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面这个男人的带领下,孙东穿过了一层层的严密防控,一直走进了地下通道之后,这才来到了这个地下赌场。

里面零零散散差不多有三四十个人,因为天气燥热的缘故而光着膀子,每一张赌博的桌子上,都堆积着不少现金,随便一小堆就已经超过了10万。

当然这些自然不是黑龙帮的,毕竟黑龙帮主要负责放贷跟主营赌场抽水。

“老大,孙东来了,应该是那件事情考虑清楚了。”

紧接着,一名年龄看上去差不多在40岁左右的光头男子来到了孙东的面前,身上在弥漫着许多刀疤的同时,更是被纹身覆盖了差不多半个身体。

“孙经理,虽然这件事我能帮你解决,但咱们可说好,杀人放火的事情我们可不敢,顶多也就是装无赖,骚扰林长苏的工地罢了,你要是指望我们这伙人去跟林长苏拼个你死我活的话,我劝你还是回去吧。”

此时在跟孙东开口说话的人,乃是这个所谓黑龙帮的帮助钱大款,光是听名字的话,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会认为钱大款有很多钱。

可实际上呢?钱大款不光是一个穷逼,甚至还欠着一屁股债。

听起来黑龙帮像是一个黑-社会,但实际上就是一些无赖的聚集地罢了,毕竟刚才钱大款已经告诉孙东很明白了。

其实孙东选择进来,就已经做好了决定,虽然这100万花的有些亏,但只要能够骚扰林长苏的工期就可以了。

如今在国实施严打,那些所谓的黑-社会大老虎部都已经被判了刑。

“行,只要能够不要林长苏如期完成工程就可以了,毕竟要真的是出了人命的话,我也跑不了。”

夏天小罗的悠悠时光

在孙东看来,到时候林长苏在面对这些小混混的时候,想必也是十分头疼,但如果林长苏选择报-警的话,这些小混混肯定又不傻,当然会直接跑路。

可警官总不能始终守在林长苏的工地吧?

这样一来,再不会把事情闹大的前提,同样也能够拖延林长苏工程的进度。

“这里是先前谈好的现金,足足100万元整,同样也是咱们的第一次合作,我希望能够让我满意。”

“哈哈,那是自然!”

钱大款哈哈一笑,这才接过了孙东手里的这个行李箱。

等到孙东离开了这里之后,钱大款早已经开始了瓜分这100万。

即便是有的人仅仅是分了1万元,可是在08年那也是一笔不小的钱款了。

要知道,孙东带来的这100万,光是钱大款就足足瓜分了60万….

其他人即便是乐意,可那还能怎么办?

因为按照约定,今天晚上这个黑龙帮,再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跟着孙东一起去林长苏的工地进行捣乱。

因为需要认认路,还需要找一些方便逃走的路线,毕竟即便是林长苏报-警,警官在赶过来的时候,也需要一些时间。

而与此同时,在医院的病房内,林寒已经帮着陈雨桐请了假,说起来也有些搞笑,作为陈雨桐班级的班主任,在看到林寒的时候,竟是没有半点印象。

其实也不能怪这个班主任,谁让林寒从开学到现在,若是按照一天3堂课计算下来的话,林寒最多也就上了不到半个月的课….

不过好在班主任在听到陈雨桐家里发生的事情之后,直接就在请假条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也就是因为陈雨桐学习成绩好的缘故,不然的话,你让张峰试试?

要是能够批下来半天的假期,都算是张峰烧高香了。

“陈雨桐,你跟叔叔先吃点饭吧。”

林寒看了一眼早已经凉透了的盒饭,再一次催促了一遍陈雨桐。

“好…”

陈雨桐其实一点都没有感觉到饿,但是为了不让林寒担心,这才尽自己最大能力往嘴里扒了两口米饭。

如今随着陈雨桐妈妈病情的稳定,接下来的可就是要进行化疗了。

而对于肺癌中期,即便是成功了,但存活率依旧也不高。

毕竟陈雨桐妈妈年轻时候为了挣钱,再加上工作环境的恶劣,早已经把身体给拖垮了,说的好听点乃是肺癌中期,但放在了陈雨桐妈妈身上,就连这个主治医生也不大看好。

当然,无论如何都要尝试尝试,所以说,林寒最大的能力也只不过,在金钱上面,帮助陈雨桐妈妈选择了价格最贵的治疗方案。

其实这里面涉及了很多国产药跟进口药,二者之间的价格差距,足足差了接近十倍,但好在林寒不差钱,在充值了10万之后,林寒担心不够,到时候护士来催促缴费的时候,自己而又不在。

索性又充值了10万元。

当时间到了晚上10点30的时候,陈雨桐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冲着林寒说道。

“林寒,要不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跟我爸爸守着就行了,至于你…..”

林寒听到这里,连忙开口打断了陈雨桐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你要是在提钱的事,那我可就就不认你这个朋友了,咱们不是约定好了吗?以后在你工资里面扣就行了,所以说,以后你可要好好学习,万一要是因为业务不合格被我辞退的话,到时候可就真的糟糕了!”

林寒开了一个玩笑,这个看到陈雨桐的脸色比先前好看了许多,在跟陈爱国打了一声招呼之后,这才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中。

稍微洗漱了一番之后,躺在床上没用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沉沉的睡去。

毕竟这一天对于林寒而言,也是身心疲乏。

而此时,当三辆金杯大面包跟在黑色商务奔驰后面,终于停在了距离林长苏工地还有不到100米位置的时候,孙东拿出手机给钱大款打了一个电话,当然,肯定必须得录音。

因为孙东要防备着钱大款这种小人,以免以后再被赖上可就麻烦了。

很快,钱大款的声音就从听筒内传了出来。

“前面那个就是林长苏的工地?”

“对,今晚只是带着你们认认路,明天开始就进行骚扰!”

TAGS:
1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