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啊!!”

嘹亮的喊杀声划破了青水镇的夜空,被三面合围正在奋力厮杀的血月将士心神巨颤,但见一股火红色洪流从护城河上的吊桥奔腾而出,肃杀之气宛若一支支锐利的箭矢射入他们心脏,瓦解着他们最后的意志。

正压着黑岩打的一名血月大将面色一变,心中有些慌乱,分心之下,竟没能完全挡下黑岩那蕴含着极强劲道的一掌,余劲传入体内,内腑震荡之下嘴角溢出了一道血丝。

“随我突围!”他大喝一声,已然没了恋战之心,径自绕过黑岩,朝另一个方向冲去,发出一道道攻击将迎面杀来的天阳将士杀死了一大片。

众血月将士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纷纷涌向这个方向,企图跟随这员大将突围逃生。

然而他们毕竟没有那大将高强的实力,在天阳大军的包围之下想要顺利突围谈何容易,天阳将士如同绞肉机一般绞杀而来,血月大军伤亡数字不断增加,空气中弥漫这挣扎与绝望的气息。

“哪里逃!”黑岩怒喝一声,对那员大将穷追不舍,为了取得阳炎的认可,他可是立下了军令状的,为了自己的小命,他的拼命劲可丝毫不逊色天阳将士。

若是单打独斗,虽为同境界,但与此人也有一些差距,但如今深处万军丛中,此人已经负伤又无心恋战,将之留下来的几率还是非常大的。

东岸血月大军中的另一员大将正与从密林中率军杀出的李琼大战在一起,见状也萌生退避之心,骤然一个爆发将李琼逼退,便欲突围而走。

“留下吧!”一道冷冽的声音想起,却是正在大杀四方的周桐瞧见他的举动,立刻阻截而来。

哪知此人依旧不与他硬碰,周桐正是之前假装追击黑岩所部的领军之人,与他有过交手,深知此人的厉害,不比自己弱,如今急于突围而去,自然避免与之交手。

但很多时候越是不想发生什么便越是会发生什么,这一耽搁,李琼已然追击上来,与周桐一前一后将他夹在中间,几乎封锁了所有退避路线。

清纯玉照笑容动人

“欺人太甚!”心知很难逃走,此人亦是被激起了血气,与两名大将激战了起来。

“杀!”

阳炎所率五万亲军杀至,兵锋所指,血流不止,阳炎与秦宇二人更是冲锋在最前,以他们的实力,除非对上灵元境界的将领,普通将士哪里是对手,一次攻击便能带走十数条鲜活的生命。

杀伐剑气在万军之中肆虐开来,阳炎直接施展杀伐剑法来积累杀气,以弥补剑法的缺陷,杀伤力可谓大得出奇,许多原本见他穿着显眼而纷涌而来的血月士兵都露出惊惧之色,唯恐避之不及。

秦宇出手就简单粗暴极了,抡起黑煞枪一个圈杀就能让周围空出一片,一个猛砸就能将一个活生生的血月士兵砸成肉泥,可谓将枪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杀伤力甚至比阳炎还要恐怖,令人见之丧胆。

众将士见二人如此勇猛,更是振奋不已,士气更盛,杀敌时奋不顾身,纵横砍杀,不多时便将军心涣散的血月大军杀得七零八落,损失惨重。

就在这时,夜空中忽然飘来一阵琴声,不似一般琴曲那般高山流水,沁人心田,反而曲调无比急促,令人仿佛置身于一片紧张的气氛之中。

血月将士更是身临天阳大军的绞杀之中,更是感受尤深,心弦紧绷起来。

曲调愈发急切,透露着一丝丝杀意,血月将士浑身冰凉,仿佛围剿他们的天阳大军人数远不止现在看到的一切,根本看不到逃生的希望。

忽然,曲子骤然变得十分平缓,以至于在满是喊杀声的战场上几乎听不到曲子的声音,众血月将士浑身一松,仿佛已经从炼狱般的战场中脱离出来。

然而,他们依旧在战场上,在天阳大军的围剿之中,危机根本不曾散去,以至于有不少血月将士在松懈之时被斩杀当场。

不多时,曲调再度变得高昂,变得急促,甚至比平缓之前的节奏更加快,仿佛山雨欲来,暴风将至,让人们的心神再度紧绷起来,甚至有部分血月将士惊惧之下不管不顾地朝着周围挥砍起来,不分敌我。

战况更加惨烈,而曲子愈加尖锐、急促,仿佛山崩土倒,天塌地裂,给人予无尽的绝望之感。

“啊啊啊!”

许多血月将士崩溃了,嘶喊着如同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有人不分敌我地胡乱砍杀,有人朝着护城河的方向冲去,有人没有方向地突围,还有人面如土灰,放弃了抵抗,也有人高喊着投降企图活命……不一而足。

十万血月大军就此崩溃,天阳大军却士气如虹,东岸,局势已定!

青水镇东面城墙上,一名着银色盔甲的女子端坐在此,修长的双腿叠放在一起,上面放着一把古琴,一双如玉的素手抚在其上,指尖如同幻化出万千在琴弦上飞快拨动。

毫无疑问,杀机四伏的琴曲正是从这名女子的指尖流溢而出。

连带着这名女子本该秀美如画的脸庞都多出了丝丝缕缕的杀气,令人不敢轻易接近。

只不过,此时的她双眸紧闭,脸色苍白,竟浑身是汗,坚挺的鼻翼上都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可见弹奏此曲并不如何轻松,很是消耗灵气和精力。

事实上,千寻才刚刚学会此曲不久便接到了阳炎的传唤,随军出征,这是她第一次实战弹奏,最是消耗精力,以她如今的修为怕是弹不出几曲便会浑身虚脱了。

但听着远远传来隐隐约约的喊杀声,却使得她必须要坚持下去,才能够将战局的优势最大化,减少己方将士的伤亡。

周围的守军将士见此一幕,都不由暗叹一声:巾帼不让须眉!

……

青水镇北岸,飞沙走石,一片黄沙漫天,天地元气无比狂暴,可怕的灵气风暴四处肆虐,更有无边剑气湮灭一切。

相比较东西两岸的战场,北岸战场的规模实在太小,然而激烈程度丝毫不逊色东西两岸,甚至某种程度上说,犹有胜之。

呼延灼在无边风暴和剑气中挪移转腾,面沉如水,心中却愈发急躁起来。

激战数个时辰,并不如他一开始想的那样可以轻易离去,反而被牢牢钉在此地,难以脱身。

以灵元境巅峰修为的林子潇为阵眼,赵子龙等八名高阶灵元境强者为阵旗的九人战阵何其强悍,尤其这还不是普通的战阵,而是剑战阵!

剑者,凌厉,杀伐,尤其林子潇还是一名达到人剑合一的剑客,攻伐之力堪称恐怖。

这座剑战阵亦非寻常,而是由阳炎昔日于太华宗祖地得到的云霄剑阵演化而来,虽然不是真正的云霄剑阵,但威力依旧不可小觑。

古云霄神宗天才宗主剑无敌亦曾使用弱化版的云霄剑阵大杀四方,眼前这座剑战阵便属于这种,纵然八位强者不都是剑修,在林子潇的主持之下,依旧对呼延灼造成了偌大威胁。

法体双修使得他的肉身堪比同境强者,在剑战阵中却似乎失去了这层巨大的优势,一朝不慎,亦会被重创当场,而剑战阵外还有吕丰这尊灵元境巅峰强者虎视眈眈,想要脱离已是很难的一件事。

此时隐约听见东西两岸的喊杀声,呼延灼眉头皱起,隐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心中愈发急躁,出手都有了一丝破绽,在剑战阵中数次险些被利剑贯穿。

林子潇等人亦是没想到七殿下临时教授给他们的剑战阵有如此威力,见状更是信心大增,趁机欲将此獠诛杀当场,配合得愈加密不透风。

……

青水镇西岸,就在盛赢大军与曼谷大军和罗刹大军在武魁山的挑拨下乱作一团,混战不已之时,早已奉命隐藏在西岸丛林中的王德率领麾下大军骤然杀将出来,不论是哪一派的血月将士尽皆遭到屠戮。

罗刹和曼谷一方将士见己方人员遭到屠戮,顿时大骂盛赢“”叛徒,不得好死”云云,更加愤恨地厮杀起来。

早已知悉其中蹊跷的盛赢那个怒啊,然而任凭他如何辩解,已经杀红眼的将士们如何听得进去,依旧沉浸在混战之中。

直到王德所率大军大杀四方,不少血月将士发现盛赢一方的将士也在被天阳大军屠戮,才终于醒悟过来,恢复了理智,然而混战打了这么久哪是说停就能停的,战局反而更加混乱起来。

“混账,你们都中计了!你看!”盛赢看着还想杀上前来的曼谷,怒斥一声,曼谷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天阳大军已经趁他们混乱之时大肆屠杀起来,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盛赢……兄弟,现在怎么办?”曼谷讪讪道,无视对方想要吃了他的眼神。

“还能怎么办?撤!”盛赢没好气地冷道一句,下令撤退。

曼谷也连忙发布撤退的命令,然而此时血月军中人心涣散,被天阳大军杀得七零八落,还能奉命行事的将士不足三成。

更要命的是,武魁山这时又开口大声喊道:“盛赢将军快撤,这里交给我们了!”

原本开始动摇起来的罗刹大军顿时又质疑起盛赢来,罗刹趁机煽动人心,率领一部分将士对急忙撤走的盛赢和曼谷军队追杀起来。

不多时,西岸战局奠定下来,血月大军全面崩溃!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