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前方万丈魔躯,看到真相的众人或愤怒,或唏嘘。

   而天老继续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压制辜雀体内魔志,唤醒他的理智,只是四大圣兽都无法洗涤,又有什么可以帮助他呢?”

   天眼虎咬牙道:“既然四大圣兽都不行,那我的天眼神晶也不行了,我只是在奇怪一个问题,溯雪嫂子一直有通心道莲护体,怎么可能被衰竭之境所杀,她的道莲呢?”

   听到此话,天老双眼一眯,不禁寒声道:“通心道莲,恐怕已然被无尽圣山夺取,只是刚才事出匆忙,她未能提前说出。”

   天眼虎道:“天老,溯雪嫂子还有救吗?”

   天老摇头一叹,慨然道:“魂飞魄散,飞灰烟灭,怎么可能救得了。”

   天眼虎低着头,死死咬牙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唯有一拳头打在大地之上。

   而就在此时,天边忽然闪出了一道血光,一个身穿宽大灰衣的女子极速而来,面无表情,眼中血月陡生。

   天眼虎顿时看到,忍不住大叫道:“大姐头,大姐头,溯雪嫂子出事了。”

   “闭嘴。”

   韩秋冷冷出声,身影毫不停顿,直直朝着辜雀而去。

   天老脸色急变,不禁大声道:“你小心一点,他已完全被魔志控制。”

   如白开水般纯净美女阳光下美好图片

   韩秋置若罔闻,依旧朝辜雀而去,而万丈魔躯怒吼,一拳轰然朝她打来。

   仿佛天地都要坍塌一般,四周强者一退再退,韩秋面无表情,白净的双手伸出,神蚕纱顿时祭出,化作一道透明的白幕,将这股强大的力量挡了下来。

   余波朝四周激射,把大地表层掀起,而镇界灵柩棺的符文激射而出,混合着魔光,顿时让神蚕纱变得黯淡下来。

   韩秋双眼一眯,大步朝前走去,傲然立在辜雀身前。

   天眼虎大吼道:“大姐头小心啊!”

   “不要鲁莽!”

   天老也忍不住变色道。

   而那像是可以盖住天地的魔躯手掌已然极速盖压而来,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朝着韩秋头顶而去。

   韩秋看着前方,只是缓缓道:“没有什么意志可以控制你。”

   声音并不大,但却像是贯彻了人的灵魂,韩秋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金芒,那像是可以浸润心灵的佛光。

   于是在众人的注目下,那大如山岳的手掌,稳稳停在了韩秋头顶三丈之上。

   “呼!”

   众人松了口气,一个个如释重负般摇头。

   而前方虚空的巨大魔躯,已然在极速退化,五颗头颅回缩,变成了一颗,但身上的鳞片和翅膀却依旧如此。

   他依旧狰狞,但已经比刚才好了很多。

   目光之中邪气纵横,血光弥漫,终于变成了常人大小,悬在虚空之上,忽然朝下看来。

   韩秋看着他,沉声道:“溯雪真的死了?”

   “是。”

   辜雀的声音沙哑无比。

   韩秋道:“是谁杀的?”

   辜雀道:“无尽圣山,厉江白。”

   韩秋道:“什么时候报仇?”

   辜雀道:“立刻。”

   二人的对话速度极快,皆不含一丝感情,在某种程度上,辜雀和韩秋的个性很类似。

   天老连忙道:“辜雀你不要冲动,无尽圣山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死不能复生,你......”..

   辜雀猛然朝天老看来,一字一句道:“溯雪死了没错,但她可以复生。”

   “你说什么?”

   天老皱眉道:“辜雀你莫非是要用《诸天生死簿》和《复活真经》?这不现实,首先《诸天生死簿》已经交给无尽圣山了,其次其他方法也无法复活一个彻底湮灭的人。”

   辜雀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脸色严肃,沉声道:“天老,这个忙你必须要帮我。”

   天老苦叹道:“我没有办法复活她,谁也没有办法复活她,哪怕是天姬,哪怕是诡恶天都不习惯。”

   “是吗?”

   辜雀眼中杀意毕露,寒声道:“可是我辜雀今日偏偏不服,我一定要让她活过来,谁都不能要她死。”

   说到这里,他看向天老,道:“帮我,打穿时空,回到过去。”

   听到这句话,天老顿时瞪大了眼,愣了片刻,忍不住惊呼出声:“辜雀你要回到过去改变因果?”

   辜雀咧嘴道:“回到过去,先把厉江白父子杀了再说!我就不信,我改变不了历史!”

   “不行!”

   天老大声道:“辜雀,你不能这样做,在时空之中的因果无比可怕,留下任何痕迹都可能造成无法预估的变故,更何况直接杀人!苍穹不会允许,天道也不会允许,反而会给你自己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辜雀依旧是异变之后的模样,却还是冷笑出声,森白的獠牙像是在发光:“你觉得,我现在还在乎这些吗?”

   天老沉着脸不说话。

   而辜雀继续道:“一片时空不能有同样的灵魂共存没关系,我们直接回到一百年前,将那厉江白父子直接杀了,什么问题也都解决了。回到过去杀人的因果,由我辜雀一人承担。”

   “别想了。”

   天老摇头道:“我根本没有能力打穿时空回到过去。”

   辜雀道:“你可以,上一次都可以,这一次肯定也可以。”

   天老了口气,不禁摇头道:“辜雀,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这样做后果实在太不堪设想了。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死在了过去,那么每一个时空次元的你都会消失,而你对世界的影响力又是这么大。那么这可能就意味着神魔大陆、五行之海、修罗界、死亡世界等等所有人的命运都要被改写,包括你最在意的人。”

   辜雀抬起头来,傲然道:“我为这片世界已经做的够多了,我不欠任何人的,现在我只想为溯雪做一件事,为自己做一件事。”

   天老张了张嘴,刚要说话,辜雀已然摆手道:“天老,我心意已决,必打穿时空,杀厉江白父子于过去,还望成全。”

   天老把目光投向韩秋,他觉得韩秋是个聪明人,也具备冷静的头脑,她可以帮忙劝劝辜雀。

   而韩秋却是淡淡道:“听他的。”

   “什么?”

   韩秋道:“这是他的选择。”

   天眼虎也大声道:“老头你就答应吧,这件事儿我们都支持辜雀小子,管他妈的什么结果,能救溯雪嫂子就行。”

   天老沉默了很久,看向四周帝王,沉声道:“你们也没意见?”

   查尔斯笑道:“尊敬的前辈,我们之所以活着,不是历史的必然,而是我们有信仰。”

   顾南风道:“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数,若是神魔大陆注定了要灭亡,那么不在过去,就在未来。”

   殷子休道:“没什么可说的,我们和辜雀都是同辈人,我们这一代人所坚持的东西,我们能够理解。”

   天老看着这一张张面孔,忽然大笑出声道:“好!有魄力!神魔大陆不需要一群畏首畏尾的混账,因为厄难永远不会停歇,我们需要就是冒险,是血性,是身为生命的骄傲!”

   “不就是打穿时空吗?我天老虽然不是不朽,但时空阵法还是可以刻的。”

   他大笑着,忽然飞上天去,大手一挥,整整九个黑色罗盘顿时飞出。每一个罗盘直径大约一丈,疯狂旋转着,散发着一道道规则。

   天老大声道:“天眼虎,你速度最快,现在立刻去震旦界,问战轮回要四个字。”

   “四个字?”天眼虎一愣。

   天老道:“不错,让他写‘置若罔闻’四个字,因为我们回到一百年前,需要降临震旦界。”

   “为什么?”

   天老道:“因为神宝含有不朽道则,不能同时出现在同一片天空,否则会产生大道排斥,和灵魂排斥是一个道理。所以我们必须去震旦界,那边没有神宝。但这么多强者降临,势必引来震旦界的强者,需要战轮回帮我们出面解决。”

   “好,老子现在就去。”

   说着话,天眼虎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而天老看向四周,沉声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们都是要去的吧?”

   查尔斯沉声道:“是的,我们都想要走这一趟,虽然实力很弱,但有神宝在,未必帮不上忙。”

   天老道:“看来我的决策是没错的,必须降临震旦界。”

   说话的同时,天空之中九大罗盘已然闪出了一道道混沌光华,天老厉声道:“斩断天地嵌连,破开大道封锁,挣脱时空桎梏,去往过去百年!”

   他刻下一道道繁复的络纹,而又把另外一个罗盘交给了轩辕德,沉声道:“这是混沌之外的种子,也是阵法的引导,你必须要在这里等我们,否则我们会迷失在时空之中,再也无法找到这片世界的角点。”

   “好。”

   轩辕德道:“我有夜光杯在,还是可以独挡一面的。”

   “顾南风,你留在这里帮他,一百年前你尚在世,去不了。”

   顾南风不禁道:“一百年前我在地州万里大峡谷深处,那里隔绝天机,灵魂也会被排斥?”

   天老道:“很有可能,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留着吧。”

   “好。”顾南风无奈点头。

   而天老看向辜雀,沉声道:“你准备好了吗?想好怎么做了吗?”

   辜雀道:“轩辕阔手迹!”

   听到此话,天老瞳孔一阵紧缩,不禁眯眼道:“你一定要这么做?”

   辜雀沉声道:“我别无选择。”

   天老脸色一沉,深深看了辜雀一眼,豁然回头,大声道:“轩辕阔!”

   声音也不知道传了多远,很快,轩辕阔便已然降临,立于虚空之巅,俯瞰大地。

   众人抱拳鞠躬,而轩辕阔则是看着那九个罗盘一笑,淡淡道:“看来动作不小。”

   说话的同时,他已然伸出了右手,一张白纸落在了辜雀的手中。

   辜雀低头一看,只见白纸之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视若无睹。”

   看来轩辕阔已然猜到自己要做什么了,对着他抱了抱拳,多余的话不需要再说。

   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天眼虎也拿着战轮回的字回来了,众人对视一眼,除了辜雀和韩秋之外,仅有查尔斯、殷子休、黄麟、赢风、火离儿等五人跟着。

   顾南风、天眼虎和天老年龄超过了百岁去不了,而碧游宫公孙无、太初岛和玄州都没有兴趣帮助辜雀,唐义勇和杰克迪亚倒是有那个心,奈何又没有神宝。

   于是总共七人,便就这么冲进了那虚无的时空之中。

Recommended Articles