骂声,不过过了几天,网友冷静下来看电视,倒还觉得不错。

这部戏倒也获得一众好评。

收视率也很高。

杜悠然气运是真的强,果然用这部戏打响了名气,让她慢慢的被众人所熟知。

又接下了一些代言,和两部电影。

开始在这条路上走运,事业也慢慢在上升。

颜伶儿又急又惊。

但无计可施。

公司也不给她解约,就这样耗着,难道还要耗上几年嘛。

想直接换公司,可面临的就是天价违约金,她付不起。

而且别的公司基本也不会要她。

颜伶儿心里明白,与其花费大量的时间心血给她洗白,都可以给重新捧出一个比她年轻的女星来。

换成是她她都不愿意浪费这时间。

可几年之后还能吃这碗饭吗。

都老了,粉丝们又还有谁记得她。

但骂名几年之后也还在。

她一刻也不想耗下去,这种日子很难过。

恨不得换个壳子。

顶着这个壳子,出门都要带上厚厚的口罩墨镜,从头到尾武装,生害怕被人认出来。

最后还是耐不住性子,又出现在关誉的身边,偶遇什么的都玩过。

可关誉的好感度越来越负。

系统也特别失望,知道颜伶儿是彻底没戏了。

一个出过这种新闻的人,按照关誉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和她好的。

颜伶儿却感觉不到系统的想法,还在一个劲缠着系统给她出主意。

甚至提出让系统再给她换一个壳子。

这可把系统气坏了。

谁要再陪这个撒比女人耗下去。

还想换身体,咋就不上天呢。

以为换个身体就跟换件衣服一样简单吗?

系统直接说道:

“再见吧,傻x。”

说完颜伶儿便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她脑海破壳而出,痛得她意识都有些模糊。

她直觉系统要走,连忙用意志力阻止系统的离去。

一边哀求道:

“系统,求求你,你不要走。”

“再给我一次机会。”

系统冷哼一声:

“我已经给你机会了,但你还是没有做好。”

大概这个女人运气是真的霉,按道理那些操作都没有什么问题。

但事事就是不顺。

这样一个浑身带着霉运的女人,他还是不要了。

颜伶儿头痛欲裂,抱着头哀嚎出声,但颜伶儿却无力阻止系统的离去。

她无法忍受这种痛,彻底昏迷了过去。

孟离正在办公室里闭目养神,6018出声:

“有动静了。”

孟离睁开眼睛,还想问什么动静呢。

又听见6018急急说道:

“我去去就回。”

孟离说了个好,没什么感觉,6018没和她绑定在一起,对方的行踪她感觉不到。

心里不担心6018,看他的样子挺胸有成竹的。

看样子那个系统是走了,6018去追了。

对方系统按捺不住要走也是正常的。

颜伶儿想要攻略关誉几乎已经成了不可能的事情,关誉只要一提起颜伶儿都是一脸厌恶。

一看到颜伶儿靠近都躲的远远的。

生怕自己中了招。

要不是看到颜伶儿已经被雪藏了,又背负着那么多骂名,日子一定不好过。

关誉都想再给她点教训。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攻略?

人心这个东西有时候好掌控,但有时候也最难掌控。

而她这里也没什么进展,一点仇恨值都得不到。

剧情里颜伶儿就很顺风顺水,几次不经意的撩拨和勾引还有几次意外,就把一个男人的一颗心给勾走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孟离也在这段时间想了很多。

比如……

有什么奖励。

过了半天,6018的声音在孟离的脑海中响起:

“抓到了。”他的声音略带疲惫。

孟离笑了笑说道:

“看你累着了。”

6018说道:

“不算累,这个系统能量不多,没怎么挣扎就抓到了,已经封印起来上交了。”

孟离问道:

“那上交之后,他们的命运是什么?”

6018叹了口气:

“不知道,既然上交肯定是有用的。”

孟离抿了抿嘴:“好吧。”

6018没声了,约莫去休息了。

孟离感应了下系统空间与她的禁制,还未松动。

任务还未完成。

不过颜伶儿已经没有了系统,就翻不起风浪了。

孟离觉得自己已经在办公室坐了很久,打算出去旅游一圈。

一个人出去的,孟离喜欢一个人走走看看,世界很美,大自然很神奇,说不得有所感悟。

而颜伶儿醒来之后,在脑海中疯狂的呼喊着系统。

但颜伶儿再也没有得到过系统的回应。

颜伶儿跑到镜子前照着自己,还好,还好,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憔悴。

失去了系统,颜伶儿仿佛失去了生活的意义。

她整整一天一夜不吃不喝,就那样躺着。

泪流满面,如果曾经不曾拥有,失去也不会这么痛苦。

但随着时间的发展,颜伶儿发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就是她很嗜睡,一天至少要睡十七八个小时才能满足她的需要。

去医院检查,医院说是神经系统受到了损伤。

颜伶儿猜测是系统的离去导致的原因,心底一阵悲凉。

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

孟离在外面晃悠了三个月,去了海边,去了山林,去了草原,又去了山区,才感觉到自己与系统空间的禁制松动,才又回到公司。

结果她的助理都跑了,被关誉拿去用了。

关誉让她想上班再找一个助理。。。。

孟离一想,委托者回来上不上班还两说呢。

她在公司也没什么事,公司大事都是由关誉做主的。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