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要将你送进去?依然教授现在是研究所的负责人之一。”李立瞪杜一一眼,又生出烦躁来。

客厅里陷入了难耐的沉默。

李立摸出一根烟,看看程嘉懿,又将烟收回去。

“王鹏,你能通过嗅觉,分辨谁是感染者?”李立问道。

“可能。”王鹏也不敢十分确认。

“我需要你帮个忙。”李立忽然想起研究所的凶杀案。

“什么?”王鹏茫然而又担心地问道。

“我们坐车上说。”李立站起来,看到程嘉懿和杜一一也都跟着站起来,摇摇头道:“我借王鹏办点事情,今晚不送他回来,明天也肯定会送回来的,事情有点紧急,回来再和你们说。”

李立抓着王鹏的手,用一种几乎是押解的方式,将王鹏急匆匆拉出去,留下三个目瞪口呆完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

好半天,杜一一才喃喃道:“他怎么能在自己家里装上摄像头?”

三人都才猛然惊醒,环顾室内,可他们谁也不认识所谓的摄像头是什么样子的——整个客厅也看不到哪里装着那种常见的球型的广角摄像头。

“怎么能被找到?肯定是隐秘的。”程嘉懿绝望地道。

小杨二车娜姆的 性感写真特辑

“哼哼。哼哼。”杜一一忽然冷笑了几声,挑衅道,“咱们出去走走,他总不能在咱们身上也装了窃听器了吧。”

车子上,李立简单地将研究所内发生的事情给王鹏介绍了一遍。

“你是说让我将凶手闻出来?”王鹏不敢相信地道。

“可能不一定是凶手,但是凶手很可能是被感染的人。”李立解释道。

“你们不是有摄像头?”王鹏脱口而出,说完又有点后悔,他这是影射李立在家里监控他们了。

“摄像应该被侵入了,修改了,应该还不是一处,得需要反复对比。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李立瞥一眼王鹏,解释道。

“被修改了有痕迹的。完可以查到。”王鹏道。

“什么?”李立问道。

“你可以在监控的后台查找,很简单。”王鹏说道。

“你懂这些?”

“差不多吧。”王鹏没有说死。

“好,回去先调监控给你。谢谢你。”李立一踩油门,加快了速度。

王鹏只觉得匪夷所思。

他这个变异人还要帮助警方破案?。

他已经过了喜欢幻想的年龄,可他忽然觉得有些兴奋。不由也隐隐带着期望。

真帮助警方了,是不是就不会作为变异人被抓起来了?

李立车子没有任何阻拦地进入中队,下车直接带着王鹏向后边的研究所走去。

“这边是中队,这里是研究所,进去之后没有必要尽量不开口。能够自由活动的,都是化验正常的。如果你对谁有所怀疑,可以暗示给我。”李立嘱咐道。

王鹏很是紧张,忙答应着。

研究所内部与王鹏想象的并不一样,当然,他只下到了负一层,什么也还没有看到,就被引进到监控室内。

李立说了句什么,王鹏并没有听清,他惊讶地看着整个一面墙的屏幕,若干个窗口,有几个窗口明显监视的是犯人。

“来,王工。”李立对王鹏招了招手,“这台电脑归你。”

王鹏忙走过去。

手一摸到键盘,王鹏的紧张立刻就消失了。

监控室内只有王鹏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偶尔他会移动几次鼠标,电脑显示屏上不断出现一个又一个窗口,有时候会同时出现三四个。

李立站在王鹏的后面,看着屏幕上偶尔出现引起他怀疑的画面,然后又是一连串看不懂的东西。

王鹏的手指移动速度很快,整个页面往往李立还没有看清什么,就出现变化。而王鹏的眼睛也一次没有放在键盘上,只盯着屏幕。

“找到了,一共有这几处被修改过。李队长你来看,这里有记录,是预定的程序,用的是这几段时间的监控。”

王鹏指着屏幕上几个独立的窗口,接着将修改时间也调了出来。

“怎么做到的?”李立问道。

“任何系统都会留下一个后门,只要知道这个后门,进去就可以了。”王鹏解释道。

“你能查到是哪里修改的吗?”李立问道。

“我试试。”王鹏重新在键盘上敲击着。

“你们的内部网络地址入侵的,我只能查到这些。”王鹏道。

“可以复原被篡改的画面吗?”李立问道。

“不能,这个是预先设置的程序,被替代的时间里,那几处摄像头没有工作。”王鹏道。

李立看看,忽然道:“今天中午的监控没有被替换的?”

王鹏道:“没有。”

“嗯,谢谢了。”李立将被篡改的时间都记了下来。心下却是奇怪,马林的血液样本是什么时候被替换的呢?

王鹏跟着李立出来。电梯下行,到了负一层。

负一层的研究室内,身着白大褂的研究员们还在忙碌着,但就连王鹏都感觉到这里紧张的氛围。

李立能够自由进出的范围也是有限的,要进到里边,还需要有研究员打开里面的大门。

王鹏跟在李立身边,看着李立跟遇到的人熟悉地打着招呼,也看着里面完陌生的仪器。

“李队你过来了。”一个男研究员和李立打着招呼。

“嗯,下午都还好吧。”李立道,接着给王鹏介绍道,“这一层的负责人,刘教授。”却没有介绍王鹏。

王鹏本来就不是很善于交际,只和刘教授点点头。

“现在这个状况就不握手了。”刘教授抬起自己带着手套的手,对王鹏歉意地笑笑,“李队,你真得抓紧了,现在是人人自危。以前是担心谁忽然变异了,现在还要担心谁是杀人犯。”

李立点点头,“刘教授,到这里这些天,我都没有好好看看你们的工作环境。你不介意我看看吧。”

“不介意,你随意。注意别碰什么东西就可以。”刘教授道。

“哦,你们的研究资料都在电脑上?谁都能查到?”李立跟着刘教授走到就近的办公室。

办公室桌面虽然一尘不染,可是乱七八糟堆着一堆试管和纸张,电脑显示器也打开着,上面的表格他看了一眼,是术语,看不懂。

“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保密的东西自然都加密了。”刘教授看看桌面,自己也无从下手,干脆不管了。

“按说我不该问,可还是想要问下,你们的研究成果到什么程度了。”李立找不到可以坐的椅子,就站着问道。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