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灵玉守,左右霜尘狼。黑白无常侍,四方鬼狩王。八荒守墓者,十万守灵堂。

   安小语虽然没有仔细问过管理员,但是自从听到了这首诗的版之后,她的心里也明白了一些什么。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安小语还是知道的,管理员不想说的事情,自己就还没有资格接触到事情的真相。

   就算是这个真相是关于管理员本身的。

   管理员到底和天灵族、和守墓人有什么关系?安小语不清楚,那都是已经几万年前的事情了,她一个现代人怎么可能知道当年的真相?她能够猜到的是,管理员在守墓人当中绝对占据着绝对的地位。

   看这首诗就知道了,从前到后都是根据数量和地位来排列的,灵玉守,霜狼、尘狼,黑无常和白无常,释放鬼手王,八荒守墓者,最后面的就是断幺九这些编号的守灵堂。

   而且安小语一直以为,帝国的高手尊称玉守为灵尊,只是因为他姓灵,而且是整个天地里面天道之下的第一人,所以被叫做灵尊也很正常。但是后来安小语就想到,灵尊的名字,会不会是守墓人传出去的呢?

   如果守墓人,如果天灵族叫玉守为灵尊,那么玉守到底是天灵族的什么人?主人?应该不是吧?

   在青色石门的时候,安小语曾经猜测过管理员可能是和百岁一样的门族,但是后来证实并不是。管理员也曾经亲口承认过,他是人族,而并非是其他的什么种族,安小语相信他不会在这上面骗自己。

   那么管理员到底是什么人呢?

   至今为止,安小语直接接触过的守墓人,一共就只有两个而已,一个是断幺九,另一个就是那次出现在帝都闲逛的白无常。他们两个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灵,俯瞰着这个世界,但是却又一点都不关心。

   上一次白曾经跟安小语说过,守墓人当中等级森严、分工明确。四方鬼狩王把守四方,负责清除那些出现的异常神魂和超出规则的生物; 八荒守墓者镇守八荒领地,统领所有的守灵堂;而守灵堂则负责各个辖区具体的管理。

   这一次要去的极北,就是北荒守墓者的领地。

   大爱中分女 女王范

   但是北荒守墓者一般不会出现在别人的面前,白也有好多年都没有找见过他了,这一次来到极北,安小语要见的“熟人”,却是黑无常。

   在从帝都出发之前,白曾经打电话过来,睡眼惺忪地告诉安小语,因为黑无常不喜欢阳光,所以长年盘踞在极北那块地方,现在入秋了,极夜就要降临,秋分之后整个极北都会陷入无尽的黑暗当中,黑无常也会醒过来。

   “所以我要找黑无常做什么?”安小语问道。

   但是终端的那头却响起了忙音,安小语再打过去,就已经是关机了。

   有些无语地想了想,安小语觉得反正不管是北荒守墓者还是黑无常,总不会对自己动手,其他的危险就算是不去找他,自己估计也要碰上,反正顺路,不如见个面好了

   好歹也是管理员的熟人,说不定还能够得到一些管理员的信息也说不定。

   从帝都出来之后,安小语就跟着费戎的连队前往了极北。当初带过来的一个团都暂时移交给了战时临时委员会和军委,费戎自己没有权利去管理,当然职位也不够高,他身为连长,理所当然只能带一个连队。

   安小语没有喧宾夺主,继续让费戎带着他的人,自己只在旁边策应。从京北省进去之后,就开始一路横扫,所过之处叛逆片甲不留。安小语的三色花海,从帝都一直开到了极北,让那些心怀叵测的老狐狸们胆战心惊。

   虽然安小语不能够对普通人出手,但是一旦有人持械反抗,安小语精准的法则打击可以瞬间瓦解对方手中的枪械武器、机甲战车、高炮,甚至定点打击敌方的指挥部系统,简直是恶心至极。

   在这样不对等的战斗当中,费戎尽量减少击杀人数,只采用控制手段,尽量地减少安小语因为人命结下的因果,居然就这样安然无恙到了极北,这一路上死掉的人,普通人居然不过三百余人。

   因为这敌对士兵的性命分布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所以安小语身上的因果业障根本看不出来,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在法则之力和三元力的消磨下消失不见了,根本不会引起天道的注意。

   现在他们终于到了极北的山脚下,还有两天时间就能够见到极北驻军现在的驻扎地了。按照费戎的安排,明天傍晚他们应该能够赶到极北驻军离开之前放弃的基地,那片坚城应该可以给他们提供过一晚上不错的生活。

   然后再过一天,就能够进入到极北,上山进入极北驻军的临时基地。费戎圆满完成这一次勤王的任务,而安小语也可以开始她的观察和汇报了。

   当然,极北内部也是要去的。

   其实从前天晚上开始,他们就已经很少看到人烟了。

   费戎对安小语说“极北驻军原来的基地,就已经是在北云省和极北的交界处。北云省很少有人会靠近这边,附近的土地也都是苔原,出了森林之后就是雪山,只有一些流窜犯会出现在这边,我们晚上也要小心一点,这些人可是天不怕地不怕。”

   安小语倒是有些好奇“这里居然还有流窜犯?”

   “很多在帝国内部过不下去的,被通缉还没抓到的,惹了不能惹的人到处逃窜的,有些古怪心思在这边跑非法生意的,清扫了一遍又一遍,根本不能根除,所以这里还是有很多人的,尤其是盗猎的。”

   “盗猎?”安小语愣了,她记得帝国幅员辽阔,自然环境非常丰富广阔,人类还没有到让许多动物灭绝的状况,一把只有在某些特定的地方,为了保护自然消亡的珍贵动植物,才会限定猎取法案,更多的其实是限制枪支的武器。

   但是在这样的地方,枪支武器的限定肯定是不管用的,可是为什么要限制猎取?

   费戎一看就知道安小语不知道个中内情,于是便笑了笑,轻声说道“不是盗猎动物,是盗猎人类和异族。”

   “草!”安小语顿时就明白了。

   偷偷将异族杀掉,取了身上能用的东西偷偷卖到黑市,或者更恶劣的,抓住从这边经过的旅人,或者流窜到这边的人,然后当成奴隶卖到异族的领地。安小语居然一时都没有想到,这个地方肯定是有这样的不法分子存在。

   “见一个杀一个!”安小语说道。

   费戎贱笑“杀不完的。”

   果然,在这天晚上,他们就遇到了这样的流窜犯。就在安小语盘膝打坐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的树林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枪声,听枪响,其中一方应该是费戎他们配备的寒地制式武器,而另一方……声音很杂。

   没过多久,守夜巡逻的士兵就拎着六个人来到了火堆的旁边,把他们按在地上跪下,这些人还在疯狂挣扎着,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对着士兵叫嚣着“有本事就杀了老子”之类的狠话。

   他们手里的枪械弹药部被缴获,被扔在了地上,安小语打眼一看,也就认出来了一把,还有几只差不多都有上千年历史的,估计扔进火堆里都不会响了的样子。

   倒是费戎披着大衣走出来,往地上扫了一眼,不屑地说了几个型号,对安小语说到“都是好几百年前的老东西了,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淘换过来的,估计是挖了当年边境的屯兵地道。”

   在边境和异族战斗,工事和地形格外的重要,当年帝国曾经在边境战场上挖过大量的地道,用来战斗机动,隐蔽队伍和装备,甚至是储存粮食、武器、药品、衣服等必备资源。

   在大战结束之后,有些地道曾经因为撤退被临时掩埋,有些因为被异族轰塌,还有一些是因为当时驻守的战士部战死已经被人们遗忘,很多的东西都存在了那些地道里面。

   据说上一个千年的战场曾经养活了很多的人,从地下挖出来武器和各类物资,可以自己用,也可以给军委收购,还可以自己偷偷地卖。不敢偷偷卖武器的,甚至将这些东西卖给边境的异族,还回来异族的宝贝,转手就能赚更大的一笔。

   但是现在还有用这种东西的人?他们到底是有多穷啊?

   “呸!臭当兵的,神气什么?还不是被人撵到了极北里面去?等到将来我们的靠山夺去了天下,到时候你们的位置都是我们的!杀了你爷爷我!你们看看能不能活着走出这片山?”

   领头的那个盗猎者嚣张至极,整个人一张白薯脸,下巴上胡子拉碴,嘴里唾沫横飞,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勇士。但是安小语和费戎都看见了,这人放狠话的时候,眼珠子四处乱转,显然口是心非。

   “嗤!行了行了!”费戎好笑着打断了这人的嚣张言论,踢了一脚地上那些旧枪,说道“还夺取天下,就靠着你们这些破铜烂铁?我也不问你什么靠山到底是谁了,估计你也不知道,说吧,你们的大部队都在什么地方?”

   这人看到他们之后还这么嚣张,显然是真的有什么给他打气打得太足了,推测一下,无非就是一些大型的武装集团之类的。估计就是附近的非法分子在极北驻军撤走之后形成的集团,再受到了现在帝都乱局的影响,然后就膨胀了。

   揭竿而起?估计连竿都算不上,在安小语和费戎看来,这人背后顶多也就是根牙签,反正没事,顺手解决了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功劳,回去之后能多点履历,让档案好看一点。

   安小语这一次在见到北枪之前就是随同,也没管费戎的打算,不过她还是很好奇,看着那个人又嚣张地说什么“想让我屈服,没门”、“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讲义气”、“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之类的话,忍不住问道

   “脑袋掉了确实碗大个疤,但是你知不知道人身上的皮肤一共有多少面积?”

   “咦?”这人现在才发现火堆的阴影里面居然还坐着一个安小语。

   安小语现在身上穿着的是当初三千学院去支援西陲的时候特制的军装,白色的长风衣裹在身上,安小语曼妙的身姿在火光中摇曳,再配合上随风飘荡的长发,显得婀娜多姿。

   几个盗猎者估计是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了,顿时吸了一下口水淫笑道“好啊!你们这些当兵的也都不老实,居然还随军带着女人,这样的女人,这样的身段和样貌,怎么样?大家一起享受享受,我给你们引荐,加入我们,绝对比在军/队里厮混舒……”

   “闭嘴!”费戎顿时大巴掌抽上去了。

   要说这辈子敬佩的人,安小语算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当然也是费戎心里面分量最重的,哪里能听得了他这样的烂人满嘴喷粪?

   那人当时便肿了半张脸,两颗后槽牙就掉在了雪地上,带着鲜血,在火堆的光芒下显得妖异非常。周围的士兵见到了血,都跟狼见到了肉一样,眼睛都要绿了。

   这些日子打了这么多场的硬仗,可惜为了安小语不能杀人,他们手里的枪早就饥渴难耐了,现在碰上这几个人渣,都是舔了舔嘴唇,一种暴戾的情绪开始在心里面荡漾开来。

   见到这几个人老实了,安小语看向了队伍里面一个颇为灵巧的士兵,说道“你告诉他,人身上下的皮肤一共有多少。”

   那人邪笑了一下,抽出了手里战术刀上下打量这人说道“按照公式计算,他的身高大概一米八,体重在一百公斤上下,身的皮肤面积差不多应该在两平方米差不多,虽然下半身太短可能影响计算,好在脸长给弥补了。”

   周围的士兵闻言顿时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滚你娘的蛋!就踏马会说这些荤段子!”费戎忍不住给了那人一脚。

   安小语也是笑笑没说什么,这些士兵从入伍接触到的就都是男人,说点黄段子根本就是家常便饭,再加上这么长时间的行军和战斗,心里面积压下来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开开玩笑,甚至折磨折磨人渣,都是很好的发泄手段。

   “你跟他说公式没有用,他们一看就是没什么文化的,会算账谁还出来盗猎啊?找个工作不香吗?”安小语耸耸肩说道“我看还是扒开来给他看看,到底有多大的面基,跟脑袋掉了的疤比起来到底差多少。”

   “嘿!这个我最拿手了!”那名士兵顿时双眼放光“保证整张皮完好无损地扒下来,到时候你还能活着看见自己的皮到底有多大!”

   “啊?”那人早就吓傻了。

   他本来以为自己遇到了一队士兵,也不过是把自己带到驻军的基地里面去,等到他们的靠山知道了,就会带人把他们救走,毕竟现在极北驻军的临时基地,可没有原来的坚城防守严密。

   但是他们没想到他们居然是这样的士兵,这哪里是帝人啊!这看起来好像比他们还要残忍,你们真的是士兵吗?确定不是那个部分的同伙,假扮成士兵来玩我们的?

   不给他反应的时间,那名士兵便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脖领,朝着树林里面拖了过去。

   大长脸顿时肝胆俱裂,大声喊道“我交代!我交代!我什么都交代啊!不要扒我的皮!求求你们!我什么都说!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旁边的其他五个盗猎者早就吓得跟鹌鹑似的了,听到老大怂了,马上点头如捣蒜“对对!我们什么都说,什么都说!现在我们的人都驻扎在原本极北驻军的基地里面……”

   “一个一个说!”费戎听到他们几个乱七八糟的,顿时喝到,指着被自己打得只剩下半边脸的大长脸说道“你是老大,你先说!”

   “诶!诶!”大长脸挣脱了那名士兵的手,一下就跪倒在了地上,说道“我们投靠的势力,就是附近最大的一个盗猎团伙组织起来的从极北驻军撤退开始,他们就从附近召集各种各样的人加入,说是要组建民兵。”

   “刚开始我们还不相信,但是去了之后,直接就被发了几条枪和几发子弹,甚至还有队伍编号,上面的分级也很清楚。据说上面还有修行者,会飞的那种。他们就驻扎在从这里向北,极北驻军原来的一个外围基地里面。”

   安小语和费戎听着,都是明白了现在的情况,估计这样依靠着修行者组建的势力还会有很多,他们最终都会汇聚成一个组织,汇聚的方式就是修行者之间的互相争斗,胜者为王。

   好原始的民兵套路,安小语和费戎嗤之以鼻。

   见这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费戎挥了挥手,就在这些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个士兵就将他们抓了起来,朝着树林里面拽过去。好久没有开荤了,杀几个人渣爽一下!

   这些盗猎者那里还能看不出来,顿时就慌了,大长脸连忙大声叫道“我可以给你们带乱!我可以……可以配合你们演戏,假扮你们被俘虏了啊!他们有很多人,你们自己过去肯定打不过的……”

   “噗!”

   鲜血溅落的声音,被西风吹散。

   。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