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嘉懿背对着大家垂首站立着,身鲜血淋漓,无数的飞虫围绕着她旋转着,她的脚下周围,高高的杂草中间若隐若现大片尸首。

血气浸染山林。

黑暗的山林内,背影单薄却满身鲜血的女孩,满地尸首,哪一样都会让人恐惧,更何况这满地尸首的制造者,就是那个背影单薄满身鲜血的女孩。

没有人说话,连呼吸声都听不到,生怕一点点的动静就惊扰了那个人,惊扰了大开杀戒可能将他们也都杀掉的人。

“嘉懿。”忽然,背后传来一声呼唤。

沉默的背影没有半分反应。

杜一一慢慢地走过去。他走得很慢,却很稳,很坚决。

“好些了吗?”杜一一站在程嘉懿的身后。

程嘉懿的肩膀动了下,好半天,低声道:“没有。”

“那我们往里再进去些。”杜一一走过去,抓住程嘉懿血染的手,“我们往里走。”

“小杜!”张豪焦急地叫了声。

付佳明忽然抬手拦住张豪,他无声地向张豪摇摇头。

露台美女清纯靓丽歪头扎鞭辫子安静唯美写真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杜一一拉着程嘉懿的手,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黑暗的山林深处走去。

“这……”张豪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山林里,转头看着付佳明道:“付医生,小程她这是……”

他们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满身鲜血的程嘉懿浑身散发着吓人的杀意,让他们根本不敢上前,也不敢发出声音。

付佳明看着黑暗,叹口气道:“先收拾晶体吧。”

众人纷纷上前,赵阳凑到付佳明耳畔道:“用不用去看看。”

他们见过这样的场景,在曾经的一次任务中,见过经受不住刺激而疯掉的人,不同的是程嘉懿的疯狂让他们都心惊。

付佳明摇摇头,转头看到一组长和五组长问道:“才老大从我那里走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五组长哼道:“我还想问你呢,你们没有来的时候,老大还好好的,怎么从你们那里一出来,就这样了?”

一组长也道:“付医生,老大虽然是老大,也才十几岁,你们这么做也太不地道了,非要把人逼疯才好啊。”

赵阳气道:“我们做什么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组长乜斜着赵阳道:“做什么了你们自己清楚。”

付佳明制止住赵阳,沉声道:“才老大从我这走的时候,确实没有什么。以老大的为人,我带着这些孩子她也不至于不情愿到要自残的程度。”

几人互相看看,都知道对方没有扯谎,又都看看黑暗的山林,谁也想不到到底是什么让程嘉懿到这般程度的。

杜一一抓着程嘉懿黏糊糊的手,一步一步走向黑暗的山林。

飞虫跟着他们,不断落到程嘉懿的身上脸上,程嘉懿就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一般。

他们避开了身后的声音,光亮,避开了身后的人群,一直到周围黝黑黝黑的。

杜一一站下。

“你不能指望习惯了权威的父亲对你妥协。”杜一一低声道。

“我想疯掉,疯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程嘉懿呆滞地道。

“你若是真想要疯掉,就不会跑到这里来发泄。”杜一一接着道。

“可我心里难受。”程嘉懿靠在树上,“我什么都明白,可就是难受。”

“我明白。”杜一一道,“以前也是这样,你以前都忍下了,现在忍不下,不是你的原因。”

“是晶体吗?我早晚也会被晶体控制吗?”程嘉懿低低地道。

“是压力。嘉懿,你我,都不是我们以前想象的那样,我们根本都承受不住现在的压力。我也承受不住。”杜一一松开程嘉懿的手,环住她的肩膀,将她拉向自己,紧紧地抱住。

鼻端是刺鼻的血腥味道,令人作呕,嘴唇擦过程嘉懿的脖子,沾上了一点血迹。

“你要疯,我就陪你一起。”

程嘉懿将头埋在杜一一的脖子上,忽然,她抱着杜一一哭了起来。

杜一一搂着程嘉懿,就那么搂着她。要真是就这么疯掉,可能也是幸福的。不用背负着责任和压力,不去想亲情。也挺好的。

神智渐渐回到脑海里,分裂出去的疯狂渐渐被理智控制住。杀意也渐渐消失。

“你看,我们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坚强。我们心里都有太多割舍不下的东西。想想李立,他比我们难过多了。

我们总是还活着,总还有家人在身边,他呢?他还有什么?众叛亲离吧。想想付医生,他带着那么些人都留下了,他心里得多么难过。”

程嘉懿慢慢抬起头,她看着杜一一背后的黑暗,在心里道:可那是我的父亲啊,我在这个世上可能唯一的亲人了。

好像知道程嘉懿心里的想法,杜一一继续道:“你受不住,就不要受了。想想,你若是疯了,就真的不用受了。就当自己疯了吧。这样的世道,疯了才会舒服。”

程嘉懿的心情慢慢缓和了些。杜一一说得这些她都懂,都明白,只是心里一直过不去那道坎,那道坎也不是几句话就能开解的。

“我好多了。”程嘉懿低声道。

杜一一再搂了下程嘉懿,这才放开:“回去吧。你这一身的血,怎么也没有变异人过来?都被你吓走了?”

“不知道。”程嘉懿摇着头,“你刚才没有吃掉点我身上的血吧。”

杜一一咧嘴笑笑,“你要是咬我了,我就吃了。”说着掀起衣襟,找了块干净的地方擦擦嘴唇。

“你这要是变异了,肯定是变异人的头。”杜一一下了个定论,两人仍然是手拉着手出来。

山林远处还是亮着应急灯,晶体和尸首都被收集了,大部分人已经撤离到山林外边。

看到两人走出来,大家都暗自松口气,谁也没有说什么,都沉默地往外走着。

回去的速度就慢了些,程嘉懿和杜一一有意落在人群的后边——程嘉懿清醒过来,对自己惊扰了这么多人还是很不好意思,也不好意思和他们说什么。

远远的,看到小区门口,程嘉懿忽然站下来。她看到大门前被好几个人拽着的程毅,心忽然又疼了下。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