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胡子??

沉香头颅昂起之间,目光不禁落在意难平那光洁的下巴处。

显而易见,毛都没有一根,更别说什么白胡子了,反倒是那柔顺的黑发颇为亮眼。

还有……那一连串乱七八糟的名字,更像是随口胡诌出来的吧?

彻底感觉自己是在被敷衍,而且是随随便便地敷衍着的沉香当即开口说道。

“白胡子?那你的胡子呢?”

“每次吃东西都得沾上许多在上面,容易滋生大量细菌病菌,感染疾病,故以为了身体着想,干脆将胡子都剃了……”

顿了顿,意难平脸上忍不住流露出笑容地说道。“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孩子,是不会明白这种烦恼的,以后就懂了。”

也不知为何,意难平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态相比五百年前在西行路上产生了明显的变化。

自己的本尊躯体下落不明,或许让意难平心中不禁有些忧愁。

在这过去的五百年余年时光中,灵山已被封禁,西行路亦成历史,那重若泰山一般的取经重任不复压在肩膀之上。

如今以着与灵山佛门毫无关联的意难平躯体行走于世间,亦再无须遵守过往时刻谨记于心的戒律。

清纯背带裤妹纸演绎80年代经典风情

一时间,意难平整个人的心态不似过往圣僧那般的,反倒是更加接近于记忆之中的前世。

‘果然……这人就是在敷衍我……’

沉香虽然听不懂什么细菌病菌之类的,但哪里会有人以“白胡子”为名号之后,又轻易地将自己的胡子刮掉?

这显然就是在打自己的脸,折损威名啊!

常理而言,就算是明知过长的胡子不好,也得硬着头皮坚持下去才是。

再说了,沉香可不信这看上去仅仅比自己大上那么五六七八九年的意难平,会有白胡子出来了。

随即,沉香也不再执着于这等小事之上,脸上流传出了孩子本该有的纯真可爱地开口问道。

“那哥哥,你……怎么才肯将法宝还给我?那些法宝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

“有多重要?”意难平假装着不以为然地说着。

也不知是当真勾起了沉香的伤心事,还是沉香的演技太好,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眼泪可当真是说来就来。

“我一出生爹爹便不在身边,唯有这么几个物件托舅舅之手几经周转才到我手中,也全凭这几个物件,我能够寄托一下爹爹了,你若是取走,我可当真是和没有爹爹的孩子一般无二了。”

不得不说,这番话自沉香的口中说出,可当真是具备着莫名的感染力,再兼之沉香那纯真且可怜兮兮的表情。

不论是周围无意中将目光投过来的路人,还是玉蝎精皆被沉香的话语所触动,看向沉香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和关怀。

而跟在沉香身边的八太子,更是感动得热泪盈眶,泪流满面,主动开口说道。

“沉香,我理解你的感受,那种没有爹爹……咳咳……”

说到这里,八太子忽然反应了过来,不对,家父东海龙王敖广除了偶尔上天向见驾之外,基本都是天天在海里泡着,咸度极高,轻易不会凉凉。

并且八太子指望东海龙王敖广父爱如山,那也基本是不可能的,作为东海龙王,一场倾盘大雨泻下,山体滑坡倒是常常发生的事情。

当即,八太子连忙改口,纠正着说法道。

“没有爹爹关怀的感觉,的确是很难熬,作为好兄弟,今后我一定会多陪着你的。”

“嗯嗯呐……”

沉香随口地应了八太子一句,那宛如黑珍珠一般的眸子微微湿润地继续盯着意难平,仿佛在说话哀求着意难平一般。

可惜,沉香这一套实属是当年他爹玩剩的,或许忽悠一下八太子这种蠢萌小龙还行,但是想要忽悠他爹,实在还是嫩了点。

起码……沉香那眸子深处所蕴含的情绪,还远远没有到和这眼泪匹配的程度。

“唉……”

意难平见气氛正好,也不戳破,手掌放到了沉香的脑袋上抚了抚,熟练无比地撸了撸,说道。“我亦有听闻沉香你的过去,儿时丧……咳,没有父亲在身旁的感觉,的确是不好受……”

“当年,我有一个朋友,他也是这般,甚至比你更惨一些,儿时莫说是父亲,便是连母亲亦是不在身边,孤身一人长大,长帅,实在是苦得很。”

当然,这个朋友其实并非是他人,恰好就是自己本尊。

在唐三藏本尊的记忆之中,自小便被母亲不得不遗弃,幸得一大德方丈于河边发现,并且收养到寺庙之中喂养,为此自己本尊过去的乳名还因此唤做“江流儿”,寓意乃是江流送至。

呃?

不对!

忽然间,意难平却是发现了些自己过往所忽略的小小细节——儿时收养了自己的寺庙名唤:“金山寺”!

金山寺?不会是法海那个吧?

那倘若这么说,贫僧儿时于寺庙之中长大,不会便是佛教暗中的安排吧?

而那孤苦伶仃于寺庙之中生活的日子……的确是清苦得很。

回忆起深埋在深处的记忆,意难平也不禁长叹一息,却是不想自己的儿子几乎与自己的处境相似。

顿了顿,意难平干脆蹲了下来,一双眸子之中禁不住地有几分宠溺流露出来,语气真挚地说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做我的儿子吧。”

!!

沉香。

几乎是瞬间,沉香原本那纯真且可怜兮兮的表情就是一僵。

他是万万没想到,这没有胡子的白胡子竟敢道出这等厚颜无耻之言。

我认怂,顾全大局,好声好气地叫你一声哥哥,你竟然想当我的爹?

是不是我今日敢叫你一声义父,改日你还敢凑到我母亲那里去一并正名了?

“不……不知好歹!!!”

沉香的怒气瞬间飙升了起来,厉声喝道。“我父亲乃是当年西行取经,普度众生,一人力敌百万佛众的圣僧唐三藏,你有何脸皮敢言这种话?敢与我父亲相提并论?敢认我为儿?”

‘果然……’

意难平脸上浮现着一丝“逗你玩”的表情,流露出几分带着歉意的笑容,心中却是不免叹息。

————————————————

PS:“出身命犯落江星,顺水随波逐浪泱。海岛金山有大缘,迁安和尚将他养。”——摘自《西游记》原文。

唐三藏小时候的确是被金山寺所收养的,这并非是我胡诌,硬扯关系哈。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